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利率市场化时代银行要自己学衍生品吗?如果要学说明你还太穷

江瀚视野
04-17 16:37
+关注

王剑

一、既然下海去

我们在上一篇《人为低利率的起源》中已经阐述,人为低利率时代(即利率管制时代),银行与政府达成一笔“交换”,银行替政府干活(将信贷资源按政策倾斜给产业),并收到比较稳定的工钱(特许利差、存款保护和不良资产救助)。这是一种非常“体制内”的生活方式。随着利率市场化进程的启动,这一体系逐渐瓦解,银行进入市场,真正开始“下海”的生涯。在市场的浪潮中,可能赚更多,也可能死更惨,要真正考验各家银行的能力了。

这就像小鹰,要脱离母巢的保护,去搏击长空,那自然得有强健的翅膀。虽然,几乎所有的银行都声称自己有一体两翼,但张韶涵早就指出,有些两翼其实是隐形的翅膀。

在利率管制时代,银行的生活是363:3%吸入存款,6%放贷出去,下午3点高尔夫球场见。这被某些人说成是躺着赚钱。但利率市场化之后,一切都改变了。

(1)你确定你能收到那6%的贷款利率吗?不但6%不一定收到,本金都可能收不回呢(信用风险)。

展开剩余82%

(2)你确定那存款利率3%永远不变吗?万一存款利率突然飙到7%,你的利差就倒挂了(利率风险)。

(3)你确定存款人今天不来取钱吗?如果突然都来取钱,你就活不到下午3点了(流动性风险)。

而在利率管制时代,上述三个问题,行长们都有信心回答YES。即使不是YES,也无所谓,万一真出事了反正国家会救。

所以,我们课本上教的银行三性平衡(流动性、安全性、盈利性),在利率管制时代,虽不能说完全不需要,但至少是不那么迫切需要的。

可现在利率市场化了,大家下海了,情况就变了。上述三个问题,没有人敢肯定回答YES。于是,三性平衡成了主题,而真正资产负债管理,也终于走到台前。所以,这几年,银行们也纷纷建立了资产负债管理部门。

结论:利率市场化时代,银行的三大主要风险显性化,银行需要建立管理风险的能力。

二、一套利器,一盘大棋

建立能力,需要相应的利器,你赤手空拳终归能力有限的。为了有效管理上述信用风险、利率风险、流动性风险,银行需要各种相应的风险管理工具。

(1)信用风险:需要CDS等工具。

(2)利率风险:需要利率期货、利率期权等工具。

(3)流动性风险:需要资产证券化、发达的同业市场等工具,央行也要配合以SLF、逆回购等流动性投放工具。

上面只是举些利器例子,此外还有很多。

然后,假设上述这些工具都没用好,某银行最终倒闭了,怎么办?既然是下海了,既然是参与残酷的市场竞争了,那么倒闭终归是难免的。所以,我们还得有一个最终的兜底方案,保障存款安全,那就是存款保险。存款保险是掌握在政策当局手里最后使用的利器。

因此,利率市场化不是简单地把利率上限打开就了事了,这是一整套系统工程,国家是在下一盘大棋,只知道瓦尔拉斯一般均衡是理解不了的。为了这“最后一枪”,当妈的得操多少心啊……

所以,要回答“利率市场化的条件是否已具备”这一问题,那请看看上述这些利器是不是都已具备?银行们是不是已熟练运用?

政策当局会时不时问大家一句:请已熟练运用上述利器的银行举手给我看看。

你们谁敢举?

三、以资产证券化为例

利率市场之后,原来很多几乎固定不变的常量,变成了变量,让市场成为调节这些变量的主要机制,以便实现资源优化配置,这是利率市场化的初衷。但是,变量波动的时候,银行就会承担风险,而银行天生就是经营这些风险的(说银行是经营资金的,这种观点是值得商榷的,是非常表面而肤浅的)。为了管理好这些风险,有天然的调节资产负债表的需求,比如,就包括“资产出表”的需求。

你真以为我是头貔貅,只吃不吐啊……

过去几年,各种乱七八糟的出表手段让监管领导很生气。但,这绝不是说不能出表了,而是说要合规地出表。国际市场上比较通行的出表方式,就是资产证券化。

资产证券化本身就是一种风险管理的手段,可以管理信用风险、利率风险和流动性风险。比如,银行整体资产的信用风险过高时,可以把偏高风险的资产打包成ABS出售;负债成本突然上升时,可以把原来的低收益资产打包成ABS出售,改为投放高收益资产,从而管理了利率风险;再比如,当存款大幅流失时,贷款不可能马上变卖,就可以先短期同业借入还给存款人,然后再把资产ABS出售,再偿还同业负债。总之,只要用得好,资产证券化是管理各种风险的利器,调整存量资产。当然,如果用不好,可以缔造一次次贷危机。

然后,问题就来了。还是以上文的利率风险为例。市场利率上升,我想把原来持有的低收益资产或高风险资产打包成ABS出售,我卖给谁去?这就需要建设一个多层次资本市场,投资者种类非常多元,才能使各种资产都能卖出去(你不要的东西,刚好就有人要。甲之砒霜,乙之蜜糖)。所以资产证券化这一利器要想用得好,一个具备良好的深度、广度的债券市场,是其大前提。所以,我们也就理解为什么政策当局那么着急要建立一个多层次资本市场了。没有这一市场,资产证券化就很难成熟,银行也就缺这么个应对利率市场化的利器。

所以,一盘大棋,一步扣一步,步步惊心。

四、寻找利器

此时,估计很多银行会问,如何才能尽快掌握这些利器呢?我国,主要由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经营各种衍生品、资产证券化等业务,因此,它们已有一定的基础,在利率市场化时代也会有其不小的用武之地。但如果把这些业务整合到银行风险管理中,可能还有些路要走。同时,政策当局也会陆续推出、完善这些风险管理工具,要不然银行只能下海裸泳了。银行也应该尽快学习掌握这些业务。

但会有“学习掌握这些业务”这种想法的,就说明你还太穷。不穷的银行,一般会说:

小李啊,你去街上帮我买个证券公司,大小没关系,懂衍生品就行……

(本文由作者王剑授权原创发布,如需转载请和作者联系)

作者:王剑,国信证券银行业首席分析师,2016、2017年新财富银行业最佳分析师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