首页

体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热点】为什么比赛“结束”VAR还能补吹点球?!

足球隽言
04-17 17:06
+关注

德甲本赛季有两大争议,一是视频助理裁判(VAR),一是周一赛。当这两大争议结合在一起,会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这个答案,在北京时间今天凌晨揭晓。在美因茨05主场对弗赖堡这场德甲第30轮的周一晚场比赛中,产生了“年度最疯狂的VAR判罚”(《图片报》语)!

*成为焦点的主裁判温克曼。

在上半场比赛结束前一刻——更准确地说,是主裁判温克曼已经吹响了上半场结束的哨声之后,又招呼已经离开场地甚至走回球员通道的双方球员返回场内,因为他在VAR协助下决定补判点球!

当美因茨边锋德布拉西斯罚入点球,进球时间显示为“45+7”分钟。在下半场,德布拉西斯又利用弗赖堡门将施沃洛夫的低级失误而梅开二度,帮助美因茨2比0获胜,结束6轮不胜的颓势,并超越4连败且7轮不胜的弗赖堡,升至倒数第4位(两队同分,美因茨净胜球较佳)。

展开剩余88%

*布罗辛斯基的传中确实击中了肯普夫不属于“自然动作”的左手上,吹罚点球是正确的。

原本人们应该将关注点落在独中两元的德布拉西斯,又或者是保级形势紧张的两支球队身上,但这个活久见的点球判罚,令这场保级大战的赛后重点完全跑偏。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我们首先用文字详细回放那一幕。

在比赛即将打满45分钟时,美因茨沿右路策动进攻,布罗辛斯基接球插入禁区右侧下底传中,皮球打在弗赖堡中卫肯普夫明显张开的左臂上形成折射,然后击中飞身扑救的施沃洛夫胸口弹回禁区中央。布罗辛斯基第一时间举手投诉对方手球,但视线受阻的主裁判温克曼没有任何表示。当美因茨的二次进攻以右路传中直接飞出底线告终,温克曼也吹响了上半场结束的哨声,此时时钟显示补时走了8秒。

温克曼从球员那里要回了皮球,像往常那样慢慢走向球员通道方向。但就在他踏过边线之际,担任本场VAR的女裁判施泰因豪斯通知他有情况。温克曼立即跟身边几位球员打了招呼,希望他们暂时留在场上。美因茨球员基本都呆在了边线附近,而大部分弗赖堡球员则纷纷走回了球员通道。

*主裁判温克曼最终亲自查看录像。

温克曼与施泰因豪斯一直在沟通,迟迟没有决定。转播信号其实一早就清楚回放了肯普夫左手触球的画面,这本该是很快就有结果的判罚,但手球往往涉及到裁判的主观判断。于是,温克曼最终横跨球场,跑到了球员通道对面亲自查看录像,这才作出了点球判罚。在此期间,球场一边的喷淋系统已经迫不及待地洒水了,场面相当有喜感。

随后,温克曼又不得不就这个前所未见的“秋后算账”,跟两队场内的官员、教练和几位球员逐一作出解释。而这个时候,负责主罚点球的德布拉西斯一早就手持足球走到禁区内,做好了操刀准备。最终,阿根廷小个子在节奏已经完全被打乱的情况下顶住压力,主罚命中,为美因茨首开纪录。随着皮球撞入网窝的一刻,上半场也总算正式结束。弗赖堡球员表现得相当理智,没有任何抗议,迅速就集体跑回更衣室,准备中场部署。

从规则上来说,这个判罚是否有问题?在疑问球出现后的第一个死球时,借助VAR判罚是符合规则的,但问题出在这个禁区内手球产生后的第一个死球,正好是上半场结束。在比赛“结束”后再改判有没有违规?按照足球比赛规则:“裁判不能在比赛结束之后改变决定。”但这个“结束”是指“全场比赛结束”,而并不是上半场结束,或者是在需要加时或点球决胜前的任何一个半场结束。因此,温克曼在吹响上半场结束哨后又借助VAR补吹点球,是符合规定的。

*等待VAR判罚之际,大部分弗赖堡球员已经走回球员通道。

赛后温克曼立即接受《踢球者》杂志采访,详细解释了这个判罚。温克曼强调,上半场结束只是比赛“中断”,而不是“终结”,这是VAR可以介入的前提,“半场结束哨声只是中断了比赛。如果这发生在终场哨响之后,我们就没有机会介入了。”

