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为什么说保非金融企业就是保中国经济的未来!

2015年之后提出的以“三去一降一补”为核心内容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十九大之后,防范金融风险成为三大攻坚战之首,防范金融风险重中之重的任务就是去杠杆。我们有必要对中国的债务和收入结构进行深度对比分析,也借此找出我国财经政策的内在逻辑。

1.负债结构表

1996年-2015年负债情况表:

自1996年以来,中国总体杠杆率(债务/GDP)总体经历可以归纳为“两升一平”,从1996年-2003年的杠杆率从113%上升到174%,2003-2008年杠杆率保持稳定,这个阶段是实体经济发展最好的阶段,但从2008年开始直到2015年总体杠杆率又回到增长模式,从170%增长到249%。

从分部门债务来看,政府部门杠杆率从1996年的23%上升到2003年的39%,此后保持稳定,在2009年突然高速增长,一下子从2008年的41%增长到49%,8个点的增幅在20年内都是最大的(跟政府出台的4万亿刺激政策有关),此后稳步上升到2014年的57.8%,而在2015年被强行压缩到40%(有理由相信债务置换计划起到了作用)。居民部门杠杆率从1996年的3%增长到2003年的18%,保持稳定直到2008年,又增长到2015年的40%。金融部门从1996年的4%一直持续小幅增长到2015年的21%,其中2003-2008年总体稳定。非金融企业从1996年的84%增长到2002年的102,此后一直在100%左右,从2011年开始债务迅猛增长到2015年的131%,其债务稳定期相对更长。

从债务结构来看,政府与居民部门的债务占比小幅扩大而金融机构和非金融企业的债务比率在逐渐缩小。

2.收入结构表

1996年-2015年收入分配表:

总体看,1996年到2014年,国民收入分配的比例从12.8:67.2:20到了15.24:60:24.67;国民可支配收入分配的比例从16.6:69:16.4到了18.85:60.65:20.5。从各部门来看,政府部门在初次分配中的占比一直是持续提高,从1996年的12.8%一直增长到2014年的15.24%,无论总体经济状况如何,总是保持小幅增长模式。然后住户和企业部门以2008年(劳动法出台)为分水岭,2008年之前住户部门的占比持续下降,从1996年的67.2%下降到2008年的57.6,%,而后开始上升到2014年的60%;而企业部门从1996年的20%上升到2008年的28.3%,而后开始下降到24.67%。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