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以新经济为核心推动京津冀高质量协同发展

中关村杂志mp
04-17 17:51
+关注

推进京津冀协同发展,关键是要实现产业协同、创新协同。在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实现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下,三地协同创新呈现出一些新的动向、新的问题,也看到一些新的机会。本文从新经济的视角对京津冀三地协同创新的新问题、新机会进行分析,并提出围绕实现京津冀高质量协同发展、推动三地协同创新的建议。

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的新问题

我们认为,三地创业发展层次、新企业培育水平、高端载体建设、新经济业态、新经济资源组织能力、创新创业氛围差距越来越大,是高质量发展要求下京津冀协同创新面临的最突出问题,是三地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迫切需要解决的问题。

(一)三地创业差距持续扩大

京津冀三地新经济创业发展不同步,北京创业规模、创业活跃度显著强于津冀。从京津冀新增科技型企业数量来看,2015年北京高达4万家,天津2.07万家,河北1.5万家。根据2017年中国创新创业先锋城市排名情况,北京在创业人才、创业市场、创业环境及创业资本四项指标上均位列全国第一,以综合指数得分225.603稳居榜首;天津排名第10;河北省仅有石家庄和保定两个城市进入50强,排名分别为21和30位。北京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坐拥中关村创新创业高地,创业要素集中度高,创业企业集中在新技术、新业态前沿领域,层次高端,津冀在创新创业综合竞争力方面,与北京存在显著差距。

展开剩余90%

(二)新经济企业培育差距尤其显著

新经济时代,企业成长规律发生重大变化,越来越多创新型企业跨越传统周期实现非线性的爆发式成长,“瞪羚”、“独角兽”成为新经济机会引领者。从独角兽企业分布情况来看,根据2016年中国独角兽企业发展报告,全国共有131家独角兽企业,其中,北京市占据65家,天津受益于中关村独角兽企业跨区域辐射,诞生了58到家、乐道互动、奇思科技等3家独角兽企业,河北没有独角兽企业。从瞪羚企业分布情况来看,根据2016年中国高新区瞪羚企业发展报告,北京有385家瞪羚企业,是津冀总量的5倍之多。北京是新经济高成长企业的集聚高地,津冀新经济企业培育不足,缺少孕育爆发式成长新动能的企业群体。

(三)新经济载体落差仍然较大

北京方面,中关村国家自主创新示范区,一区十六园空间规模488平方千米,2016年实现园区总收入4.6万亿元,在全国国家高新区综合实力排名居首。天津方面,拥有滨海高新区、天津开发区、滨海—中关村科技园等高端载体,天津开发区2016年GDP达到3049.8亿元,成为全国首个GDP突破3000亿元的开发区,中心商务区和滨海高新区成为第一第二批全国双创示范基地,滨海—中关村科技园作为中关村“1+16”承接平台的重要组成部分,挂牌一年多来,新增市场主体600多家,包括百度(滨海)创新中心、京东(滨海)云创空间等。而河北在创新驱动高端载体方面建设稍显迟缓,目前仅有石家庄、保定、唐山、燕郊、承德5家国家级高新区,2017年4月1日,党中央、国务院决定设立河北雄安新区,为河北省带来了弯道超车、创新发展的新机遇。

(四)津冀科技服务体系不健全,新经济资源组织能力弱

京津创业服务日臻完善,集聚了全国领先的创新创业服务和科技金融服务资源,在科技企业孵化器、众创空间等创业服务机构建设方面明显优于河北。科技金融服务方面,北京以中关村为代表,集聚了全国80%的天使投资人,汇聚包括在线股权众筹、互联网金融等科技金融企业396家,津冀则仍以传统科技金融服务机构为主导,风投、众筹、科技保险等科技金融新业态匮乏。总体来看,北京形成了集创新创业服务、科技金融服务等于一体的科技服务体系,而津冀新兴科技服务体系不健全,新经济资源组织能力较为欠缺。

