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个跨省执法的“大案”造就一款中国“神酒”?

巨丰财经
04-17 11:29
+关注

事件回顾:

广州医生谭秦东是去年12月19日向互联网上传《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一文的,鸿茅药酒很快报案,今年1月10日凉城县公安人员将其在其自家小区楼下抓捕并带往内蒙古羁押调查。于是乎,中国神酒“鸿毛药酒”瞬间走红。

这“酒”到底是什么酒?

鸿茅药酒是药品,既不是酒,也不是保健品。它有国药准字Z15020795的批准文号,在说明书上也明确标注了主治功能、禁忌事项等。鸿茅药酒一共67味药材,将近40味药材也是蒙医常用的药材,这40味药材很多是药食同源。

根据新康界健康产业数据源平台的统计数据,2014年药品零售市场OTC药品排名中,鸿茅药酒排名第8。据公开报道,2016年鸿茅药酒零售药店终端(包括实体药店与网上药店)销售额16.3亿元,同期增长39%,在中成药市场仅次于东阿阿胶。

鸿茅药酒主体公司名为“内蒙古鸿茅药业股份有限公司”,2017年8月,公司名称变更为“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鸿茅国药)。证监会内蒙古自治区监管局官网曾披露该公司的辅导备案信息。资料显示,鸿茅药酒董事长鲍洪升是黄金家族的嫡传后裔,成吉思汗的第19代子孙。鲍姓,是孛儿只斤氏的后世衍生。

展开剩余55%

广告十年违规?

《健康时报》记者通过研究近十年的公告文件,不完全统计的结果显示,鸿茅药酒广告曾被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通报违法,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但是,内蒙古食药监管理局作为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却一路为鸿茅药酒广告“开绿灯”。

2018年3月,内蒙古自治区食药监局曾召开鸿茅药酒广告审评论证会,表示“自2014年以来,自治区局从未接到有关鸿茅药酒违法广告情况的通告、通报,更无采取暂停销售措施的函件。违法广告监测数据也未涉及鸿茅药酒。”

人民日报:是神药还是神广告?

首先要明确,鸿茅药酒是药品,既不是酒,也不是保健品。它有国药准字Z15020795的批准文号,在说明书上也明确标注了主治功能、禁忌事项等。作为一种非处方中成药,鸿茅药酒既不是一无是处的“毒药”,也不是包治百病的保健品。问题在于,一般消费者对此并不熟悉,如果通过广告宣传不断弱化药品属性、强化保健功能,就会模糊药品与保健品的边界,对消费者产生误导,甚至危害公众健康。

国家药监局表示,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药品管理法》及其有关规定,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要求内蒙古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落实属地监管责任,严格药品广告审批,加大监督检查,督促企业落实主体责任。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来源:巨丰财经综合人民日报、每日经济新闻、新京报)

大数据剖析资金动向!获取更多精彩、有料的股市资讯尽在“聚股票”

10-职业与生活平衡/大学生职业生涯规划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