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人生首马

撰文:朱瑞俊

编辑:小飞球|图片:网络

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授权

在德国纽伦堡,当我将人生第一块半程马拉松奖牌送给Silvia女士的时候,她投以“十分”的感谢。她接过2017年南京春牛首半马奖牌笑着对我说,“你知道我是希腊人,送我马拉松奖牌,说明你是有心人”。没错,她问我是否去过“马拉松战役遗址”,我笑着说,“希腊人真了不起,我希望能有机会看一看菲迪皮茨的雕像,甚至在某年专门参加一次雅典马拉松”。一块小小的奖牌让我们那次沟通十分愉快、有效。

马拉松,起源于波斯人与希腊人的“希波战争”,被侵略的希腊人以寡敌多,战胜了强大的侵略者波斯人,当菲迪皮茨跑完42.195公里告诉他的希腊同胞“我们赢了”的时候,他瞬间倒下。

没错,这就是马拉松的悲壮故事,很多人都知道,可只有亲身经历一次全程马拉松后,我才知道这位希腊战士的伟大。

一位长者在赛前叮嘱我,前半程不要太快,这是全程马拉松,一定要忍住,在后半程发力,长辈在出差前还特意送我三块姜糖让我在赛前两小时饮用。

今天,我在南京春牛首全马的赛道上,在前半程完全没能控制住,跑的太快,前半程21公里跑了2小时7分,也许是初赛兴奋的原因,始终压不住节奏,后半程真的应了长者在赛前说的那样,再也跑不动了。

在26公里的时候,我感觉身体已经到了极限,如果常人33至35公里是生理极限点,那今天我的极限点足足贯穿了26至35间的十公里,那种煎熬十分让人不悦。在28公里处,一位约70岁的老年跑者从我的身边超过,十分热心地提醒我慢慢跑、不要走,那一刻我的心中只有一个“服”字。

南京有句老话,“春牛首、秋栖霞”。

不得不说,春天的江宁乡村真的很美,无愧于“美丽乡村”的美誉,赛道上的花海、茶园、水库、民宿、农家菜一应俱全。在黄龙岘村,赛事主办方甚至准备了最新的明前茶,喝下两小碗的瞬间整个人都“清醒”了,所谓“甘露”莫过于此。

我的童年在板桥渡过,记得小学、初中春游目的地多有两座山,一座是牛首山,当地人又称做“牛头山”,另一座是“岱山”(戴笠坠机于此山)。一般我们早上从学校出发,爬上山约中午,在山顶吃从家里带来的铝制盒饭,下午四点返回家中。今天,我再次跑在这条赛道上,真的别有一番滋味。

这场所谓的路跑马拉松,累计爬升707米,完全可以定义为山地马拉松,绝望坡、魔鬼坡、好汉坡,坡坡精彩,我就在上坡走路、下坡跑步中完成了最难受的10公里。有时候,痛苦是短暂的,又是漫长的。从山里转出来是一马平川的正方大道,前方只有七公里即可完赛,可正午高照的艳阳让跑者们感受了另外一番滋味——“烈日灼心”。

这就是马拉松的魅力,当我看到终点线时,刚刚过去的煎熬、痛苦都瞬间消散,唯有满足与成就感。做事要慢慢来,不能急于求成,否则将功亏于溃,全马42公里如此,生活更是如此。

这就是我的第一次全程马拉松,完赛时间定格在5小时13分45秒,在2018年南京江宁春牛首国际马拉松赛道上。

本文著作权归作者本人,如需转载,请后台联系。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