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贾冰:情与义中挖掘喜剧正能量

环球旅游周刊
04-17 14:24
+关注

两周之前刚刚落下帷幕的《欢乐喜剧人》舞台上,贾冰成为了最大的“黑马”,几乎每场成绩都是前两名,他一路所向披靡,最终夺得了节目的总冠军。观众们亲切地叫他“搞笑萌叔”,更有人称他是下一个“喜剧之王”。得此称号,也许这不仅仅是因为贾冰曾在《笑傲江湖》和2018年春晚中的不俗表现,更因为他的喜剧表演已经形成了自己独特的风格,丰富的“包袱”加上深刻的立意,总能让观众在开心过后留下思考。贾冰说:“我的团队和我想做新时代的小品,绝不仅仅只为搞笑。做喜剧要有喜剧的担当。”

“我是当兵的东北人”

《欢乐喜剧人》中贾冰团队的娄辰导演用“十分有人格魅力”来形容贾冰,贾冰听了只是笑笑,谦虚道:“我哪里有人格魅力,我就是能‘忽悠’。”总决赛中,他用一段搞笑又感人的芳华故事,纪念自己当兵时在文工团的美好岁月。贾冰觉得,东北人身上特有的乐观天性和自己当兵的经历,是构成自己“人格魅力”的主要因素。

展开剩余89%

1980年生人的贾冰已经从艺18年,是一名国家一级演员。“我其实是初中学历。”贾冰坦诚地说道,“我的父母都是老师,家里虽然谈不上大富大贵,但是也是‘双职工’家庭。父母为人很好,同事和学生对他们都非常尊重。在我的印象中,父母总是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就是可惜我这个儿子不争气。”贾冰说,自己学习不好,中考三科总共考了120多分,语文就占了110多,数学和外语完全不会。偏偏“别人家的孩子”都个顶个儿的争气,自己不希望父母抬不起头,所以他决定去当兵。“当兵离开家的那天我对我妈说,妈你放心,不闯出一片天我就不回来。”

1997年,贾冰走入了新兵连。“人生中对我最重要的两个3个月,一个是新兵连的3个月,一个是参加《欢乐喜剧人》的3个月。一个决定了我的命运,一个成就了我的命运。”贾冰说。虽然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心气,但极高的训练强度还是让他泄了气。“我只记得每天都是往一个山头冲啊……下!冲啊……下!还要跑很多个5公里。当时,我们都盼望着有机会能摸到枪,终于摸到枪之后,我们只练习瞄靶,让我回想起在家犯错之后我妈惩罚我跪在地上,双手举起来的感觉。”贾冰幽默地回忆道。

“后来,我就想动点小聪明。”贾冰和家里的亲戚学写过美术字,现在流行的各种阴影字,当时贾冰就玩得转。“于是有一天我就故意‘炫’我的美术字,恰好被领导看到了,于是我就被安排在中队出了一期黑板报。”贾冰形容这次板报自己“老认真了”,功夫不负有心人,这次板报果然成了新兵中队最漂亮的黑板报。有了这个技能,贾冰又有机会去营部出版报。“恰逢有一次文工团要来慰问新兵搞联欢会,我也想去报名参加表演节目。当时,我决定要去唱一首《小白杨》。”那一次,本来自信满满的贾冰遇到了一个也要表演节目的老乡,“他排在我之前,用专业美声唱了一首《小白杨》,于是我马上跟宣传部长说,我想换个节目明天再来。”部长同意之后,贾冰用一天时间突击写了一个小品剧本,拉上新兵连的副班长一起研究了一整天,在第二天的节目审查中顺利通过。“文工团和新兵一起联欢的时候,我们的节目取得了非常好的反响,我在部队里一下就火了。当时,文工团团长来找我希望我加入文工团,我就答应了。”

加入了文工团的贾冰如鱼得水,曾经代表南京军区参加全军文艺汇演的他,共出演了3个节目,这3个节目分别获得全军一、二、三等奖。当兵8年期间,他共获得过4个三等功1个二等功,以及数年优秀班长。到了退伍时,贾冰已经是一个二级士官了。

在35岁提前完成目标

对于自己今天的成就,贾冰大大咧咧地说自己只是“命好”。然而,人们都知道这是长时间的沉淀与积累,更是付出了数倍努力才得来的成绩。

退伍之后,贾冰通过外省人才引进,来到了浙江曲艺杂技总团。他会给自己制定一个个的“5年计划”:“我给自己安排了一个到55岁时需要达成的目标:成为国家一级演员、拿一个我所从事行业业内的最高奖项、在单位里能够成为一名处级干部。”结果在35岁时,贾冰就提前完成了这些目标,这样一来,他却又有了一些苦恼。

“我总是觉得自己德不配位,刚刚进团的时候,突然同事们要到我的办公室里向我汇报工作、让我签文件,是很不适应的。人的变化往往就在一瞬间,那些比我年长一二十岁的前辈叫我领导,让我觉得有些别扭。但是在另一方面,我开始正视我自己,既然我是一名演员出身,我就想在演员这个行业做出一点名堂来。”于是,提前完成了目标的贾冰决定要“自己给自己干”。2016年下半年,贾冰参加了第三季《笑傲江湖》节目,并在2017年4月决定辞职。 后来,贾冰又出现在《笑声传奇》的舞台上并获得了第一季的总冠军。

