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千年后,我们的时代会被如何记住?!

1

看了一眼桌角的台历,陈珂拿起手机拨通老公的电话,“下班回来艺术宫见。”

儿子说,《国家宝藏》一完结,学校老师又布置了新作业,写一篇自己最喜欢的艺术品或者文物。学校也是任性,正常来说,孩子的周末时间大多被辅导班、兴趣班占据,平时放学时间再跑去博物馆通常都闭馆了。还好,无论是艺术品还是文物,自家门口都有。

下班时间,陈珂和父母一起,带着儿子来到了社区的宝库艺术空间。

500平的艺术空间摆放着古今中外的艺术品。那些动物的形象没有因为历史的沉淀而陈旧,反而更栩栩如生,更加鲜活。每一件的展品的背后似乎都有说不尽的故事等着与你娓娓道来。

两位老人带着儿子一起欣赏展品,一边细声说着什么,陈珂则移步到旁边的宝库,打开了属于他们家的保管箱,拿出一个小木盒。这一生,每个人都有想要珍视的东西,或是金钱、或是回忆、或是青春、或是念想。陈珂家的保管箱不大,却“价值千金”。家里的房产证、孩子的出生证、家人的各种学历证书、长辈留下的珠宝,以及属于陈珂自己的小木盒。

陈珂回到艺术展厅的时候,丈夫已经到了,“这里的展品又有新的了,还好我最爱的那几个还在这里。”

“哪几个?”

“你们四个。”

丈夫的突然告白,看来是没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陈珂满意地将小木盒递给丈夫,“我也有礼物送你。”

夜晚十分,家人已经睡去,丈夫一人在书房完成今日的部门总结之后,迫不及待地打开了这些年一直被妻子视若珍宝细心呵护的秘密木盒。

里面有两部手机,一沓泛黄的信纸,和一个U盘。

手机里空间不大,存着的都是上学那会两人发的短信。他几乎能想象到陈珂当时纠结的样子,几千条短信不舍地转存、删减,保留了最甜蜜的部分。

泛黄的信纸像是日记,又像未发出的信。字里行间又挑起了他的心跳。这丫头,原来在我告白前,已经那么喜欢我了。

U盘里是这些年一起旅行的照片,从两个小年轻的穷游,到带上父母与儿子走遍世界,承载着满满的幸福回忆。

当物质生活已经得到满足,我们更需要一个空间,或者仪式感,来存放我们最珍视的东西。

2

在中国古代,大户之家大多会在自己的府邸修建一所密室。或是分出一片独立的庭院,或是建在府邸之下,用来放置整个家族世代传承的宝物。密室通常机关重重严加防备,仅有主人可以进出。里面除了金银珠宝,更多的是瓷器、藏书、文人字画、奇珍异宝。能拥有这样一间密室是一种大家身份的象征。

而在当代社会,人们已经离文物艺术品越来越远,少了“人文气”,还缺“安全感”。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