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精准打击”下的叙利亚人:对战争已经彻底麻木

第一财经
04-17 16:24
+关注

阿拉伯古书曾这样形容叙利亚首都大马士革:人间若有天堂,大马士革必在其中,天堂若在天空,大马士革必与之齐名。然而,自2011年3月起,叙利亚便陷入纷飞的战火,天堂变废墟。

当地时间4月13日,美国联合英法两国对叙利亚实施“精准打击”,作为对本月7日发生在叙东古塔地区“化学武器袭击事件”的回应,意欲摧毁叙境内的化学武器。

导弹袭击叙利亚

在当晚对叙空袭一小时后,美国五角大楼召开新闻发布会。美军参谋长联席会议主席邓福德(Joe Dunford)宣布,美英法联军在此次空袭中共对叙境内三处化学武器的“核心”设施发射了105枚导弹。这三处目标分别为一家科研中心、一个化武储存中心以及一个化武储存与军事综合体。按照邓福德的说法,此次空袭并没有对叙境内的平民造成伤亡。

展开剩余88%

但据俄媒报道,在此次西方对叙的大规模空袭中,至少有3名平民受伤。截至第一财经记者发稿时,叙利亚当局并没有对此次空袭给叙带来的直接损失给出官方声明。

无论此次空袭有没有导致伤亡,7年来,随着叙利亚局势的起起伏伏,叙境内的各大城市早已变得满目疮痍,古迹摧毁殆尽。而改变最多的,还是叙利亚普通民众的生活。联合国数据显示,目前仍有约1800万叙利亚人留在自己的祖国艰难求生。对他们而言,生死考验,成了每天24小时的必修课。

生活只有继续

美英法的突然袭击,使得战火7年未熄的叙利亚再度硝烟弥漫。90分钟内,105枚导弹倾泻而下,“染红”了大马士革的夜空,城镇内外再添废墟。在袭击过后,叙利亚民众涌上街头抗议示威。他们高喊口号,高举标语,表达心中的愤怒。

丹尼·马基(Danny Makki)是一位出生在英国的叙利亚记者。空袭的当晚他正好在大马士革。谈到当晚突如其来的空袭,他在社交媒体推特上写道:“整个街区都被震醒了。我听到隔壁邻居家里孩子的哭声。尽管我们早已熟悉大马士革夜空时不时传来的炮火声,但这一次直觉告诉我,应该是场大规模的袭击。”

惊恐归惊恐,示威过后,整个大马士革又恢复了往常的节奏。大马士革记者马希尔·埃姆内斯(Marshell Emneth)14日在推特上写道:“气氛一切正常,没有哀嚎,也没有对爆炸的恐惧,因为7年后我们已经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生活在继续。”

受战火影响的普通人 来源:新华网

当然,也有不少民众事后怀疑,空袭能否达到美英法预期的效果。

“坦率而言,当我听到爆炸声后,我以为会有更大规模的空袭。但好在空袭没有袭击平民区域。”28岁的大马士革教师亚瑟说,“我认为,空袭对于巴沙尔政权而言是个强烈的信号,但这并不会改变什么。”

在刚刚逃离东古塔地区的媒体活跃人士阿卜杜拉(Firas Abdullah)看来:“这还远远不够。这场空袭在媒体上热炒的程度远大于实际效应。”

对于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而言,空袭并没有打乱他的工作节奏。他的官方社交媒体推特更新了一段当地时间14日,也就是空袭过后一天,巴沙尔在办公室正常上班的视频。视频的标题为:一个相当安稳的早晨。

贾法里的“檄文”

就在上周末,除了叙利亚战火让人格外揪心外,互联网上疯狂刷屏的一张照片也让人为之动容。照片的主角是一位名叫巴沙尔·贾法里(Bashar Jaafari)的老人。他的另一个身份是叙利亚驻联合国代表。照片里身着笔挺西装的贾法里双手紧握,低头蹙眉,在长椅上怅然独坐,显得无奈又无助。