(五)津冀新经济业态布局滞后

北京拥有全球最大、最活跃的新经济创新高地中关村,集聚了中科院、清华、北大等顶尖创新机构,中关村新兴产业引领全球产业创新最新趋势,以人工智能、智能硬件和共享经济、平台经济、大数据经济等为代表,已布局超过17个新业态,并初步具备引领能力。天津在网络安全、云计算、大数据等8个新业态领域布局,从独角兽企业估值规模来看,2016年北京独角兽新业态规模达到2137亿美元,是天津的35倍。河北与京津相比,产业基础较弱,原材料加工、传统制造业占比仍然大,在大数据与物联网、信息技术制造业、人工智能与智能装备、新能源与智能电网装备等高端新兴产业方面处于起步阶段。总体来看,北京已成为全球业态创新的重要策源地,而津冀新业态发展仍处萌芽状态。

(六)津冀新经济文化尚处于萌芽状态

北京作为全国科技创新中心,创新创业氛围浓厚,拥有两院院士约766人,占全国院士总数的47%,汇集“千人计划”人才1400人,占全国的25%;以互联网思维、社交化、开放化为突出特点的新经济文化活跃,吸引全球风险投资超过77亿美元,全球排名第2,举办了全国创新创业论坛、中关村创新创业活动季等有影响力的系列创新创业活动。津冀新经济文化尚处于萌芽阶段,举办的全国性创新创业活动较少,缺少品牌性双创活动,与硅谷、以色列等全球创新高地的链接合作较少。总体而言,北京是互联网思维的重要发祥地,新经济文化蓬勃发展,津冀对传统工业思维的路径依赖惯性仍旧显著,创新创业氛围不活跃。

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的新机会

京津冀高质量协同发展的本质要求,是推动津冀加快与北京以新业态、新模式、新技术为特征的新经济发展范式的融合,推动区域实现整体性协同创新发展。当前,新经济时代涌现出的六大机会,成为推进京津冀高质量协同发展的最大机遇。

(一)跨区域创业改变发展范式

新经济时代是创业大爆发的时代,跨区域创业将成为缩小京津冀发展范式落差的重要推手。与全球创新创业高地建立人脉链接,是后发区域赶上新经济时代发展快车的重要机遇,跨区域创业者具备全球视野,拥有链接全球创新网络资源的能力,具备引入资金、技术、商业模式等资源的能力,是全球链接的最高阶段和最突出表现形式,是津冀发展创业的聚焦重点。随着双创蓬勃发展,活跃在京津冀的跨区域创业者将成为津冀链接新经济新范式的重要产业组织者。

(二)平台型企业生态化布局

新经济时代,企业发展模式呈现出网络化、生态化趋势,平台化发展日益成为企业应对模式颠覆、引领未来的驱动力。平台型企业开展生态化布局,主要是通过培育新业态新模式、促进关联企业价值再造、强化关联企业创新网络等模式孵化孕育高成长企业。以海尔为例,2014年,海尔集团大刀阔斧实行改革,将集团公司拆分成2000多家小公司,实现企业平台化、员工创客化、用户个性化,成功转型为拥有海量客户、海量伙伴、海量资本和海量项目的平台型企业。北京创新企业实施平台化变革,布局培育新业务领域瞪羚、独角兽企业,将为津冀引进发展新经济、培育高成长企业带来绝佳机会。

(三)共享经济重构社会资源图谱

共享经济改变社会传统供需关系模式,通过使用权与所有权分离,精准匹配社会需求,创造多元化创业模式,推动创业要素高效配置,成为新经济的机遇风口。自2014年以滴滴打车、美团外卖为代表的共享经济企业诞生以来,共享经济模式已在交通出行、房屋住宿、生活服务等多个领域实现商业应用。2017年我国共享经济市场交易额达到4.9万亿元。共享经济重构社会资源组织图谱,孕育创新创业新机遇,诞生新模式新企业,普及新经济新思维,将为津冀拥抱新思维、融入新经济打开新的机遇窗口。

