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仙居风物略记:樱(音安)珠

樱桃处处有之,其实深红色者谓之硃樱;正黄明者,谓之蜡樱;极大者,若弹丸,核细而厚肉。味甘,主调中,益脾气,令人好颜色。

——《三才图会》

文/落日楼主图/网络

樱珠是仙居四月间的一种水果。据《光绪仙居县志》载“樱桃,即含桃也。俗呼樱珠,以其实如珠也。”其实,樱珠只是樱桃中的一种,在古代它还有多个别称,有叫朱樱的,有叫含桃的,也有称硃樱的。如明代的《三才图会》便曾记录有“樱桃处处有之,其实深红色者谓之硃樱;正黄明者,谓之蜡樱;极大者,若弹丸,核细而厚肉”。由此可知,明代时樱桃曾有三种,深红如小如丹砂者,谓之硃樱;正黄透明的,谓之蜡樱;大如弹丸的,也就是我们现在说的樱桃,而仙居所植当属于樱桃中的硃樱和蜡樱。

樱珠是樱桃中较为古老的品种。在先秦时期,樱珠被称作含桃。《礼记·月令》中记载有:“是月(仲夏之月)也,天子乃以雏尝黍,羞以含桃先荐寝庙”,依据郑玄的注释,月令中的含桃即樱桃;《淮南子·时则训》中则有“羞以含桃”,高诱注释称“含桃,莺所含食,故言含桃。”至宋 洪迈《夷坚三志己·吴女盈盈》时,有:“﹝王山﹞作长歌答之曰:'……莺啄含桃未咽时,便会吟诗风动竹”。由此可见,樱珠是樱桃中果形较小的品种,其因莺所含食而得名。

两汉之后樱珠又被称作朱樱。如晋代左思《蜀都赋》中有“朱樱春熟,素柰夏成”;唐张籍《杂歌谣辞·吴楚歌》:“今朝社日停针线,起向朱樱树下行”; 明李时珍《本草纲目·果二·樱桃》引苏颂之言称“其实熟时深红者,谓之朱樱”。以朱樱名者,朱,红色也,盖因樱珠成熟时呈深红色,故称。同时,樱珠也因为其果熟时色泽红润,而开始常为文人用作形容美人之口。如明冯惟敏《水仙子带折桂令·肩儿》套曲有“唇启朱樱,脸印红霞”之句;清代蒲松龄《聊斋志异·鲁公女》有“俄闻喉中咯咯有声,忽见朱樱乍启,坠痰块如冰。扶移榻上,渐复吟呻”之描述;又《再生缘》第十四回“叠叠春风生碧柳,盈盈笑晕绽朱樱”,美人朱樱,也就是我们常说的樱桃小嘴。

仙居何时开始种植樱珠已不可考。按照唐代张籍《杂歌谣辞·吴楚歌》中的诗句,似乎早在唐代时,樱珠已经在包括仙居在内的吴楚一带广泛种植。不过,仙居早些年的樱珠种植多在房前屋后或菜园角落,品种多以《三才图会》中所说的“蜡樱”为主,成熟时果形细小,色泽淡黄略带琥珀色。近年来,因为产业化发展,果色深红的硃樱开始大规模种植,“蜡樱”已经不太多见。此外,樱珠在春日里先花后叶,花色粉红或纯白,花讯时缤纷烂漫,时至今日仍有许多人将其当做杏花。杏花其实是杏梅之花,在仙居已不大种植,而由此亦可知,樱珠在仙居的种植历史悠久,以至于人们误将其花视作了杏花。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