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英国脱欧令欧盟经济自由派群龙无首

英国一直领导推动欧盟经济自由化的努力,随着英国退欧进程的推进,欧盟迫切需要一个新力量来制衡经济重商主义。

随着英国退欧进程的缓慢推进,欧洲其他国家的注意力正转向失去了其最可靠自由市场国家之一的欧盟(EU)的政治动态。多年来,英国——由于其经济实力和经常被低估的公务员能力——一直在领导着一个非正式的经济集团,推动欧盟单一市场内部和对外贸易的自由化。一些成员国——通常包括北欧国家——时不时地依赖英国去说服其他国家。

目前迫切需要一个新力量来制衡经济重商主义。遗憾的是,近年来,欧盟成员国一直在朝着保护主义的方向前进。比如说,它们已经修订了关于反倾销和反补贴关税的法律,给自己在紧急封堵进口方面留出更大余地。传统上在欧盟中持摇摆立场的德国,已更加倾向以法国和意大利为主导的保护主义阵营。

从理论上讲,埃马纽埃尔马克龙(Emmanuel Macron)就任法国总统,以及他的有关放开市场以促进增长的言论,应会让天平再次偏向自由主义阵营。而实际上,马克龙对自由化的承诺往往止步于法国边境。为了给自己的劳动法改革争取一些政治空间,马克龙在跨境问题——包括移民、外国直接投资(FDI)和签署将把总是直言不讳的农场主置于危险境地的贸易协议——上采取了限制性立场。

有些在经济上持自由立场的北欧国家至少正在努力。北欧国家、波罗的海国家加上爱尔兰组成的非正式的“汉萨同盟2.0”(Hanseatic League 2.0)已召开了几次会议。荷兰首相马克吕特(Mark Rutte)谈到把各国团结到一个自由主义议程周围,他说得不错。但考虑到这个同盟的规模较小——这些国家国内生产总值(GDP)占欧盟总量的比例还不足五分之一——英国的离开是一次重大挫折,令该同盟很难恢复过来。

令人遗憾的是,这个汉萨同盟迄今一直把大部分精力用在欧元区改革这个错误目标上,强调国家预算紧缩的重要性高于实现银行业和财政联盟。除此之外,自由派成员国需要小心地挑选斗争对象。如果这个集团真想全力以赴,它可以尝试团结起来,争取与英国达成一项相对开放的协议,宁可让英国公司在欧洲竞争,也不要试图窃取市场份额。但是,欧盟成员国之间团结一致的愿望可能会压倒这些考量。

贸易协定,以及有关鼓励全球数据流动和反对数字保护主义的相关问题,是一条更有希望的道路。由瑞典领导的一个国家联盟——与汉萨同盟的成员国有很大重合——已形成了“数字9”(Digital 9)集团,以推动欧盟在处理国际数据自由流动问题上达成共识。到目前为止,该集团遇到了德国、以及持怀疑态度的欧盟委员会(European Commission)领导层的反对。然而,随着明年欧盟委员会的换届,也许这是推动为数据经济制定新的全球规则的时机。

随着重商主义在全球范围内的崛起,欧盟内部任何自由派核心组织的事业都遭到了削弱。英国的离开是一个严重打击。荷兰人和瑞典人应该受到赞扬,因为他们尽了最大努力来组建联盟,以进行推动自由化的工作。但他们能否取得成功,仍将取决于他们能否说服更大的欧盟国家(特别是德国)在特定的问题上加入他们的行列。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