温克曼指出,类似情况早在德国足协培训时就谈及,“在线下测试阶段就有过这种情况。我们不能在终场哨响后介入。但中场休息时,你可以作出技术性处罚。比赛结束之后,今天唯一可以采取的处罚是涉及到红牌。以往是不一样的,在终场哨响后,裁判的权力就终止了。这就是规则。我从1989年开始当裁判了,自那时起规则所产生的变化之大简直惊人。”

不过《踢球者》杂志指出,按照国际足球协会理事会(IFAB)对VAR的规定,即便是在比赛结束之后,VAR也有权介入。显然,这跟温克曼的解释、德国足协的规定以及现行的足球规则有冲突。总之,对于仍处在测试阶段的VAR,还有很多细节和规则需要不断完善。温克曼也表示,这样的判罚可以说是前所未有。如果他是弗赖堡阵营的,肯定也会因此而很不爽。

*决定判罚点球之后,温克曼不得不向弗赖堡教练和官员解释。

关于这种在上半场结束后VAR才介入的情况,还有一个重要条件,那就是裁判必须留在比赛区域以内(球员是否离场没有关系)。那么,温克曼究竟是在什么时候首次得到VAR的提示,当时是否已经踏出边线?通过比赛转播画面,我们很难得出明确答案。温克曼更像是刚踏出了边线之后,才得到施泰因豪斯的提示,然后才要求球员停下脚步来等待消息,同时自己又缓缓地走回场地以内。理论上,弗赖堡赛后完全可以抓住这个疑点,向德国足协体育法庭提起申诉。

除了这个待解的疑点,这个点球判罚还带出其他几个关联疑问:假如德布拉西斯的点球被门将扑出或者击中门框弹回场内,可以补射吗?答案是否定的。温克曼透露:“我已经提醒过球员,比赛时间已经过了,我不会允许补射。只要提前跟球员沟通,这也是可以控制的。”换言之,无论德布拉西斯的点球是否打进,上半场也会到此为止。

既然如此,为何德布拉西斯主罚点球的时候,双方无关球员还要回到场内,甚至站在禁区边缘“待命”?温克曼解释说:“球员必须站在场内。但开玩笑说,理论上他们也可以站在中线附近。”

*44岁的温克曼可谓“一战成名”。

关于这个活久见的点球判罚,规则和技术上没有问题,但为什么从皮球击中肯普夫手部,到温克曼最终作出判罚,竟然耗费了差不多7分钟之久?温克曼与施泰因豪斯之间的沟通为何要那么久?为什么温克曼在皮球飞出底线之后就匆匆吹哨结束上半场,而不是先等待VAR的反馈?

温克曼并没有正面解答。这可能涉及到德甲一贯“吝啬”的补时习惯,而且温克曼表示他第一时间并没有设想到那个球有手球疑问,更大的问题在于施泰因豪斯的判断不够迅速和果断,与温克曼的沟通也不够顺畅。当然,这个手球的判罚涉及到裁判的主观判断,用裁判的专业术语来描述则是“可以判罚的手球”,这也是判罚耗时较长,最终还要劳烦温克曼亲自查看录像来判断的主要原因。不过这也是这个判罚另一个有争议的地方。担任天空体育台评球嘉宾的萨默尔就质疑:“这真的是一个明显的错判吗?我觉得这有点过严了。”

更为人所诟病的地方在于,当时大部分弗赖堡球员都已经走回球员通道。温克曼对此解释说,他提醒过三四名仍在场上的弗赖堡球员,让他们暂时等一下,不要离开,因为VAR正在查看录像,而有可能获益的一方——美因茨球员都很听话地留在场内。

*德布拉西斯罚进这个德甲史上其中一个最疯狂的点球。

《踢球者》总结道,温克曼的这个点球判罚是公平与符合规则的(除了温克曼首次得到VAR提醒时是否已经离开比赛区域这个疑点之外),唯一的问题在于温克曼与施泰因豪斯之间的沟通不够理想,从而引发了不满。德国足协VAR项目主管弗勒利希事后接受“欧洲体育”频道采访时也承认,这样的场面是所有人都不希望看到的。同时,他也为判罚迟疑的温克曼作出辩护,“我们整场比赛都会听到很多口哨声,(裁判与VAR之间的)沟通是很困难的。最重要的是,他得到了提示。他重新查看了情况,并作出了判点球的决定。”

《寻梦环游记》最新番外短片,脑洞超大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