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世间草木的签名:石榴花开红似火

当武汉四月的气温冷热交替,一番混战之后,这几日的温度便蹭蹭蹭的开始向30℃冒进。好在这样的天气还是在春天的领地控制范围之内,阳光温暖,微风不燥。这日吃完午饭,在院子里溜达,突然就发现那数棵石榴树嫩绿的枝叶间已经隐约露出了小小浆果球形包裹的艳丽红色花朵。看来,石榴花就要开了……

之前工作的办公室窗外,正好栽种着一排石榴树,每当石榴花开的时候,透过玻璃,便看到一派榴花盛开鲜红似火,繁茂又烂漫、温暖又热烈的生动场景,那朵朵花儿别别致致,开得无比尽兴的小模样,一缀一缀闪耀在枝头,仿佛透露着无限的热情和生机。那时坐在办公室的我,只是看着,便有一种古人诗词中“石榴开遍透帘明”的诗意,内心是一片明媚安宁。

看过、拍过、喜欢过世间众多的花儿,可偏偏就是这石榴花,那端庄艳丽近乎夺目的橙红,让人过目不忘。心想着:这花儿的颜色,当真是不比寻常,看一眼,便觉明艳耀眼生辉,而无半点颓败憔悴之感。任凭风吹雨打日晒,那种色彩无法掩映。

石榴花开的时候,那是燃遍整个武汉四分之一季节的美。清代李渔在《闲情偶寄》中写道:“花之最能持久,愈开愈胜者,山茶,石榴是也。”宋代欧阳修诗云:“榴花照影窥鸾鉴,只恐芳容减”。榴花虽无牡丹之国色,桃花之妖娆,杏李之淡泊,梅兰之高洁,但是确是古人无比钟爱的花草之一。此前我一直不明白古人为什么将女人的裙子称之为“石榴裙”?为什么不叫“芙蓉裙”“海棠裙”“牡丹裙”“蔷薇裙”……这些花儿不是也挺美的么?后来才知,石榴花不仅是赏心悦目,古时的女子常常从石榴花朵提取颜料,捣成红汁,用来染红裙子,加之石榴前端的花瓣与裙摆十分神似,于是便将红裙称之为“石榴裙”。正可谓是:“石榴花发街亦焚,蟠枝屈朵皆崩云。前门万户买不尽,剩将女儿染红裙”!

石榴花如今已是常见,但在春意阑珊之际,人间四月芳菲将尽,最清淡寡味之时节,在那万物尽显色泽浓绿之中,开出最夺目的红,而且还是儿女家最喜欢的石榴裙的颜色,这独特的风格和灵性,怕是我爱极了她的缘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