与贾冰相识于《笑傲江湖》节目的娄辰说,“我认为从事喜剧这一行,不会有短时期突然‘蹿红’的,只要是有一定知名度的喜剧人,都是有一定的前期积淀,他们都是自己演了很多年、碰到机会、然后成功,这才是顺理成章的。喜剧这个行业讲究的是分寸和节奏,不是谁都能把握,只有通过累积才能知道观众想要的是什么。” 娄辰说,贾冰给自己看过他曾经编写小品的剧本,“就算在团里当领导,贾冰也是要自己出作品的。很多作品的编剧、导演和演员3栏都写着贾冰自己的名字,这样的演员被观众认可,他成功是有道理的。”

今年的央视春晚,贾冰与蔡明、潘长江合作了小品《学车》,他扮演的“教练”蠢萌可爱,一度被网友做成表情包在网络流传。回忆起当时的情形,贾冰仍然心有余悸:“太紧张了,从来没这么紧张过。上台前还不觉得紧张,然而主持人报完幕之后,我紧张得腿都在发抖。”筹备春晚期间,也是贾冰“过度劳累”的一段时间,一边参加两个春晚小品的审核,一边准备《欢乐喜剧人》的节目,他每天只能睡三四个小时。

“春晚作品的台词改了24稿,蔡明和潘长江老师非常敬业,台词都要精确到字,白天的彩排结束,我会继续加入团队的创作中,每天都是浓茶一杯,强打精神。” 贾冰回忆道。而娄辰也非常有感触,他说:“很多喜剧的制作主要依赖于编创团队,前期什么都要准备好,然后再叫演员来演。但是贾冰不一样,即便是在非常劳累的情况下,他还是会和我们一起交流、碰撞、思考该怎么抖包袱,一直和编创团队在一起。”

喜剧人让喜剧有力量

“喜剧人和喜剧演员是两个概念,喜剧人把喜剧当成了生命去维护,而喜剧演员只是一个职业,他所要做的只是维护这个职业从而维持生活。”而贾冰把自己定义为“喜剧人”。

在《欢乐喜剧人》中,从专车司机、农民工到乡村教师,再到外卖小哥……在娄辰导演和团队其他成员的合作之下,贾冰在小品中扮演了各式各样的“小人物”。在所有的作品中,贾冰最满意《送外卖》和《爱的专车》。

“外卖小哥的作品来源于大家磨合剧本期间的真人真事,我们人多,就点了很多外卖。等外卖送来的时候,看见小哥拎着好多打包的饭盒,累得够呛。”贾冰和外卖小哥聊了起来,“跟他一聊,就把他聊哭了,我问他最想要的是什么,他说,很简单,其实就是一句辛苦了,当然再给个好评就更好了,倒不是因为能奖励他们多少钱,而是一种肯定和荣誉。”后来,贾冰把这个外卖小哥请到了《欢乐喜剧人》的舞台,让他感到骄傲的是,该节目播出之后,某外卖平台的好评量激增。

《爱的专车》也是贾冰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作品,一名开专车的父亲20多年来一直没有放弃寻找自己走失的女儿,开专车期间为上万名乘客讲述同一个故事。“这个作品的初衷很简单,就是想让那些从事拐卖儿童非法活动的人看看,孩子的父母有多么着急,希望他们能良心发现。”令人感到欣慰的是,贾冰的微博前不久转发了一条消息,《爱的专车》故事原型的专车司机成功找到了24年前走失的女儿。

“有人觉得做喜剧只要把欢乐传递给大家就行了,但我觉得欢乐也是有价值观的。我希望作品能传达出正能量,引起一些共鸣,我想要为我所看到的这些人发声,这才应该是文艺作品应该有的重量。小品不一定要煽情,我们的作品到了舞台上一定要有内涵和意义,要有担当,有文艺作品的力量。”贾冰说,每一个作品成型之前,团队会在一起讨论出一个立意,“前面让观众笑起来,后面让观众沉浸下来有所思考。这几年喜剧节目太多,喜剧也出现了一些新的形式,让大家觉得看着好玩,不过难免有一些审美疲劳。老一辈喜剧大师塑造的都是小人物,我们希望能够‘回归’做回了小品,让大家回想起一年看一次春晚节目的感觉。”

在采访中,贾冰不止一次提到团队的重要性。娄辰告诉记者,“现在团队里的很多演员都是贾冰十几年的老战友,贾冰一招呼,他们一呼百应,第二天所有人都来到了北京。这些‘老大哥’都非常认真,每一期小品需要的演员都不同,有人也许根本排不上戏,但是他们还是跟着我们一起熬夜,敬业又认真。”

《欢乐喜剧人》的冠军只是贾冰的一个起点,他还有更大的目标,“所有和喜剧相关的——电影、电视、脱口秀我都想尝试。拍摄喜剧电影的话,不需要做大成本大投资,把内容做好,无论到了哪个阶段,我始终会坚持做有内容、有意义的作品。”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