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一个“鲜肉”的养成背后 需要多少“如花”的真金白银?

100个18岁左右的大男孩被封闭在一个3000平训练基地进行集中训练,大年三十,他们一个都没回家。

四个月后,通过几次公演,考核,淘汰,中国终于出现了第一个由追星女孩们用真金白银砸出来的偶像男团。

在千人见面会上,这帮特别擅长对着镜头露出乖巧微笑的男孩,在胸口比心,又比心,再比心,让台下的粉丝一阵酥麻,“花2999门票,太值了!”

粉丝对《偶像练习生》的疯狂程度根本不止于此,决赛的门票被炒到2.5万一张,为了给自己的偶像投票,各家粉丝总共集资2000多万,冠名商农夫山泉销售额暴涨500倍,斯凯奇赚了40亿美元。

范冰冰弟弟范丞丞

“我和他们的关系就像下水道女孩砸了存钱罐卖血去廊坊,只为看这些富二代们唱歌跳舞卖萌!”

在第四轮投票前,蔡徐坤的粉丝是“如果我们第四轮的投票掉下来,我觉得会是我们iKun家族史上永远耻辱的一笔!”

最终C位出道的蔡徐坤

即便如此,为了养成一个偶像,这些粉丝的付出远远不止2000万,每个流量偶像背后完善的神秘组织也在逐渐成形。

分工之明确,配合之密切,甚至有创业的架势,深入饭圈你才会明白:什么是正儿八经的战斗!

偶像的命运由你决定

粉丝并不是一开始就这么疯狂,是什么让他们上瘾的?

第一期里,一个来自台湾奶甜男孩,00 后的陈立农。穿着粉红衬衫、扎着兔子耳朵领结,自我介绍说他叫「nǒng nóng」。

出道之后,记者问他印象最深的粉丝是谁,他说:“有个粉丝一直冲我喊,妈妈爱你,妈妈爱你!”

这就是《偶像练习生》的精髓:养成模式,要知道女人宠起儿子来是很可怕的。

偶像选秀节目大致可分为两类 —— 观众参与型和评委决定型。而偶像练习生的评委没有决定权,练习生的去留其实是掌握在用户及粉丝手中的。

张艺兴每期必说的一句话就是“他们的出道,由你决定”,在最后一期节目中,他带领剩余的20名练习生集体向观众鞠了90度的躬。这些不过18岁左右的孩子,不光要学会如何在表演时展现出不可一世的气场,更要学会在投票时向粉丝谦卑的鞠躬与感谢。

在偶像养成中,粉丝被灌输了“爱豆的去留、发展取决于自己”的观念,粉丝行为从早期的“消费者逻辑”转向“生产者逻辑”。

生存战的残酷性将观众置于拯救者的位置,为了留住喜欢的选手,粉丝开始自发的替偶像拉票,应援。

排场不能输,速度也不能输。坤音娱乐的卜凡票数的低落一度让粉丝心疼极了,于是喜欢他的观众迅速加入了打投组天天为他投票,只希望他的脸上不再露出失落的表情。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