(四)智能经济颠覆传统生产方式

随着技术瓶颈不断突破,以人工智能为核心的下一轮科技和产业革命正处在爆发前夜,无人驾驶、语音识别、人脸识别等商业应用快速迭代,智能经济作为引领技术创新、跨界融合的新经济范式,正在创造全新的产业生态。智能经济推动从人人互联到万物互联,催生新商业模式、业态和产品,通过再造生产方式,实现生产、流通、服务等的智能化、无人化,大幅提升生产效率。智能经济将为津冀传统产业转型升级带来新机遇,是京津冀实现弯道超车的重要突破口。

(五)新型产业组织掌握链接新经济要素,将为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注入新的活力

新经济时代,新型产业组织蓬勃发展,以产业地产商、科技服务商等为代表的市场化主体在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中的推动作用愈发凸显。华夏幸福基业、宏泰、中信国安等一批产业地产运营商,纷纷转型成为产业资源组织者,集成市场资本、产业资源,打造园区创新环境,建设科技园区。以启迪之星、清控科创、盛景网联为代表的科技服务商组织输出市场化创新创业资源,积极导入科技服务资源,链接高端智力资源,集聚创新创业要素,成为区域发展带来创新活力的新生力量。京津冀区域聚集活跃着众多知名的新型产业组织,是津冀实现赶超跨越发展可依托的重要力量。

(六)数据驱动推动业态创新发展

数据是新经济时代的核心要素资源,数据资源的指数级增长为新经济创新发展带来新的动力。数据驱动是新经济的突出特征,而硬科技创业是数据驱动新经济业态的典型代表,生物科技、人工智能、新能源是硬科技创业的主要方向,诞生了以Palantir、SpaceX、大疆创新等为代表的“硬科技”领域独角兽企业。通过数据驱动,正在并将催生出更多新业态企业。加快京津冀三地数据资源挖掘,打造开放、共享、一体化的大数据产业环境,将为区域带来业态创新、社会协同发展的新动力。

推动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的新举措

推动京津冀协同创新,实现以新经济为核心的高质量协同发展,要深刻把握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与新经济时代历史性交汇机遇,以缩小京津冀新经济发展落差为出发点,发挥北京作为全球新经济发展高地核心优势,以跨区域创新创业、新业态协同发展、科技服务资源整合、产业创新组织培育为抓手,全方位部署实施相关工作,构建京津冀协同一致、互利共生的新经济创新创业生态,形成引领中国经济发展的新增长极和支撑带。

(一)打造“无差别”的新经济双创环境,提升津冀新经济创新创业承接能力

发挥北京作为全球新经济资源要素集聚优势和津冀双创发展的后发优势,打造“无差别”的创新创业软硬件环境。一是要推动双创政策均衡化,促进中关村创新创业政策、模式向津冀全面复制、全面覆盖;二是要加强津冀高端创新平台建设,在津冀建设自主创新示范区、小微双创示范基地、双创特区等,积极开展符合区域实际的双创政策先行先试;三是要加快双创硬件载体建设,建设专业化众创空间,集聚承载双创服务资源,谋划打造津冀版的“创业大街”。

(二)构建“有活力”的跨区域创业新格局,激发京津冀跨区域创业发展活力

依托中关村双创资源集聚和辐射作用,吸引北京跨区域创业者到津冀两地创业孵化,加速资金、技术、人才等高端双创资源在京津冀地区流动。一是构建跨区域的市场化双创资源组织平台,鼓励三地行业龙头企业及创新创业服务机构自发组织双创服务联盟;二是支持津冀建设高层次人才创新创业园、博士后科研成果转化基地等高端创业载体和特色双创专业园区楼宇等,吸引北京科研人员携科研成果到津冀两地转化,加快承接北京平台型企业、创业企业跨区域布局。

