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精准扶贫,应该把的钱用在女性身上

[摘要]阿里巴巴想让村里的女人们先脱贫,具体将为乡村女性做三件事:提供小额贷款保障生计、提供专项保险保障生活以及协助农村母亲抚育孩子。

朱迅垚

4月11日,在陕西宁陕海棠园的女性脱贫交流会上,阿里巴巴脱贫基金副主席彭蕾说,阿里巴巴想让村里的女人们先脱贫,具体将为乡村女性做三件事:提供小额贷款保障生计、提供专项保险保障生活以及协助农村母亲抚育孩子。

阿里巴巴去年年底宣布,扶贫将成为阿里的战略业务,未来5年将投入100亿元用于精准脱贫和乡村振兴。像阿里这样的大公司,花这么多钱投入到中国当前最重要的民生社会工程中,当然是件大得人心的好事。但为什么要提出先让村里的女人脱贫?乡村贫困人口中的男性为啥被往后排?阿里巴巴这么做,难道不怕被贴上政治不正确的性别歧视标签吗?

这就是事情有趣的地方。阿里巴巴的做法,道出了中国农村长久以来一个秘而不宣的事实,在贫穷的地方,总体来讲,女性比男性更值得信赖。不要以为这只是感性印象,数据显示,蚂蚁金服的贷款平台上,女性的违约率只有男性的1/3;在贷款额度上,由于女性总体的信用度高,女性的平均授信额度比男性高7%。

实际上,这不是中国贫困地区的独有现象。梅琳达·盖茨(比尔·盖茨夫人,盖茨基金会创始人)的调查数据表明,在贫困地区,一个女人会将她收入的九成用于改善家庭生活,而男人的比例只有三四成。在诺贝尔和平奖得主、著名“穷人的银行家”尤努斯创办的格莱珉银行中,针对贫困人口的小额贷款基本只发放给女性。最初,尤努斯提供贷款时不分男女,但他很快发现,借给男人的钱,坏账率极高,而女人总是勤奋工作、很少拖欠。

为什么女性会这样?可能跟她们与孩子之间的关联更深?或者跟性别的先天特点有关?重要的不是为什么,而是这个事实能给现实社会的改进带来什么。显然,从男女对扶贫基金的利用效率差别来看,扶贫基金应该学习尤努斯,把更多的钱用在女性身上,扶贫效率应该会大幅提高。

在中国,更要重视女性在乡村脱贫中的重要作用。由于城乡二元结构长期存在,中国形成了农村男性劳动力多数常年在城市打工、妇女更多留守农村的现象。联合国妇女署的数据显示,中国75%的农业劳动力是女性。可以说,农村女性是中国乡村真正的“顶梁柱”,既是农村经济的主要劳动力,也是农村家庭的主要稳定因素。

乡村振兴,从制度变迁的角度,最重要的就是要以农村土地制度为抓手;而从人力资本的角度来说,不妨以激活乡村女性为支点,激发女性潜力和在乡村建设中的主体作用。所谓精准扶贫,不仅要精准到不同地区、不同阶层,也要精准到性别。

找到了支点,怎么做也很重要。阿里巴巴的做法是三把斧:小额贷款+保险+协助抚育孩子。提供小额贷款,乡村女性手里有了钱,进入了“贷款-生产-还款-扩大生产规模-再贷款”的良性循环。这是开源性激励;提供专项保险,覆盖生育、教育、养老,这是给她们留后路,即使创业失败,生活仍然有基本保障,不至于返贫;协助抚育,这个也很重要,给了乡村女性更大希望,孩子得到好的抚育,一个家庭才可能永远脱贫。

阿里巴巴毕竟是商业机构,采取的“商业+公益”的方式,未必适合所有扶贫主体。但在当下中国的乡村振兴中,无论哪个主体、从哪个角度切入,无论是精准扶贫还是其他乡村振兴的举措,都不能忽视乡村女性的力量,针对她们的特点,量身制定政策制度,有可能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