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高净值人群的海外生活是这样的

琥珀金融帮
04-17 12:12
+关注

这是《中国经营报》为您分享的第621篇原创文章;我们只发有态度,有干货的原创。

开篇语

近年来,高净值人士引起了外界广泛关注。其实,走近“高净值人群”,他们的海外生活是为了这些……

什么是“高净值人群”?

“高净值人群”是指个人可投资资产达到600万人民币以上、已经通过经济发展实现原始财富积累、成为率先享受到全球化红利的代表群体。

一份由宜信财富联合市场调研机构慧辰咨询历时三个月对中国“高净值人群”展开的问卷调查结果——《中国高净值人群海外生活白皮书》(以下简称“白皮书”)显示率先进行新投资的高净值人群在生活、投资/置业、教育等方面均拥有国际化视野,且具有较强的传承理念。

展开剩余87%

虽然海外发展是高净值人群拓宽视野和提升能力的重要途径,但是与单纯的移民相比,他们在实现身份、教育国际化的同时,生活、财富的重心仍在国内,这也展现出国人对中国政治、经济环境的强大信心。

“高净值人群”在哪里?

制造业、金融业、贸易零售业是《白皮书》受访者所从事行业前三位,总占比超过一半。值得一提的是, 互联网行业从业者比前几年蓬勃发展的房地产行业占比更高,显示出了良好前景。这也体现出中国在深化改革转变产业结构的过程中,新兴的技术、服务型行业影响力逐渐提升。

从受访者所在单位性质来看,民营企业占比 51.5%,展现出了民营经济的不断崛起,个体(包括自由职业、创业起步等)占比 17.8%,两项数据远远高于外资企业不到 10% 的比例,印证了近年来国内对内资企业的扶植和良好创业政策带来的正面影响。调研结果也显示出被访者的高职位,企业主、高管、合伙人职位的受访者占到七成以上,而10.4% 的普通职员中近六成主要收入来源是依靠置业和继承等非工资收入。

从《白皮书》中可以了解到,受访者在年龄分布上,30-59 岁之间占到近九成, 其中年龄在“40-49 岁”区间的受访者达到 40.6%,这一年龄段的人群正处在个人能力及事业的高峰时期,他们更积极地享受全球化带来的市场和资源配置红利,成为高净值人群的中坚力量。

拥有本科及以上学历的占82.7%,其中本科学历占比55.9%,硕士及以上学历有26.8%的比例。大专及以下学历相对较少,其中85.3%集中在40岁及以上年龄人群。可以说,高学历是“高净值人群”的一大标签。

那么这些高学历的高净值人群的选择海外生活与投资究竟“所图为何”?

“一切为了孩子”

《白皮书》中受访者表示选择海外生活最主要的原因是教育学习,在调查中这一原因占比近八成,这一点在子女留学需求上表现更为明显。此外,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以及医疗水平等也是他们考虑的重要因素之一。调查报告中,高净值人士选择海外生活的主要关注点在于教育资源及总体生活环境的提升 ,所以孩子的教育学习是他们海外生活首当其冲的原因。

正如中国老一辈所说“一切为了孩子”,六成以上的受访高净值人群进行海外生活以后感受到最大的变化就是子女教育的提升,正如上文中所提到,这也是他们选择海外生活的重要原因。但“也不仅仅只为了孩子”,受访者认为国际化生活带来的视野拓展、自由度以及语言能力的提升,也给他们的生活质量带来了一定的提升。

不仅仅止于生活方面,在投资领域,《白皮书》中显示高净值人士进行资产海外配置中子女教育投资占比高达63.2%稳居第一。展示了高净值人群对子女教育的看重。受访高净值人群仍然最倾向于让子女在大学本科以及研究生阶段进行留学,比例均超过 90%。据教育部数据,2016年我国留学生从学历层次上看,七成以上攻读本科以上学历,其中硕博研究生占比 35.5%;从世界范围内来看,高等教育阶段能够选择的数量更多,从学术排名等指标来看,海外高等资源相比国内更加丰富。 需要注意到,有接近一半的受访者家庭选择从小学阶段让孩子到海外留学,高中阶段有意愿送子女进行留学的比例达到 73.2%,与目前呈现出的留学低龄化现象相一致。 正如北京近些年大热的贵族中学伊顿公学、哈罗公学等等。

“为了不做一个篮子的鸡蛋”

高净值人士进行海外投资除了为了子女教育,分散风险和财富保值、增值也是其中的重要目的。由于世界不同区域经济和主要投资市场间存在着此消彼长的关系,因此部分高净值人士不想让资产成为只放在“一个篮子里的鸡蛋”。普遍希望通过海外投资等跨区域的多元化配置,达到一定分散、对冲风险的目的。

调查结果显示,高净值人群的投资趋向于多元化。固定收益和地产项目是高净值人群最为偏好投资领域,保险和基金也较为偏好。相对来说,投资偏好与实际进行投资较为一致的为基金、股票和 VC/PE,在三个领域受访者偏好即会实际投资。对于偏好多但实际投资相对少的领域,比如固定收益类占整体海外投资已达到最高比例,达到偏好比例较难;房地产投资则受当地政策经济环境变化影响,个人投资需要寻求专业机构意见进行配置,存在逐步建立信任度的过程;信托业务则由于国内信托公司国际业务开展仍处于起步阶段,而国际信托业务较成熟的国家也只有英国、美国、日本等少数国家,调研结果印证了实际操作中二者的实际配置比例较期望值明显偏低。

总的来说,高净值群体对子女教育、与财富管理的需求日益增长,对后代的教育方面的重视逐渐超过了对资产增值的关注。面对高净值人士的物质精神方面更深层次的需求,财富管理机构只有善于运用海外调研结果的数据,不断提高专业化水平,才能促进行业稳步跟进经济全球化大背景下的时代发展。

【版权说明】

本文为原创内容

作者:《中国经营报》 郑瑜

如欲转载请联系我们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