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体育
手机搜狐
SOHU.COM

122年最艰难的一次波马,怎么又让我赶上了?

汽车人快跑
04-17 16:26
+关注

“冰点气温,

降雪转暴雨,

雷电再加6.5级逆向大风,

4小时不间断暴雨+冰雹,

2.5个小时起跑前等候,

12小时时差,

122年波士顿马拉松天气最恶劣的一次,

42.195km的每一步都是煎熬,

人生中最痛苦的一天,没有之一。”

这是我跑完2018年波士顿马拉松后拿到手机第一时间写下的一段话,因为在整个过程中我一直在想,到底今天是要多刻骨铭心,身体一直在抖,手也不听使唤,但庆幸自己没有失温,艰难完赛。

虽然无数次憧憬站在波士顿跑道上的场景,也收到了无数好朋友们的祝福,但今天确实不够走运。

展开剩余92%

很多朋友发来问候,表示看了新闻很担心,我尽量用简短的文字去描述这刚过去的七个小时里发生的事情:

“冻到骨裂的感觉。”

“冷到眼泪也冻住了。”

“分娩时候开八指,持续了4个多小时的感觉”

脑子里也不止一次的问,为什么?为什么又让我赶上了。

2015年北京TNF大降温,寒潮预警;

2016年香港100km,59年最寒冷的一天;

2018年波士顿马拉松,122年最恶劣的一次天气,早间温度只有38华氏度,每小时30英里的风速,创造了30年来马拉松比赛最低温度……

我是寒冰体质吗?还是命里带水,还是冰水!

在来波士顿的飞机上,空姐就已经展现了一下波士顿马拉松的文化,在登机后的第一次广播就说:“今天我们要欢迎一批特殊的朋友,他们即将踏上波士顿马拉松的征程”,整个机舱里欢声雷动,大家鼓掌致意。之后和空姐聊天,她是一个50多岁家住在波士顿的美国大姐。她告诉我周一波士顿暴风雪和寒潮预警,你们将要经历一次最严酷的马拉松赛,只是心里一惊,没有太多感觉,只有一个信念,且坚信不疑,波士顿,我是一定要完赛的。因为一周之后的伦敦马拉松将是我六大满贯的最后一站。

抵达波士顿是一个阳光不错的下午,12个小时黑白颠倒的时差已经让我忘记了寒潮预警的事,只想着明天一起床就要去expo朝圣一下。

expo并不像我想象的那么大,adidas占尽赞助商之力,横跨了好几个区域。最抢手的就是每年一种颜色的完赛服,好像已经变成了一种习惯,就是所有参加波士顿马拉松expo的人都会穿着自己最有代表意义的一件完赛服来,很多老头穿着199几年的衣服、也有带有独角兽的纹身,更有把之前所有的战绩都秀在衣服上的人。最有纪念意义的就属那件蓝色的2013年波士顿爆炸案的完赛服,据说现在网上可以炒到过千美金,我个人最喜欢2000年的白色和2008年的银色。

还是要感叹中国跑者的购买能力,我发现但凡大包小包的,一定是中国跑者,有个插曲就是Nike Zoomfly上了一款新的4%的颜色,也是一天被抢空,我怀疑就是我们同胞下手太狠。

短暂的两天休息,只为大战做准备,每天都在预报暴雨,但迟迟没有下来,一直到起跑这一天的早晨,拉开窗帘一下就傻了,感觉整个城市到处都是大写的冷字,六级偏东风,把酒店的旗吹的特别放纵。

波士顿的起跑区域在距离终点20多英里外的小镇,跑者要经过7个小镇跑回市中心的终点,所以类似于纽约马拉松的操作,所有人早晨需要乘坐大巴前往起点,非常壮观的波士顿全城校车出动,每个车40多人,要在短时间内运送3万多名跑者出城,如果不是足够的运营经验,将会是一场灾难。波士顿为什么4个wave,每个wave又分不同的区域,所以最早出发的和最后一波出发的要相差3个小时左右。大巴在开往起点的路上,我们坐在大巴里就隐隐的觉得,今天将会是一场前所未有的硬仗。大雨刮得车窗巨响,用了四十分钟抵达运动员村后,每个人都要鼓起勇气,深呼一口气才敢下车。以为到了运动员村的帐篷里会相对暖和一些,没想到一进去却是这番景象,宝爷第一脚就深陷泥潭里,没出发鞋已经废了。

