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联合坐庄,日入千万 数字货币交易平台“隐性”收入惊人

无论市场牛熊转换,交易平台始终是数字货币利益链条上最重要和最暴利的环节,这一点毋庸置疑。作为承接一二级市场、项目方以及普通投资者的中间商,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从中获取的巨额利润非常人所能想象。

《共享财经》记者注意到,近日,数字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火币Pro相继发布了季度性平台币回购公告。更值得关注的是,币安Binance第三季度报告显示,该季度盈利1.5亿美金,同时平台代币以24.85亿美元的市值位列全球数字货币总市值排行榜第18名。

数据一经公布,引起业内热烈讨论。尽管交易平台暴利已经众所皆知,但这一数据还是远超预期。

年入数十亿,平台盈利模式简单粗暴

一般情况下,数字货币交易平台的收入主要来自于三个部分:交易手续费、上币费以及可能存在的平台代币估值。其中,交易手续费是平台利润的主要来源,大部分交易平台的手续费率在0.1%左右,远高于券商交易市场的费率。

数字货币行业大数据分析平台——非小号数据显示,4月17日,币安以超过百亿元人民币的总成交额位居全球第一。若以24小时总成交额103亿元人民币和平台费率0.1%计算,则该平台当天的交易手续费约为1030万元人民币。同等水平下,币安单是手续费一项,年收入就已经超过37亿元。

更何况,现阶段行情疲软,各平台交易量远远比不上去年火爆时的盛况。Vidente的事业报告显示,去年,韩国数字货币交易平台UPbit的运营商Dunamu销售额达2114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12.44亿元),当期净利润达1093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6.4亿元)。要知道,Dunamu从去年10月才开始运营UPbit,却仅在两个月间就取得了1000亿韩元(折合人民币约5.9亿元)以上的收益,平台暴利程度可想而知。

当然,平台上币费和其他的隐性收入也不容小觑。

对项目方而言,在数字货币交易平台上架新币,类似于新股公开发行。各大平台宣称,会有一套基于技术、运营、经济模型等多方面考量的新币上架标准,但具体的标准外界根本无从得知。更重要的是,随着全球新币数量日益增多,平台上币费用也水涨船高。

今年2月份,火币旗下全新子品牌数字资产交易所HADAX(海达克斯)开启投票上币机制。在第一期上币活动中,排名前三的币种总费用高达1.4亿元,平均每个项目耗资约4000万元左右,甚至高于2017年A股442家企业IPO的平均券商费3590万元。对此,我们不禁发出疑问,动辄高达上千万的费用又该由谁买单?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