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华为、中兴启示录——选择的背后

2018年4月17日,各大主流媒体纷纷报道与解读一突发事件:据路透社16日报道,美国商务部当日宣布,禁止美国企业向中兴出售零部件,这一禁令立即生效,持续7年。

路透社报道截图

此次突发的“中兴禁令”,在美商务部部长罗斯的一份声明中能得知个中原因:“中兴在当初被美国列入‘实体名单’时向我们撒了谎,在后来的暂缓过程中又向我们撒了谎,最后的调查过程中,还向我们撒了谎。”

美商务部部长罗斯的声明

原来,早在2016年3月,中兴就被美商务部列入了“实体清单”,被限制出口;2017年3月,美因中兴违反对伊朗出口禁令,决定对中兴实施严厉的出口限制,后来中兴支付8.92亿美元罚款后,双方达成协议;2018年4月,美方以“国家安全”为由,呼吁美国人不要使用中兴手机,并上演了文章开头的“中兴禁令”。

对此,中兴方面的官方回应是:公司正在全面评估此事件对公司可能产生的影响,与各方面积极沟通及应对。而在17日的一封内部信中,中兴称公司高度重视,并第一时间成立危机应对工作组,分析制定应对措施,直面危机。

在首席老板看来,中兴方面回应的措辞官方味十足,但却缺乏有力的措施和明确的态度。是什么让中兴做出这种被动式的回应?

数据显示,中兴的智能手机和电信网络设备等产品中有25%-30%的零部件来源于美国供应商,包括基带芯片、射频芯片、存储、光器件等,而这一禁令,使得中兴7年内都无法从原有美方供应商购买这些零部件,且短期内难以找到替代品,订单交付、新订单获取、回款都会受到严重的影响。所以,若双方无法达成协议,中兴或会遭受毁灭性的打击。

所以,在首席老板看来,面对这种超越商业规则的行为,再加上中兴在核“芯”上无法摆脱美国的控制,被动与无奈实在无法避免,它也无法左右。

相对应地,华为在应对与三星的“专利战”方面,则十分强硬。

早在2016年5月份,华为与三星的“专利战”就已经在美加州北区法院和深圳中级人民法院同时打响;

同年的6月、7月对战正酣、互不相让,6月华为将三星诉至泉州中院,7月三星将华为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且索赔额也节节攀升,华为索赔8050万元,三星则索赔1.61亿元;

2017年4月,泉州中院一审判决,三星公司共计22款产品认定构成专利侵权,赔偿华为8000余万元;

同年9月,国家知识产权局专利复审委员会发布八份与三星专利相关的专利无效宣告复审决定,即三星状告华为,暂不成功;

2018年1月,深圳市中院宣判华为诉三星侵害发明专利权案,华为胜诉,法院认定三星构成侵权,判令其立即停止侵权并承担全部诉讼费用;

2018年4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就三星起诉华为侵权案,公开宣判,三星败诉,立即停止以制造、销售、允诺销售等方式侵害华为专利权,禁止其22款产品在华销售,并赔偿华为8000余万元。

至此,华为与三星之间“专利战”告一段落,华为大获全胜!这结果与中兴的大相径庭,到底是什么能让华为如此强硬,并且获得胜利?

在首席老板看来,关键在于“核心技术”

虽然,中兴通讯占据全球电信设备10%的市场份额,占中国电信设备30%市场份额,但中兴的基站、光通信、手机这三大主营业务中的芯片自给率不足,严重依赖美国,这才使得中兴在禁令面前十分被动;

相反,华为在技术研发方面一直旗帜鲜明,2017年华为投入研发的费用是897亿元,比百度一年的收入都要多,这使得华为“掌握核心技术”,对外技术依赖度低——这就是华为强硬的底气。

专利,一直都是跨国巨头夺取利润制高点的利器。很长时间以来,因为需要专利授权,我们国内的企业在专利面前一直抬不起头,命脉掌控在别人手上的企业,看似光鲜,其实只是别人压榨财富的一个工具。

华为、中兴,只是众多中国企业的一个缩影,在自由贸易和逆全球化思潮激烈斗争的环境下,中兴遭受到禁令和制裁,华为遭遇的“专利战争”只是众多企业的冰山一角。

如果谷歌不再授权安卓,高通不再授权芯片,多少企业会一夜破产!

所以,首席老板认为,自主研发,掌控和保护自己的“核心技术”对现在的中国企业来说,太重要了,这才是沿着“一带一路”顺利走出去的有力保障之一,也是在国际争端中保护自身利益的有力保证之一。

企业融资、企业管理、企业财税,首席老板能帮您,欢迎关注。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