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买了一张毕业旅行车票,车上装了一个国家的湖光山色

我的火车情节,始于小学一年级。

那时父母在湖北工作,我在上海念书。一到寒暑假,上海的亲戚们就把我送上绿皮火车,交给车上事先打点好的列车员,哐当哐当26小时,再移交到小城站台上翘首以盼的爹妈手里。

在最初的年代,我只能呆在压缩罐头一样的硬座车厢,躲在乘务员室里以免被外头的大人腿挤成糊糊。脏兮兮划满灰尘的车窗对小小的我来说却像个宽荧幕,无广告不间断的演着不停重复、却又不能倒带的风光节目。

后来我长个儿了,睡不下乘务员的小办公椅了,家人就给我升级成卧铺,舒舒服服的睡,安安心心的看外头的风景。一个10来岁的小女孩,孤身一人坐26小时的火车,在那年头还是挺稀奇的。大人们会来问这问那,我也很乐于跟那些帅气的放假回乡大学生聊天,好像他们并不嫌弃我幼稚的崇拜一样。

再后来,父母单位里在上海“留学”的孩子越来越多,大家就商量好了买同一车厢的票,然后把三五个孩子一起送上车,挥手。现在想来,这大概是我结伴旅行瘾的开端吧。窗外的风景和嘻嘻哈哈的内容都不记得了,但是每个孩子一上车就从各自的包裹饭盒里掏出牛肉干、炸黄鳝、油爆虾、苹果、香蕉、山楂球......还有各种糖果和那年头最新潮的小零食来车厢野餐的一幕,一直美滋滋的刻在心里。

没有家长押镖,一群小孩在火车上享受完全自治,坐在下铺打牌,挤在中铺聊天,爬到上铺睡觉,再加上那些美味的干粮,是当年的集体火车旅行比今天的飞机和邮轮更让我着迷的关键元素。现在想来,这些年复一年的火车旅行,也是我的父母,送给我最无心、也最有趣的童年礼物。

今年暑假的这场火车旅行,是我送给豆小哥的幼年礼物。

借着豆小哥的幌子,豆果家其实每年都有一场年度旅行。3岁日本,4岁肯尼亚,5岁留尼汪,6岁塔斯马尼亚,马上7岁了——毕业旅行,上小学前的最后一场极致撒欢,该选择哪里?

南极之外,豆小哥未涉足的大陆还有欧洲和南美。正在转着地球仪苦找方向,瑞士国家旅游局和交通局递来了橄榄枝:为什么不在阿尔卑斯山间来一场美轮美奂的火车之旅呢?

Wow!我怎么就没想到?!

瑞士是欧洲的天堂。

仅仅4万平方公里的疆域内,散落着1400多个湖泊,140条冰川,阿尔卑斯山脉横穿全境。典型的内陆国家,却美得棱角分明又秀丽水灵。

而天堂里最浪漫的交通工具,一定是火车。

如果美国是“车轮上国家”,那么瑞士,就是名副其实“铁轨上的国家”。

由于瑞士的国土大部分都是山地,在汽车的爬坡功能还未完善的工业革命时代,火车就成为这个平面疆域不太广,垂直立体度却特别高的小国,最被大力发展的交通工具。100年之后,瑞士人把他们的严谨、细致、妥帖,和这个国家天籁般的风景都集成到了这种交通工具上,让火车旅行,延续成了瑞士最有风格,也最令人难以抗拒的诱惑。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