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博鳌后思考,未来的金融将如何破局新中产的财富焦虑

预计阅读9分钟

“我的包袱很重,我的肩膀很痛,我的眼光很高,我的力量很小,我在没有人看见的时候偷偷跌倒”。

二十多年前,台湾歌手郑智化的一首《中产阶级》将这部分外表光鲜人群的实际生活感觉描绘得栩栩如生。

如今,伴随着国内经济的发展,“中产阶层”数量增多,逐渐成为了高频热词,歌曲中所描绘的情景逐渐引起了这些“新中产”人群内心的强烈共鸣。

事实也的确如此,随着中国经济市场的迅速发展,国民投资意识日益觉醒,资产贬值的焦虑一直困扰这逐渐富裕的新中产。作为社会的中坚力量,这个新兴的群体远远不如外表上那么光鲜亮丽,他们没有安全感,会因为个人财富缩水而感到恐慌。

1

外表光鲜的中产们:危机与焦虑却如影相随

位于天津滨海新区的海港城,靠海,离生活设施近,环境美管理好,距天安门也不过两个小时车程,被人誉为〝小欧洲〞,是典型的中产阶层的高档社区。而生活在这里的人也是非常典型的中产阶层,他们过着富裕的生活。

然而这一切都在8月12日一声巨响过后化为尘埃,这座令多少人羡慕的高档社区瞬间便成了惨不忍睹的无人区,曾经衣着光鲜的中产阶层成为无家可归的维权者。

由于意外造成财产损失,和这次天津爆炸事件类似的还有太多,比如地震,比如泥石流,比如动车事故……

刘先生,32岁,已婚,三口之家,孩子5岁,家庭年度税后收入37.7万元。他将家庭税前年总收入约30%的资金全部投入股市和基金,然而今年的大盘下跌使得刘先生损失惨重。

刘先生希望资产平稳增值,回报率要超过定期存款,至少达到6%—8%,理想状态是能达到10%—12%。但是在原先情况下他知道何时买入、何时卖出,这也使得理财方式过激进,本身有理财的意识,有保值增值的需求,却无奈不懂如何将理财风险控制在自己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也不懂如何对投资进行合理分配。

33岁的吴先生,家中有一男孩年龄4岁,家庭年收入40万元,并且准备再要一孩子,目前,已准备2万元子女教育资金,想为孩子未来的教育储备更多的资金。

吴先生家庭目前正处于成长期,随着子女年龄的增长,子女教育费用和生活费用逐渐成为理财重点,孩子的教育被放在了重要的位置。子女学前教育、智力开发、子女上大学期间教育费用和生活费用开支比较大,负担比较重。而且,在孩子教育费用的准备,需要充分考虑到教育费用在未来潜在的增长,这也使得本身收入还算可观的林先生瞬间变得压力巨大。

2

焦虑来源多元化:“新兴中产”的财富该如何守护?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