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石油美元的垄断开始失色

中美聚焦
04-17 15:18
+关注

3月下旬,正当国际媒体关注特朗普的关税和贸易战前景,以人民币计价的石油合约首次开始在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INE)交易。这将推动石油人民币的兴起,促使机构投资者进入中国境内债券市场,从而导致全球资产配置发生巨大变化。

今天的情况还远不是这样。美元和欧元仍占国际支付的85%以上,其次是英镑、日元、瑞士法郎、加拿大元和人民币(占1%)(图1)

图1. 主要国际支付货币

资料来源:环球同业银行金融电讯协会(SWIFT),2018年2月

展开剩余90%

伴随对全球经贸环境的融入,中国如今也在融入全球金融体系。它已经是世界最大贸易国,拥有最多的外汇储备,也是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由于中国进口着全球最多的大宗商品,它不再像以前那样必须要有以美元计价的中介。

石油美元的兴衰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美元成为世界主要货币,美国几乎占据世界经济的半壁江山。在今天的国际支付中,美元占到40%,而美国占全球经济的比重不到1945年时的一半。那么,为什么美国仍然受惠于这种“过度的特权”呢?这更多与石油美元有关。

1945年的雅尔塔会议实际上把欧洲一分为二,会后,拖着病体的富兰克林·罗斯福总统会晤了沙特国王伊本·沙特。罗斯福绕过上一任“宇宙主宰者”英国人,与伊本·沙特达成一个秘密协议,即华盛顿保证沙特的军事安全,以换取可靠的石油供应。

尽管存在周期性压力,但该协议在1971年发生“尼克松冲击”之前一直有效。由于美国经济前景堪忧,尼克松总统单方面取消了美元与黄金在国际上的直接可兑换,战后国际金融交易的“布雷顿森林体系”被基于自由浮动的货币制度取代。自此美元与黄金脱钩。为防止美元边缘化,尼克松通过谈判达成了另一项协议,它确保沙特未来所有的石油销售以美元计价,以此换取美国的武器和保护。在沙特带领下,其他欧佩克国家也同意了类似交易,全球对美国石油美元的需求飙升。

美国和沙特的战略伙伴关系经受了又一个40年里多次地区战争的侵蚀。2014年美联储着手为加息做准备,美元开始攀升,虽然比预期要慢,但由于石油市场以美元计价,油价出现暴跌。为维系旧的联盟,特朗普总统与萨勒曼国王签下1100亿美元的历史性军售协议。

然而,由于1971年以来支撑美元主导地位的结构性条件不断弱化,美元的覆盖率正在下降。

“一带一路”如何推动石油人民币崛起

2016年加入IMF的国际储备货币篮子后,人民币国际化显著加速。去年10月,中国设立了人民币与俄罗斯卢布的交易同步交收系统。中国外汇交易中心(CFETS)希望以中国庞大的为期数十年、涉及数万亿美元的“一带一路”倡议为基础,推出同其他货币的类似系统。

由于“一带一路”扩大了亚洲、非洲、欧洲和拉美主要经济体的互联互通,其成员国也成为人民币结算的备选者。去年12月,从2010年代初期起未在外贸交易中使用美元的伊朗宣布将加入俄罗斯领导的欧亚经济联盟。该联盟将在“一带一路”、进而在人民币计价的支付体系中扮演核心角色。美国的地缘政治也促使这种趋势加快。白宫中止美国对巴基斯坦的援助后,伊斯兰堡宣布人民币可以用于双边贸易和投资活动,这将为570亿美元的中巴经济走廊提供支持。

中国近年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石油消费国(图2)。对俄罗斯、委内瑞拉、伊拉克、伊朗和沙特等主要石油出口国来说,中国市场就意味着影响力。许多供应国要么已经同意在对中国出口时用人民币定价,要么就是正在积极考虑(图3)。同时像印尼这样的大宗商品出口国也开始从事非美元贸易。

图2. 美国和中国的石油进口(千桶/日),1980-2016年

资料来源:BP《2017世界能源统计年鉴》

图3. 中国的石油供应国(占总进口的百分比),2016年

资料来源: World's Top Exports,2018年3月

未来是属于中国的。到2040年,中国的石油年需求量预计将增长30%以上,而美国则有望减少对石油进口的依赖,因为它希望开发国内页岩油产能。在沙特,即使美国军事利益占上风,它的经济利益也有可能受侵害。如果沙特决定让部分石油出口使用人民币,那就有可能引起更广泛的改变。

即将到来的变化

由于在中国的石油进口中,人民币计价占比越来越高,石油出口国将拥有大量人民币储备。这些钱要么用来购买中国的出口品,要么再进入中国的金融市场。随着对人民币资产的需求增加,美元在交易中的作用将减弱。

短期内,中国的体系还不太可能改变全球石油交易的方式。即使货币可兑换,国际投资者和能源交易商也必须对上海国际能源交易所的交易中心地位有信心才行。

长期看,只要中国继续取消或大大减少对人民币计价石油交易的资本管制,石油人民币就意味着全球资产配置朝面向中国金融市场的范式转变。2014年到2017年间,全球机构投资者对中国在岸证券的持有增加了两倍。今后一两年,中国在岸债券市场有可能被纳入全球债券基准指数,大规模的重置资本将流入中国在岸债券市场。

一个重要的警告是,如果由于美国债务危机或特朗普出现重大政策失误,投资者有朝一日失去对美元的信心,那么向石油人民币的渐进转变就会突然加速,同时美元会更快地被远离。

中国经济的崛起已经是事实。即将到来的全球资产配置转移,不过是全球金融领域里的正常反映。

作者:

丹•斯坦伯克

Dan Steinbock

是Difference Group创始人,印度、中国和美国研究所(India China and America Institute)国际商务研究室主任,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和新加坡欧洲中心访问学者

➤本文为中美聚焦网专栏作家原创文章,版权归作者与中美聚焦网共同所有,如需转载请与中美聚焦微信公众号联系并注明出处。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