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团的野望 滴滴要补的课

作者:柳胖胖

来源:一个胖子的世界

这篇可以说是给上一篇《美团的边界,滴滴的危局,以及挑战AT的龙岩双雄》做一点点扩充和补充。

这几天,关于美团打车在上海的市占率是否下降和无锡外卖哪家强的争论也是吸引足了眼球。但和头条一样,大家最后貌似都输给了政府。

不过,所有的讨论应该都基于一个理性的前提:哪怕大家都在说,滴滴口碑恶化业务壁垒不深,或者美团盘子越来越大四面开战,但要知道,双方都是在进入一个对自己来说全新而又复杂的线下领域,最终都需要有一个摸索、试探、积累、成长和爆发的自然过程。

要知道,哪怕三年时间就打到收官的共享单车ofo vs 摩拜之战,在最初的时候,小黄车在北大校园里默默发展了很久,而摩拜在科技园区里也悄悄迭代了数次。在爆炸式的铺量之前,双方实际都修炼内功长达一年以上。

更别说这个自然过程还完全暴露在对手的紧密盯梢之下。因此,业务很多时候会施展不开,动作很多时候会变形。所以,要提现在谁就取代了谁干翻了谁,那是天方夜谭。

在我看来,滴滴肯定不会成为外卖市场的老大,美团也不会成为打车市场的第一,局部的胜利都是一时的胜利。

但是,总体来说,在相互入侵对方业务的过程中,美团打车的准备期要更久一些,而滴滴外卖则属于仓促迎战。美团更主动,基于已有业务更有想象空间,滴滴更被动,无奈被拉入一个以前不想进入的领域。

美团在登录上海前,已经在南京等几个城市试点了将近一年,并调整组织架构专门成立了出行事业部,然后才放出声量说要大举进入北京上海等多个城市,并采取大规模补贴策略。

而滴滴当时在涉足外卖业务总共才8天(4月10日)的时候,就宣称达到了当地的第一,个人认为操之过急。无锡这个城市应该是滴滴经过调研后判断为一个不错的外卖业务切入点,兴许本来还有留给滴滴修炼内功的时间,但现在上来就遭到了美团和饿了么的重视和夹击。

(我找不到更高清的图了!)

一、美团的野望与挑战

边界的扩张要注意三件事:场景、timing和顺序。

我在上一篇文章提到:“美团的边界应该是供给和履约在线下,提供以location为中心的服务。而王兴的战略思维能力(或者叫不务正业的能力)有目共睹,他不像饿了么那样以外卖平台来定义自己,也不像滴滴那样以出行平台来束缚自己,他会认为,所有供给和履约在线下的以location为基础的服务,或者叫虚拟服务(相对B1的实物电商),美团理论上都可以做。”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