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小小女子在北纬20度,踏海浪看阳光与沙滩笑一笑

从二月份听闻老大的婚期开始,我们就在计划安排海南之行。这大概是我喝喜酒喝得最远的一次,以往参加别人婚宴时总有互动环节,比如全场年纪最大的人,头发最长的人,心里想着如果老大的婚宴上有此类节目,我们几个大概是最远的人。

打着喝喜酒的幌子粗粗游览了海南省的几个城市。说来也巧,今年是海南建省30周年,博鳌论坛又在眼前,赶上好时候了。

D1 终于到海南啦

为了省钱,我们从上海飞海口。然而订机票前也没看仔细,灰机是从浦东起飞,并非虹桥。我高铁坐到了虹桥后,终于与浩哥接头,两个人也是毕业后头次见,浩哥气场十足,美就一个字。虹桥到浦东可以说地铁从头乘到尾,一个小时。大城市的人果然脾气也特别爆,地铁也是挤到不行,大人小孩跟行李箱撞来撞去,一个大汉跟我们一样也是去机场,往死里挤,边上妇女一边护着孩子一边跟他说“小心点,挤啥呀,有孩子”,大汉压根没听,顾着自己,破口大骂,“赶飞机呢,怎么能不挤”。毕竟大城市,我心里这么想,跟浩哥两个人缩在角落不敢多动。

灰机晚点三个小时,等得人都要得焦虑症了。不过我们最后的愿望就是,比梦梦到海南早一些,因为梦梦昨日坐同一班次航班,凌晨一点多抵达。最后上机排队时,前面的小哥哥说到海南一定要吃芒果肠粉。

海口下了飞机,立马搭上了老大为我们叫的车,耳边都是与老大有着相同口音的老乡,空气中略带湿润与凉意,暗夜背景中满眼的椰子树,那一刻,好不真实,毕业四年,终于马上要见到老大,见证老大人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呼吸着海南的新鲜空气,安全抵达酒店,与梦梦碰头。贴心如梦梦,为我们叫了热气腾腾的外卖,牛肉粉。凌晨一点,几个人围着两碗粉,一边说好好吃,再吃一点一边告诉自己不能再吃了,最后再喝一口汤。这大概记忆以来是第二次这么迟了半夜还吃宵夜,带着负罪感入睡。

D2 吃喝在琼海

因为老大前一日得空招待过梦梦,4月1日老大大婚,没有过多时间关照我和浩浩,所以就由梦梦带领我们逛吃逛吃。

早晨还是有生物钟,不管晚上睡多迟。一大早醒来,各种洗漱完毕后呼叫梦梦起床吃早点。还是那家店,叫“和树杂粮”,位于琼海银海杂粮一条街,据说梦梦上一日的中餐与晚餐都在这家店里解决。店面陈设其貌不扬,摊位还有点大,我们在店铺外遛达驻足也没见店员上前来招呼,直到我们坐下才来服务员问我们要点什么东西。梦梦把上一日点过的好吃的又点了一遍,首推清补凉腌粉茫果肠粉椰子冻,炒粉也特别好吃,总之吃过这么多餐的粉丝好像没有一家能与之相媲美,最后说说这个鸡屎藤,讲真口感还不错,完全没有鸡屎味,据说这是一味中药,比较滋补。还有一种绿色的饼,外型像包子,口感比包子好太多,我见其他桌每桌都有,次日早餐也点了。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