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毒药”+毒公关,鸿茅药酒这是作死啊

南方略咨询
04-17 18:03
+关注

导读

鸿茅药酒事件,企业该反思什么?

很多人还在心安理得的做着上个世纪的事。

你敢散布我的负面消息,我就让你闭嘴,老子黑白两道通吃,看你们谁还再敢?

因在网上发帖称鸿茅药酒是“毒药”,广东医生谭秦东遭内蒙古自治区凉城县警方于2018年1月实施跨省抓捕。

· 01 ·

“毒药”二字刺痛企业神经

2017年12月,拥有麻醉医学硕士学位的医学专业人士谭秦东在“美篇”发表了《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原文“毛”),内容很简单,那就是:谭秦东身为一名医生,想通过自己多年的专业知识告诉老年朋友,尤其是高血压、糖尿病患者,千万不要轻信某些药酒虚假广告的宣传,尽量少饮酒、不饮酒。

展开剩余88%

谭秦东

然而这篇简简单单的文章却仍然刺痛了鸿茅药酒企业的神经:经鸿茅药酒报警,2018年1月10日,谭秦东被便衣警察带走,时至今日,已被关押三个月。

之后鸿茅药酒的“声讨”依然不停歇,又在4月14日发布声明称:一些自媒体严重诽谤我公司商誉,请立即向我公司公开道歉!

说到底,这篇文章点击量只有区区2000+,如果没有这次抓捕,这篇文章根本掀不起什么风浪,如今鸿茅药酒的一连串“声讨”反而将事情越闹越大,引发网络热议,想压也压不下去了,真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 02 ·

是真侵权还是...

谭秦东的行为真的足以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吗?从目前公布的信息而言,小编认为谭秦东并没有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

1、谭秦东发布此文的目的,纯粹是出于医生的职业道德,没有故意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也不是恶意毁坏鸿茅药酒的名誉。

据谭秦东所述:“鸿茅药酒是甲类非处方药,不是酒或保健食品,有具体的禁忌症、适应症、疗程和严格的剂量要求,但它的很多广告和餐桌相关,老年人看电视多,会误以为这是一种可以不限量饮用的酒。”

事实上,鸿茅药酒存在虚假宣传,并不是谭秦东无中生有的事情。据人民日报社主办的《健康时报》报道,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这么一看,好像鸿茅药酒本身问题更大,为什么反而没事呢

2、“谭秦东究竟有没有虚构事实、捏造谣言”?

据凉城县公安局官方声明来看,警方把所有的举证重点都放在了谭秦东是否发文、发文引起了多大的损失上,并对鸿茅药酒的所谓“财务损失”做了司法会计鉴定。

但是谭秦东的文章内容都来自已有的公开报道或政府部门的行政处罚公告,其捏造谣言的罪名显然不能成立。而且就文章动机而言,谭秦东针对的是老年人这个特定的群体,“是告诫有高血压、冠心病和心脏病的老年患者,绝对不能饮鸿茅药酒。”

小编仔细的看了好几遍,内容貌似真的没有什么问题

3、谭秦东“毒药”一文与消费者退货之间的联系证据不足。

据鸿茅药酒官方所述,受“毒药”一文影响,在深圳、杭州、长春三地,共两家医药公司、7名市民要求退货。

这两家公司为吉林省海山医药有限公司、杭州萧山保康医药有限公司,内蒙古丰镇兴丰会计师事务所作出《会计鉴定书》做鉴定结论后称,若两家医药公司履行合同,鸿茅药酒方能赢得净利润1425375.04元

猛的一看,鸿茅药酒的损失还是挺大的。但是让狂人感到疑惑的一点是,这两家公司的退货都是受谭秦东的文章影响吗?

按照这篇文章2241的低点击量、传播率来看,这整个事件都透着一点“荒诞”的色彩。这两家公司在这种大问题上决定的很草率嘛,普普通通一篇文章就定下了,狂人佩服

综上所述,谭秦东是否真的构成损害商品声誉罪,还需要更多“确凿”的证据。

悄悄说一句,既然鸿茅药酒用虚假宣传欺骗消费者,又有什么资格不准公众指责?

如今,该案已被移送凉城县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无论结果如何,广大网民应该也警醒了。

· 03 ·

公关不成反引火上身

“渠道为王时代”的逻辑是,找到源头,把它掐死,杀鸡给猴看,一切就消停了。

以前一些地方,面对上访,也经常采用这种办法,百试不爽。老百姓想要“讨个说法”很难。所以“秋菊打官司”不容易,“我不是潘金莲”也不容易。

出了问题,诉诸法律,是非常常见的公关手段。

前段时间,作家六六和京东的事件,一开始京东的公关策略也是恫吓“网上不是法外之地”,试图通过法律方式解决。后来好在悬崖勒马,及时道歉,跟六六达成了谅解。

企业用这种手段,一定不要头脑发热,以为公检法有“自己人”、地方政府保护你就忘乎所以。你可以跟竞争对手硬怼,但KOL你惹不起,普通老百姓你也惹不起,尤其是自己一屁股屎没擦干净的情况。

一个哥们感慨,鸿茅药酒这种秀肌肉的方式真傻逼,这下全国人民都知道它是毒酒了。

良心号“丁香医生”发了篇《某药酒违法2630次安然无恙,医生发1篇科普文却跨省抓捕》,阅读量至少有上百万,全网应该有几千万了,甚至上亿了。

人民网在今日头条发文,《警方通报“医生吐槽鸿茅药酒被跨省追捕”:案件已移交检方》,下面的评论就有三万多了,对鸿茅药酒几乎是清一色的谴责、质疑甚至辱骂,其中排名第一的留言“赞成鸿茅药酒是毒酒的举手”,获得了3万2千多的点赞。

事情发展到现在的地步,鸿茅药酒基本可以放弃治疗了。留下一个血的教训和一个值得所有健康产业人深思的话题。

现在是内容为王的时代,千万不要拿渠道为王的逻辑进行思考。杀了鸡,猴子并不害怕,反倒叫的声音更大,吃瓜群众就围过来了,场面不可收拾。

在传播中,面对一个独立个体,企业是弱势的,越大的企业越弱势。人们是同情弱者的。

所以那些出了问题就抵赖,还动不动就“互联网不是法外之地”,要把消费者送上法庭的基本都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不光是传播,在销售过程中,也是如此。内容为王的时代,销售的重心已经由B端转向了C端。

但还有很多的企业,不是把精力和资源投放到制造好内容上,还是变着花样的各种招商套路、各种的展会、追逐各种渠道。他们天真的以为,换个游泳池,自己就会游泳了

最后奉劝广大网民,别以为在网上就能随意发表自己的看法,约束好自己的言行才是最上策,否则一旦触碰了法律红线,初衷即使再善意也可能惹上大麻烦。

PS:本文参考资料来源于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小编删除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