就在这样的地方,举目无亲,狂风肆虐,无依无靠的站着,能有个下脚的地方已经十分幸福,我和宝爷把早上买的面包就着冰水给啃了。看到好多人从泥巴堆里摔跤,心里五味杂陈,一直到大喇叭喊我们黄色号牌的可以出发了,容不得多想,就匆匆赶往赛道。

赛道在运动员村外的一公里外,所有人像僵尸一般裹着特别严实的往前蠕动。到达起跑点后心里很失望,拱门就是一个小的不能再小的龙门架,外面包的宝丽布已经被大风吹的掀起了好多边,没有任何仪式感,被涌到了起点。宝爷说到起点了,开跑吧,我一声啊还没喊完就开表走了。一路下坡的前几公里,混身缠着衣服和保温毯,脑袋里尽量让自己放空,告诉自己,你今天爬也是要在26英里后的finish line见。

奔跑的过程正如我开篇说的那样,天气在大雨和暴雨之间自由的切换,有时候雨大到打在脸上都很疼,自己空顶帽的帽檐像一把雨伞一样,顺势流淌,看不清方向。有时候大风猛的吹来,你能听到跑者整齐划一的同声尖叫,但全程不敢走一步,担心像很多人那样失温,因为在这样的天气里,失温基本就代表着放弃,想再次启动跑起来,可能性很小。

波马全程没有什么补给,只有两处给能量胶。我为了分散注意力,就在每一段路给自己设定目标,例如前半马我就让自己回忆这辈子到目前为止最喜欢的东西是啥,但在当下想到的竟然是烫嘴的小米粥和烤地瓜,但必须站在汽油桶边上吃。过了半马有几公里跑出了runner‘s high,意志里已经没有奔跑的感觉了,只是感觉身体在机械的移动,但被一个叫心碎的坡彻底打乱了节奏,我只能给自己设定下一个目标,就是管路人拿吃的,给什么吃什么,因为怕失温,热量不够,其中我要了不下十次橙子,MM豆,巧克力棒,橡皮糖,热巧克力…等过了20mile,我知道还剩最后6.2英里了,我就开始尽量放空,试图再次找回runner high,但未遂,就在各种胡思乱想的时候看到了远处的终点。

波士顿其实很难出成绩,据自己统计,上上下下的小坡应该不少于50个,有明显爬升的坡是33个,看这个海拔图就有感觉了,它不像越野比赛那么明显的大爬升,但马拉松的配速来说、这个非常容易打乱自己的节奏。

跑的过程里,我只是记得我不愿意看表,不愿意看路牌,也不需要喝任何一口水,因为那都是雨水,且冰牙,渴了张嘴就行了,就是把自己的肉体和精神完全抽离开,心里只有唯一一个信念,122年最严酷的一天,我都可以战胜、还有什么不能战胜的。跑的时候差点就被自己这钢铁一般的意志折服,并给自己取了一个网名:#钢铁·唐#,觉得非常符合这次波马我的气质。

每一英里都不平凡,咬着后槽牙,掰着手指头查,过程的细节已经记不清楚,因为就是大雨疯狂的倒灌,只是到了26 mile的时候,一个左转弯,看到了远处的拱门,还有在身边那个boston strong的拐角,五年前的悲剧希望此后再也不会重演,用尽全力摆出了我最常用的一字操型,高喊发泄,因为确实太痛苦了。

这次无痛无伤参赛,要感谢我海斯康运动康复的亲人们,每次跑前跑完都要去做常规保养,这已经是我跑步中不可忽视的一个重要环节了。

时间停在了4小时14分,最艰难的一个4小时,不管工作还是生活,从来没有遇到过的艰难,这也是和我第一次柏林马拉松的时间一样,当我挎上这枚我跑步以来最简单和最沉淀的奖牌的时候,似乎也很平静,但我深知这样的经历对我来说,比一块奖牌和六大满贯更难能可贵,好像没有什么比坚韧的意志更难过的坎,没有什么比必胜的决心更难逾越的沟,好在我做到了,谁让我是钢铁唐。

Boston,I am Strong!

-----------------------------------

汽车人快跑是首个专门关注汽车圈业内人士身体健康的微信公众账号。汽车人快跑团是汽车圈成立最早、规模最大的跑团,目前拥有团员260余人。

《寻梦环游记》最新番外短片,脑洞超大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