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阿拉看环境 | 侬晓得上海“爱鸟周”的前世今生吗?

晨光夕阳里,我们总能看到三五成群的麻雀或在枝头叽叽喳喳觅食嬉戏,或在房檐线杆上安逸栖息……

作为野生动物之一的鸟类,是自然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衡量生态环境质量的重要指示物种。如上海郊区最常见的鸟类——麻雀,也已从早些年的“四害”名单里被“正名”,成为与市民日夜相伴的好朋友。

明确“爱鸟周”法定地位

上海地处东海之滨,长江的入海口。临江濒海的地理位置是候鸟南迁北徙的必经之地,每年约有上百万只候鸟在此迁徙、停歇和生活。

“改革开放前,人们将逮住的禽类出口国外,作为食品出口的一部分。”原上海市野生动植物保护协会副会长谢一民回忆,当时上海以经济利用为主,捕鸟是资源开发的有序利用,也是副业生产的一种方式。

上海市第4届“爱鸟周”活动上,原上海市副市长倪天增(右二)参加野鸟放飞仪式

唯有“劝君莫打三春鸟,子在巢中望母归”,可让鸟类得到繁衍生息的机会。谢一民说,春天是鸟类的繁殖时期,不打三春鸟,可使其种群数量得以增长和恢复。这也是上海当时的护鸟措施之一。

1986年,中国与日本、澳大利亚相继签订保护候鸟及其栖息环境协定,拉开了野生动物保护的序幕。1992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陆生野生动物保护实施条例》确定了“爱鸟周”法定地位。根据上海自然资源状况,上海林业主管部门确定,每年4月清明节后的第一周为“爱鸟周”。

上海市第7届“爱鸟周”活动上,原市政协副主席陈正兴出席活动并讲话

有人顶风作案 猎捕鸟类

“90年代中期,随着生活水平提高,不少人开始猎奇吃野味。”谢一民说,例如俗称“五爪金龙”的巨蜥、蛇类、熊掌等大量消耗,野生动物资源受到严重威胁。

随着爱鸟周宣传活动的不断推进,上海环保局、农业局及林业局联合管制,禁止猎捕及销售野生动物的行为,对野生动物进行重点保护。

1993年,《上海市重点保护野生动物名录》颁布,其中,四声杜鹃、赤翡翠、绿啄木鸟、白头鹎、棕背伯劳、黄鹂、八哥、灰喜鹊、喜鹊、乌鸫、震旦鸦雀、短翅树莺、寿带、大山雀14种鸟类赫然在目,至此野生动物保护有法可依。

上海市第19届“爱鸟周”活动,叶叔华院士(左二)、杨雄里院士(左三)出席活动

“单纯的保护栖息地物种显然是不够的,人们转而对栖息地的生态系统进行保护。” 谢一民说,上海通过对浦东南汇东滩、奉贤边滩和崇明岛湿地进行保护,并设立禁猎区,对鸟类等野生动物进行保护。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