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数字经济发展三阶段 : 数字支付、数字法币与数字财政

数字支付、数字法币和数字财政是数字经济发展三阶段的不同体现场景;个人端的数字支付是中国数字支付体系中最具生命活力的部分,是数字经济发展的第一个增长极;发行与运行数字法币打开数字经济对公、对私场景会成为第二个增长极;财政数字化则将成为第三个增长极。

据统计,2017年中国移动支付总额约为155万亿元,且增速极为迅猛。如果再加上在线的个人数字支付,毫无疑问,个人端的数字支付是中国数字支付体系中最具生命活力的部分,预示着中国数字支付的基本走向乃至数字经济的未来,是中国数字支付的第一个增长极。

然而,个人端支付的数字化,乃至居民家庭部门支付的数字化,并不意味着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支付的数字化,也难以假设中国数字支付能够从居民家庭部门自然而有力地延伸到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个人端的数字支付是依托于支付宝、微信支付等网络账户体系实现的,银行账户体系则处于辅助性的地位;而就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而言,其财务运行完全基于银行账户体系,数字支付则相对而言极为不足。这就表明,从个人端或居民家庭部门到企业端或企业部门,再到政府部门,须有决定性的力量来“推进”中国数字支付第二个增长极。

没有数字支付从居民家庭部门延展到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就谈不上整体经济的支付数字化,更无所谓数字经济可言。如何实现中国数字支付的第二个增长极呢?答案在于,发行与运行数字法币。唯其如此,才能奠定不可逆转的数字支付的迅猛发展态势,成就数字经济的坚实货币基础,全面打开数字经济(对公与对私两个)场景,实现数字经济从支付到数字法币,再到数字财政的“三级跳”。

数字支付;从私人数字支付到法定数字支付

现有的数字支付主要是由网络公司企业而非银行机构提供的,其法律地位正在不断的修正与完善中。举例来说,微信红包或支付宝中的数字,究竟是什么?是不是个人资产、家庭资产、婚姻财产、应税收入,乃至可继承的遗产等?相应的个人处分权能如何?是否存在税法上的代扣代缴,司法裁决上的有关执行?这些问题依然局限在个人资产或财富的范畴,并未演化为企业或机构的资产问题。在我国,个人资产在财务上并未实现报表化处理,其法律权能或问题似乎并不 鲜明,尚处于灰色状态或模糊时期。天量个人数字账户内的数字支持着天量的数字支付活动,这些私人数字支付的法律性质及财务性质有待进一 步厘清与确认。

同时,巨量的私人支付活动事实上是在银行账户体系之外展开的,这对金融监管当局及货币政策当局而言,既是巨大的挑战,也是莫大的压力。银行支付与私人数字支付的二元化,根源于账户体系的二元化,这就与监管与货币政策一元化的格局形成了根本性的冲突。因此,强化对私人支付的监管就成为必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