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产业园区的国际发展经验对中国有何启示?

——精华版——

伴随历次国际产业转移及全球产业分工网络的建构,产业园区作为一种政策工具受到多国决策者的青睐,文章将其置于全球竞争背景下,力图从错综复杂的产业园区现象中找到其发展途径的规律性分析构架,主要阐述三方面的内容:一,产业园区的类型及其发展背景;二,产业园区政策的理论溯源;三,国外产业园区相关理论对我国的启示。

世界各国制定了各种产业区域开发政策,建立了名目繁多的产业园区,且由于各国国情和发展阶段不同,各自所设立产业园区的种类和名称也不同,但整体上,产业园区可以划分为两大类型:一类是关注单一的短期性经济增长目标的传统产业园区,另一类是关注多元的长期性综合发展目标的现代产业园区。前者不仅在出现时间上早于后者,而且基本上不同国家和地区采用产业园区这一政策工具的初始阶段都会选择;其以发展制造业为主,强调加工制造环节,主要有起源于发展中国家的出口加工区和起源于发达国家的工业园两个子类。后者则在前者加工制造环节基础上延伸或增加了新的环节,且不同环节之间的组织方式和功能表现等呈现出多样化特点,可细分为科技园、生态产业园、创新区等子类。

基于不同国家和地区所处的发展背景、所能供给条件的实践基础,不同类型产业园区的概念之成型,得益于在各国不同发展阶段兴起的区域及产业发展理论,如增长极理论之于出口加工区,可持续发展理论之于生态产业园区,创新集群理论之于科技园区,创业生态系统之于创新区等。文章选择性地阐述了影响产业园区发展的主要理论,这些理论一方面较为清晰地解释了不同产业园区的发展原理;另一方面也为产业园区在不同国家和地区的实践推广提供了相对规范的思路,有助于把握今后国际产业园区相关理论与实践的发展方向。

就现阶段产业园区关联理论及产业园区实践的发展进程而言,二者亦都有着各自的发展趋势和前景。前者表现为不同理论相互之间的逻辑关系尚未建立,因此需要在跟进指导或启示不同类型产业园区发展实践的同时,逐步建立系统化的理论研究体系。后者则因其内涵的时空变迁而表现出两大走向:其一是传统产业园区被赋予新的内涵,使得传统与现代产业园区及其内部子类之间的界线在具体实践中趋于模糊;其二是新理念、新技术、新媒介、新要素以及运行机制和管理体制的创新都在改变着以往的产业园区内涵,乃至孕育着新的产业园区类型。

我国数不清的多种多样的产业园区从国家到地方的经济发展、从吸引外资到对外投资中都起着重要的作用。当下,在沿海发达省份,原有的以出口加工为主的产业园区正在从依赖外资走向内外资并重或以内资为主,从依靠承接跨国公司外包业务走向自主创新,从单纯加工制造走向发展生产性服务,从污染严重走到清洁生产和绿色发展。各种当代新技术、新业态层出不穷,加速器和孵化器等创客空间涌现出来,促进了国内市场的发育和创新、创业的发展,甚至吸引了国外创新和创业者进入园区。由此可见,我国改革开放初期的类似上述传统产业园区类型的大量园区已经向科技园、生态工业园和创新区过渡;原有的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也正在迅速培育着创新集群,注重产学研合作和企业网络构建的制度创新。在部分欠发达省份,新的产业园区还在兴建,但应当抱有相当谨慎的态度,并确认其目标是现实的,避免将园区定位在尚不具备基础设施的极度落后或偏远的地区。这种新园区在设立之初,可能不得不从传统类型的园区开始发展,但需要有明确的长期愿景,而不能功利主义地将增加经济收益作为唯一的短期目标。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