就在此前,贾法里还在联合国安理会上发表了半个小时的“檄文”,怒斥美国以谎言为由发动对叙利亚的侵略。然后,就在他开口痛斥美英法的行径时,三国代表随即起身离席,留下的只有空荡荡的席位。

在“檄文”中,贾法里痛斥美英法三国的“侵略”行径。他声称,美英法正在无视乃至摧毁现有的国际秩序,“三名侵略者”向恐怖组织展示了他们可以“继续在叙利亚和其他国家犯下罪行”。贾法里还表示,三国的行为证明了它们是“骗子、搅屎棍、伪君子”,并建议它们好好读读《联合国宪章》,好“让自己从无知和专横中醒悟”。

但贾法里无法改变任何事。美英法的巡航导弹还是瞄准了叙利亚,而且,用美国副总统彭斯的话来说,这只是军事行动的开始,美国已就再次军事打击叙利亚做好了准备。

同样在社交媒体上疯传的,还有一首名为《心跳》的歌曲。这是去年3月15日,也就是叙利亚内战的第6个周年纪念日之际,联合国儿童基金会亲善大使、约旦作曲家蒂拉尼(Zade Dirani)为叙利亚谱写的。

在这首歌曲的MV中,叙利亚大马士革的一片废墟上,10岁盲童阿桑(Ansam)和40名小伙伴用歌声唱出了对和平的渴望与对未来的憧憬。据蒂拉尼介绍,这些孩子全部来自附近避难所,他们因战争背井离乡,有的人甚至多次搬迁。

叙利亚路在何方?

持续7年的叙利亚乱局何时能够终结,尚不可知。或许数字最能说明问题。据联合国机构统计,自2011年叙利亚爆发危机以来,共造成至少35万人死亡,150万人致残,近1100万人流离失所。逃往境外的叙利亚难民,已给欧洲带来了史上规模最大的难民潮。

在经济方面,7年战乱已使叙利亚经济水平倒退数十年。数百万人失业,生活陷入贫困,面粉、大米等生活物资的价格随着战乱飙升。世界银行曾在2017年7月发布分析数据称,从2011年战乱至今,武装冲突已导致叙利亚GDP损失2260亿美元。该数字是去除战乱因素后的叙利亚预期GDP和实际GDP之差。世行指出:“社会经济关系的破坏为该国带来的损失,高于基础设施破坏的损失。”

鉴于叙利亚中央经济部主计部门早已停止对外发表数据,第一财经记者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网站上查询到的2015年的数据显示,叙利亚GDP已从战前(2010年)的约600亿美元跳水至2015年的约140亿美元。也就是5年间,叙利亚经济的3/4已化为灰烬。IMF也一再强调,其对叙利亚经济的估算仅基于有限的数据与猜测。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在15日首次提及了战后重建的问题。他在首都大马士革会见到访的俄罗斯杜马(议会)代表团时提到,叙利亚的重建工作需要约10~15年的时间,大约需要4000亿美元的资金。其中,恢复民众赖以生存的基础设施建设是重头。巴沙尔还提到,未来叙利亚境内的油气资源开发将优先对俄罗斯投资者开放,并且禁止西方国家参与叙境内油气资源的开发。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

对于叙利亚局势的未来,上外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研究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未来叙利亚将出现三组矛盾:一是俄罗斯与西方的冷战;二是伊朗同沙特和以色列的冷战;三是叙利亚政府军与反对派的热战。这三组矛盾将相互交织,使叙利亚局势通过和谈方式解决的可能性大大降低,4个冲突降级区形同虚设。

“未来,美俄都会在叙利亚保持克制,避免在叙利亚迎面冲突。俄罗斯与西方的冲突主要在外交和经济层面,西方会进一步加大对俄制裁,拖垮俄经济,增加俄干预叙利亚局势的经济成本。”孙德刚说。

至于美国副总统彭斯所谓的“再次对叙军事行动”的论调会否兑现,孙德刚认为,美国不会再对叙利亚动武,除非“化武袭击事件”再度发生,或者叙政府进攻美国在叙军事据点、约旦与叙边境地区的叙自由军或东北部库尔德人,这些力量都是美国的代理人。

做知人善任的教练式管理者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