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踩线”脱贫有返贫风险怎么办?四川多地有这些新做法!

川报观察
04-17 12:17
+关注

“踩线”脱贫,面临返贫风险怎么办?

根据脱贫攻坚不同时期,四川各地创新举措,实事求是巩固脱贫成果!

4月3日午后,达州市通川区气温直逼30℃。茂林修竹间,蝉鸣声此起彼伏。吃过午饭,檬双乡尚寺村村民冯子国老两口去院坝里走动。

7年前,高血压后遗症导致冯子国半身偏瘫,行动只能靠人搀扶。而老伴童贤秀去年又查出胃癌,本已脱贫的一家人,一度笼罩在返贫阴影下。

今年春节前,冯子国领到3000元,那是通川区发放的防返贫基金。童贤秀算了一下,正好可以弥补自己生病不能种地带来的损失,“心里有了底,不担心再成贫困户了。”

部分贫困户“踩线”脱贫,因病、因灾返贫概率大

冯子国一家7口人,全靠大儿子冯远军外出务工和童贤秀在家种地过活。去年7月,童贤秀查出患有胃癌。

“人都懵了”,童贤秀指着已经废弃的猪圈告诉川报观察记者,猪圈当年都是自己垒起来的,最多时她养了四五头肥猪,喂猪、种地、照顾老伴,家里的活她样样不落。

得病后,童贤秀的生活改变了。每个月固定去做一次化疗,重活没法再干,只能种点红苕、蒜苗等,养了几只鸡。年底验收算账时,把大儿子打工收入、老两口低保、残疾人补贴,以及卖鸡等收入全算上,全家勉强脱贫,人均收入4346元。

展开剩余80%

然而,今年春节前,由于颅腔内血压过高压坏了视网膜神经,冯子国彻底失明了。

丈夫偏瘫又眼盲,家里还有两个孙子上学。全家收入也仅仅是冯远军每月打工的两千多元,刚摘“穷帽”的一家人随时可能返贫。

在通川区罗江镇太河村,村民罗军一家本来在2015年就已脱贫,2017年2月,妻子生了一个儿子。一家人准备开始新生活时,儿子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心脏病。过去一年,罗军带着儿子四处求医,年底时在重庆做了手术,一共花了20多万元。

罗军母亲有轻微精神病,妻子为了照顾孩子没有外出务工,家里还有一个正在读小学的女儿,全家人只靠罗军当厨师的收入。2017年,全家人均收入2700元,低于3300元的国家扶贫标准。

四川农业大学西南减贫和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蓝红星认为,有些贫困户虽然脱贫了,但是刚刚超过标准线一点,属于“踩线”脱贫,“这些人返贫风险最大,需要予以高度关注,及早行动。”

防返贫基金,及时确保贫困家庭收入在国家标准以上

今年春节前,冯子国和罗军分别领到3000元,那是通川区发放的防返贫基金。

罗军用这笔钱给出院的儿子买了一辆学步车,剩下的则交给妻子妥善保管,“外面还欠着10多万元外债,每一分都得计较着花。”

对于冯子国一家来说,3000元堪比“巨款”。冯子国夫妇俩每人每月都有260元的低保,这3000元几乎相当于多出一个人的低保。童贤秀算过一笔账,自己每月看病的钱大部分可以报销,孙子念书也不需要花多少钱,3000元的防返贫基金正好可以弥补自己生病不能种地带来的损失。

“调研发现,通川区已脱贫群众返贫案例中,百分之八九十都是因病、因灾。”通川区扶贫移民局副局长张光勇介绍,防返贫基金是政府主导、社会参与的公益性、救助性专项基金,用于已脱贫建档立卡贫困户或非贫困户因灾、因病、因突发事故导致返贫的救助,确保全面脱贫不返贫。

具体而言,就是根据当年国家扶贫标准,结合贫困家庭当年收支情况,按照补差原则,对该户进行适当补助。以罗军家为例,2017年人均家庭年收入2700元,与国家3300元的差距有600元。他家共5口人,所以通川区为其发放了共计3000元的防返贫基金。

张光勇表示,防返贫基金申请对象必须满足以下几个条件:通川区农业户籍人口,已脱贫的建档立卡贫困户或非贫困户,因病、因灾、因突发事故等导致家庭人均年收入低于当年国家扶贫标准。申请者先提交个人申请,经村、乡镇、区扶贫移民局审定后,再发放资金。

基金主要来源于财政投入、社会捐赠和其他合规资金及基金收益,规模一般不低于100万元。当低于100万元时,区财政将启动补充机制,及时对基金进行补充。据了解,基金设立以来,共救助31户贫困群众,救助金额6.3万元。

如果只是按照国家脱贫标准补齐差额的话,是否显得有些简单粗暴,成为“算账脱贫”?

对此,张光勇解释,这只是应对因病、因灾返贫的第一步,相当于打基础,发放防返贫基金的同时,通川仍会通过其他政策手段对脱贫群众进行帮扶,确保其真正稳定脱贫。

在蓝红星看来,通川等区县作为2017年计划摘帽县,适时出台防止返贫相关帮扶政策非常关键,“当地大部分人口已经脱贫,那么防止返贫就变得迫在眉睫。根据脱贫攻坚不同时期创新举措,这样的做法实事求是。”

新闻多一点

四川各地创新举措巩固脱贫成果

随着四川省脱贫攻坚进程不断推进,如何巩固已“摘帽”群众的脱贫成果,正成为从基层到省上都要考量的问题。

绵阳市北川县《农户临界贫困预警处置办法》

建立起以乡镇为主体、村组为单元的网格化农户临界贫困监测体系,及时掌握农户家庭出现的突发性困难和问题,建立重点农户预警监测台账,实行动态管理。

“因病因灾导致负债2万元或者年人均纯收入在3300元到3500元之间的,我们将其定位临界贫困预警触发标准。”北川县扶贫开发局局长韩国军介绍,该县各村确定了一名贫困预警处置专员,初步研判触发预警农户返贫情况,然后再报乡镇联席会议综合评估研判、评估后纳入预警处置范围。

巴中市巴州区选择构筑医疗防返贫“防线”

针对经基本医疗保险、大病商业保险报销后,个人负担费用仍然较高的贫困患者,视其情况每户每年给予500元到5000元卫生救助资金。目前已救助特困患者1842名,发放救助金206万元。

稳定脱贫方面,省级层面也有诸多举措

省扶贫移民局负责人介绍,四川已明确脱贫攻坚期内除住房建设等一次性政策外,对已脱贫对象继续给予适当支持,脱贫不脱帮扶、不脱政策、不脱项目;

同时健全稳定脱贫长效机制,让贫困户在产业发展链上实现稳定增收脱贫;

对照脱贫退出标准,每年定期开展“回头看”,全面查找存在的问题和不足,让脱贫成果经得起历史检验。

蓝红星认为,防止返贫方面,还应该注重借助社会的力量,构建长效化外部帮扶体系。“充分发挥非政府、公益性组织在扶贫工作中的作用,也可以考虑给参与扶贫的企业一些政策优惠、税收减免等,让企业更有动力参加到预防返贫的机制中来。”

川报观察记者 侯冲

编辑:黄颖

校对:马艳琳

审核:曾东平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