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脱欧第二季: 英欧关系的未来

中国经济报告
04-17 10:21
+关注

【无论是更像“CETA-plus”还是“EEA-minus”,英国脱欧谈判第二阶段所达成的贸易协定不应成为英欧伙伴关系的极限】

□玛利亚·德米列切斯(MariaDemertzis) 安德烈·萨皮尔(AndréSapir)

欧盟委员会宣布,英国脱欧谈判的第一阶段已经取得了“充分的进展”,双方转入第二阶段的经贸谈判。

下一步英欧关系的时间轴可能如下:(1)最晚到2018年10-11月完成谈判,以确保英国能在2019年3月的截止日期前脱离欧盟。(2)2019年3月以后,预计在两年内,英国很可能仍将是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联盟的正式成员,但不再有投票权。在此期间,英国还将继续受到欧洲法院裁决的约束,并继续支付其在欧盟预算中的全部份额。这将确保欧盟成员国平稳过渡到新的欧盟-英国框架。(3)2021年3月,欧盟与英国达成的新贸易协定将生效。

此外,还有一种可能的时间轴:到2018年10-11月,双方就贸易协定的框架达成一致,但没有具体细节。在这种情况下,批准程序将在2018年10-11月到2019年3月间启动,且仅形成一个为期两年的临时安排。在这个过渡期内,英国可能仍将留在欧盟单一市场和关税同盟,并遵守欧盟预算和欧洲法院的规则,这和上一种时间轴是一致的。唯一的区别在于贸易协定细节的谈判将在过渡期继续进行,而这需要给协议批准程序留足时间。

展开剩余74%

未来英国和欧盟的关系会如何发展?我们从贸易以及政治和战略两个角度予以分析。

在贸易方面,英国国际贸易大臣利亚姆·福克斯(LiamFox)近期宣布,英国希望与欧盟达成与此前作为欧盟成员国“几乎相同”的协议。欧盟方面希望提供给英国的贸易协议要么像与加拿大签署的综合经济与贸易协定(CETA),要么像与挪威、冰岛和列支敦士登签署的欧洲经济区协定(EEA)。

CETA类型的贸易协定远不能满足英国的需求,主要是因为它在服务业准入方面的限制,没有金融服务牌照,而金融业是英国的一个重要部门。

EEA类型的贸易协定则更能满足英国在贸易上的需求,包括金融服务牌照。然而,欧盟坚持要求,EEA成员国可以进入欧盟单一市场,但不仅商品、服务和资本要自由流通,劳动力也需要实现自由流动,这一要求英国并不接受。

换句话说,英国正在寻求达成“加强版的全面经济贸易协定”(CETA-plus)或“减弱版的欧洲经济区协定”(EEA-minus)。“CETA-plus”可能会增加金融服务类的条款,“EEA-minus”可能会减掉劳动力自由流动的条款。欧盟则坚持CETA和EEA两种条款,不增不减。英国和欧盟各自的意见是否有折中的空间,在什么价格上折中(如英国在欧盟预算的份额、是否遵从欧洲法律的决定等),都是第二阶段谈判真正要解决的问题。

值得一提的是,CETA和EEA都是自由贸易协定(FTA),而非关税同盟(CU)。无论是加拿大还是挪威、冰岛和列支敦士登,都不属于欧盟关税同盟。这意味着,欧盟与CETA和EEA成员国的贸易存在原产地规则和一些边境控制,这在欧盟内部是不存在的。原则上,“CETA-plus”或“EEA-minus”可以是关税同盟,而非自由贸易协定,但英国不太可能接受离开欧盟还受到其贸易政策的限制。实际上,在欧盟签署的众多互惠贸易协定中,除了一项以外,其他都是自由贸易协定。唯一的例外是欧盟-土耳其关税同盟,那是因为土耳其在1995年想要借此获得欧盟候选国资格,并于1999年取得了这一资格。

考虑到第二阶段的时间紧张,到2018年10-11月要达成协议,因此“CETA-plus”比“EEA-minus”的可行性更高。对于欧盟而言,“CETA-plus”将避免关于单一市场四个自由不可分割的讨论,四个自由被认为是神圣不可侵犯的,“EEA-minus”则无法回避这个问题。对于英国而言,“CETA-plus”比“EEA-minus”对欧盟预算的要求更低、对欧洲法院决定的遵从要求更宽泛,因此在政治上更容易接受。

但是,CETA类型的贸易协定存在一个问题,即使升级到“CETA-plus”也依然存在,即它是为欧洲以外国家而不是欧洲邻国设计的协定,更不用说英国这种和欧盟有着密切经济和政治联系的邻国。因此,即使未来欧盟与英国之间达成与目前欧盟内部“几乎相同”的贸易协定,英国在其他方面也会失去与欧盟的紧密联系。

事实上,关于英欧未来关系的讨论不应仅停留在贸易层面。英国和欧洲大陆之间的历史联系,无论是个人还是整体,都不会因为英国退出欧盟而消除。此外,在当今全球经济力量发生转移、经济全球化竞争加剧的背景下,培育天然的联盟至关重要。

欧盟与英国的关系就是这样一个需要保留和促进的联盟。要实现这一点,第二阶段结束时达成的协议应该允许一定的空间,使得双方未来有可能演变成一种新的伙伴关系。贸易只是其中一个重要的方面。

具体而言,我们设想的是,在英国退出欧盟并结束过渡期后,英国和欧盟可能再次坐到谈判桌前,达成一个比第二阶段更加雄心勃勃的协议。这一协议应依据里斯本条约(TFEU)第217条关于联盟协定的定义,建立“一个涉及相互权利、义务、共同行动和特别程序的联盟”。合作的领域应尽可能广泛,不仅包括经济领域,还可以包括单一市场以及内外部安全等相关问题。这样的协议有助于英欧建立新型英欧伙伴关系,并体现双方历史上的联盟。

英国与欧盟达成贸易协定,无论是在2018年10-11月之前,还是两年过渡期结束前,都只是英欧迈向更有信心的联盟协定、形成真正的伙伴关系的一步。

(作者为布鲁盖尔智库副院长、高级研究员)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