(三)组建“一体化”的京津冀科技服务联盟,建设科技服务资源一体化市场

一是打造科技服务资源平台,集聚统筹北京、天津、河北三地科技服务业资源,推动北京中关村等优质科技服务资源服务津冀,向津冀布局、疏解转移。二是完善三地科技服务市场繁荣发展的支持政策,促进市场主体协作沟通、联系交流,推动科技服务业协同发展。

(四)营造“群落式”的平台型企业生态,打造龙头企业跨区域生态网络

支持京津冀大企业平台化转型,鼓励企业采用开放化、生态化经营理念,优化创新商业模式。重点是要研究制定平台型企业培育和发展的支持举措,一是支持北京平台型企业优先在津冀开展商业模式创新试点;二是支持龙头企业开放优势资源,链接外部创新资源,开展内部创业、非核心业务众包,为京津冀区域内创新型中小企业提供技术、资金等创业扶持;三是支持京津冀央企、国企等大企业引进市场专业资源,建设专业化众创空间,开放高端创新资源链接渠道,孵化培育初创企业。

(五)开展“前沿性”的京津冀智能产业联合示范应用,抢占智能经济发展先机

一是开展一批人工智能技术的产业化应用试点探索,支持京津冀人工智能技术研发先进团队与实体产业结合,开展人工智能产业化应用实践探索,优先列入政府重点项目申报序列;二是支持京津冀选择若干有基础、有实力的地区,创建“中国制造2025”国家级示范区,在智能化项目布局、试点示范等方面予以倾斜支持,加快整合资源打造智能经济协同发展示范区,推动全域智能化协同发展。

(六)实施“系统性”的大数据协作示范应用,以数据驱动京津冀经济社会一体化

一是加快建设京津冀大数据综合试验区,在三地确定范围内,开展民生、社会治理等大数据资源共享共用,挖掘并推广大数据驱动协同发展的新机会新模式;二是建设京津冀社会治理大数据平台,推动三地共建大数据平台,实现政务、经济、社会数据资源共享共用,针对环境、城市治理等特定议题,应用大数据开展治理决策;三是协同推动京津冀大数据产业发展,支持北京大数据、云计算企业在津冀布局,开展研发制造、运营基地、灾备中心建设,实现三地大数据产业协同发展。

(七)组织“系列化”的创新创业文化活动,丰富京津冀创新创业文化氛围

一是定期组织河北优秀创业企业到北京中关村交流学习,组织北京新经济企业到河北考察交流,布局发展,促进创业企业交流;二是建立京津冀众创空间联盟组织,组织开展众创空间孵化器等学习互访,协同推进三地众创空间布局建设、机构载体优化提升;三是策划举办京津冀创新创业大赛,繁荣津冀新经济创新创业文化,争取国家级双创活动落地津冀。

(八)加强“全方位”的协同创新机制顶层设计,组织实施新经济协同创新工作

一是开展新经济协同创新顶层设计,研究制定共享经济、平台经济、智能经济等三地协同发展规划,设计重点工作,建立京津冀科技创新领域的专项对口支援制度,推动京津与河北对口合作;二是组建以科技创新部门主要负责人担当的京津冀协同创新工作推进小组,实施三地科技创新部门、园区管理部门人员交流任职制度;三是巩固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机制,有计划地安排、推动创新创业活动在津冀举办、召开,制定北京科技创新资源疏解计划,重点向津冀安排疏解北京科研院所、科技服务资源。

本文作者系长城战略咨询天津业务中心研究人员,首发于“津滨创新观察”,原题为:《京津冀协同创新发展的新问题、新趋势、新举措——以新经济为核心推动京津冀高质量协同发展的思考》

来源:长城战略咨询

段永基:我们每日每时都在从零开始

从“和谐辩证法”大视野去看“区块链”

黄帝传说辨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