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鸿茅药酒灌醉了港股中药股?

前有曹清华胶囊,后有莎普爱思,再来鸿茅药酒。

近年来,大健康行业怪事不断,不时冒出些假专家,“真”药品,前者有代表人物“绿豆养生”专家张悟本;后者代表产品鸿茅药酒。智通财经APP了解到,鸿茅药酒的身份是非处方药,批准文号为“国药准字Z”开头,典型的“中成药”,并且在CFDA官网可以查询到。

可就是这样一剂真药酒,近期却因一则跨省抓捕事件激起了普罗大众的质疑、翻底。事情是这样的,2017年12月19日,广州医生谭秦东的一篇《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的帖子,称“鸿毛药酒是毒药”(谭秦东的原贴将“鸿茅”称为“鸿毛”)。

22日,内蒙古鸿茅国药有限公司向当地派出所报案,称近期有多家公众号对“鸿茅药酒”恶意抹黑,造成公司数百万元的经济损失,并严重损害了公司商业信誉。

经过19天立案调查,2018年1月10日,谭秦东被内蒙古凉城县的数名便衣警察以“损害商品声誉罪”从广州带走,被凉城县公安局刑事拘留。

为何要按“声誉罪”抓捕而非“网络造谣罪”,据智通财经APP分析,从司法角度,“网络造谣罪”必须满族最基本的一条是“同一诽谤信息实际被点击、浏览次数达到五千次以上,或者被转发次数达到五百次以上的……”,可谭秦东的帖子刊登的所有公众号加起来的阅读量也就4000不到,转发未超过100次,所以显然不能以这一条作为抓捕依据。同时,鸿茅药酒声称,受此文影响,有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涉及货款近400万元,造成利润损失约142万元。这样一来,事情就大了。

抓捕后,媒体端终于坐不住了,4月13日,“红星新闻”微信公号刊发《广州医生发帖称“鸿毛药酒是毒药”,涉损害商誉被跨省抓捕》,将整件事始末公之于众,随后各大权威媒体跟近,在一片讨论声中将此事推上“舆论”巅峰,更甚至公开由鸿茅药酒“撕扯”至中药、中成药……

随着舆论发酵,CFDA也未能顶住,4月16日晚间,直接在官网中公开“要求内蒙古责成鸿茅药酒就虚假广告问题作出解释”。

质疑声烧至中药、中成药领域,加之外围环境不利,智通财经APP观察到,A股的中药板块本周开始放量下跌,2个交易日已蚀2个多点;H股部分中药概念股也呈现不利走势。

行情来源:富途证券

营销大师鲍洪升和他的鸿茅药酒

一篇帖子,就让跨省追捕再现,鸿茅药酒的确“厉害”。

针对该事件已有太多的报道,但似乎并没有人去解读鸿茅药酒的发展。据智通财经APP了解,鸿茅药酒的“成功”与号称为成吉思汗嫡传后裔的鲍洪升脱不开关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