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重明卫

手机搜狐

SOHU.COM

西安银行蜕变史之一:紧忙生存危机,哪顾跑马圈地

《调查清样》—撰文|文一刀

2018年1月31日,曾顶着“徐翔概念”光环而风光无限的宁波中百(600857.SH)在2017年年度业绩预计公告中宣告了一个令人沮丧的消息:2017年度,该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预计约在1300万元至负4.43亿元范围内,对于2017年度业绩较的大幅减少,宁波中百公告的首要原因为:“公司本期收到的所投资的西安银行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度分配的现金红利为470万元,同比公司收到该行2016年度分配的现金红利减少了470万元。

西安银行是宁波中百主要的对外股权投资项目,宁波中百投资西安银行初始投资成本约1.77亿元,占西安银行40亿总股本的2.38%,是其第九大股东。

就在宁波中百发布该公告的前一天上午10点,西安银行另一法人股东—福建碧江食品有限公司所持有的1024万股西安银行股权在福建泉州市中级人民法院的司法拍卖中流拍,福建碧江食品有限公司持股数量位列西安银行股东第21位。

这次拍卖的评估价和起拍价均为4403万元,合每股4元;这个评估价与四年前中国信达将持有的6.3亿股转让给大唐西市时的每股3.57元相比只高出12%;但即便如此,这次流拍仍意味着目前4元的估价与意向购买人的意愿存在差距。因为在信达转让的大约两年后,即2016年1月26日,深圳九策持有近3500万股被强制拍卖时的成交价仅为3.38元。

这些现象是近期发生在西安银行12353 户股东中看似不相干的几个小插曲,但也或多或少折射了在等待上市漫长过程中的股东状态与市场心态。西安银行近期公布的招股书显示,截至 2017 年 12 月 31 日,该行发生股份转让共计4298 笔,涉及股份数量近25.5 亿股。该行目前总股本为40亿股,正计划上市发行13.3亿股。

21年来,大量企业与个人在西安银行股东名单中进进出出,大家的心情亦随企业的蜕变而忽明忽暗。而西安银行作为深植一城且20十多年来一直未能走出一城的典型本土银行,其蜕变过程又像一副架在行政、资本、商业交汇处的完美透镜,通过它可以清楚看到这座城市的经济变迁。

另外,通过本系列的记录与梳理,也想向那些在投资与投机陕股过程中搞得裤子都没了的人们说声: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

话说改革开放前,西安及周边地市曾建有享誉全国的电子和纺织工业,那时陕西的如意、黄河、海燕、彩虹等电视机在国内独占鳌头,长岭是五大国产冰箱名牌之一... 但到了80年代后期至90年代初,面对市场竞争的变化,一个个驰名的电子、纺织企业在各种盲目引导中逐渐没落,这种状况令西安顿时有点儿找不着北,对于未来发展之路该怎么走倍感迷茫。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