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艾问陈磊:迅雷这半年是在搞技术还是在讲故事?

“还用户一个想要的迅雷”。——陈磊

QQ、迅雷、金山毒霸,21世纪初的三大电脑装机必备软件,如今已是命运各异。QQ有微信这个兄弟一起打江山,金山毒霸成了雷军简历上的一个匆匆过客,而迅雷,我们该如何定义它?

2003年,迅雷诞生于网际快车掌掌控着80%下载市场的时代;

2006年,迅雷覆盖用户数超过1.1亿,掌控超过50%的市场份额,下载领域正式进入“迅雷时代”;

2014年4月,迅雷完成3.1亿美元的融资,于两月后在美国纳期纳克成功上市;

2017年10月,迅雷发布玩客云,一脚踢开区块链的大门,再战风口。

从“下载巨人”到“区块链门徒”,有人说迅雷在搞技术,也有人说迅雷是在讲故事。

营收暴增的迅雷,却是连年巨亏? “我有一个好消息,还有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个?”电视剧中最烂俗的场景,却再适合迅雷不过了。

根据迅雷最新披露的2017财年业绩,全年总营收同比增长43.2%、四季度总营收同比增长128.5%,最让人不可思议的是,去年四季度的云计算收入同比增长 517.2%。

迅雷CEO陈磊表示,随着云计算业务在2017年第四季度的快速增长,公司第四季度的收入再超预期值。对于2018年,首要任务是不断扩大市场份额,并提高净利润。”

然而,营收绚烂的增长背后,净利润却惨不忍睹。自2008年以来,迅雷就一直的游走在盈亏平衡或大幅亏损的边缘。2017财年,净亏损更是高达4420万美元,上年同期净亏损为3080万美元。

陈磊的解释是迅雷一直在转型,2011年迅雷做应用商店,2013年做移动搜索,2014年做共享计算,2015年做直播,2016年做VR,2017年上半年做人工智能,但始终不算成功。

这期间,由于没有稳定的净利润,迅雷不得不选择远赴美国纳斯达克IPO。但正如陈磊说的那样,频繁的变换赛道一直在拖累着迅雷,在大多数投资人眼中,迅雷依然只是十年前的那个“下载工具”而已。迅雷的股价也从12美元/股的上市发行价,一路走低至2017年7月的3.18美元/股。

然而,故事的转折就从去年7月开始了。

陈磊掌权,迅雷转身区块链? 2017年7月,陈磊正式出任迅雷集团CEO,新官上任,第一把火就烧给了共享计算战略。

陈磊自2014年加入迅雷任CTO之初,就一直负责云计算业务。所以,当大权在握之后,他便迅速将云计算上升为公司的第一战略。这也就是为何迅雷的云计算营收在去年下半年大幅增长。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