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鸿茅药酒“毒”之祸

鹰眼新闻
04-17 09:46
+关注

现实永远比小说精彩。

谁能想到,那个我们无比熟悉的、长期霸占各大电视黄金广告时段的鸿茅 药酒,竟会因为一场“诡异”的跨省抓捕,身处舆论漩涡。

更drama(戏剧)的是,这个近日广受各界质疑的公司,竟然还在收割荣誉。媒体报道,4月13日,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洪升,荣获2017内蒙古年度十大经济人物。

哦,事情真是越来越有意思了。

  抓捕

事情的来龙去脉,相信大家都已经通过各种渠道,了解得比较清楚了。

长话短说。

2017年12月19日,广东医生谭秦东在某APP上发布了一篇帖子,标题是《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

标题都这么猛了,内容自然也差不到哪儿去。一开始,就援引多地食药监部门的通报和媒体公开报道,鸿茅 药酒存在夸大宣传、曾被责令停售的问题。并且,鸿茅 药酒虽然含有67种中药材,但其中“不乏何首乌、附子、乌药、半夏之类的常见的毒性中药材”。

展开剩余86%

最后,帖子还对该酒在“适应症”一项中标注的,对动脉硬化、冠心病、心肌梗塞、脑血栓、前列腺增生、脱发白发等症状适应的细节,表示质疑:能够“治疗”这些“疾病”的结论是如何得来的?

对于这位谭医生的出发点,我们不好多加揣测。不过,目前可以肯定的是,他显然没有想到,在只有5个粉丝,仅收获2241阅读量的这篇帖子,竟为自己招致牢狱之灾。

约20天之后,谭秦东“遭殃”了。2018年1月10日晚上6点多,谭秦东在自家小区楼下被凉城县公安局便衣民警带走。1月25日,谭秦东的家属收到一份《逮捕通知书》,上面写到,谭秦东因“涉嫌损害商品声誉罪”被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凉城县公安局逮捕,现羁押在凉城县看守所。

当然,人家凉城公安局也并不是“师出无名”的。媒体报道,2017年12月22日,他们是接到过鸿茅 药酒的报案的:

近期多家公众号对“鸿茅 药酒”恶意抹黑,甚至宣称鸿茅 药酒是“毒药”,大肆散播不实言论,传播虚假信息,误导广大读者和患者,致多家经销商退货退款,总金额达827712元,造成公司销量急剧下滑,市场经济损失难以估量,严重损害公司商业信誉。

事情就这样发生了,那么鸿茅药酒到底是不是“有毒”?

是神药还是神广告?

人常说,不看广告,看疗效。鸿茅药酒在广告投放排行榜上名列前茅,甚至被称为医药广告界的“天王”。不仅有巨额广告投入,还有各式各样的营销方式、植入手段。“鸿茅药酒,每天两口”成为洗脑的广告语。江苏、辽宁、山西、湖北等25个省市级食药监部门都曾通报其广告违法,不完全统计的违法次数达2630次,被暂停销售数十次。

既然是药品,就有严格的剂量要求,也有特定的适用人群。广告法中也明确规定,药品广告不得有表示功效、安全性的断言或者保证。用保健品的广告模式来宣传药品,既违背了法律规定,更是对公众健康的严重不负责任。这种“夸大药品疗效”的虚假宣传、“严重欺骗和误导用药者”的违法广告,为何会有禁不止、屡屡发生?

鸿茅药酒广告满天飞、销量节节高,有人评价为“一直在道歉,从未停违法”。其实,还有一些“神药”,也是“喊得响,卖得好,效果差”。广告轰炸、虚假宣传,让消费者深受其害。据中国消费者协会数据,2017年上半年全国受理“医药及医疗用品类”投诉中,涉及虚假宣传的占到近25%。这其中一个重要原因,就是监管不足,违法成本低。

以对鸿茅药酒的违法广告处罚为例,往往是“没收广告费用715.8元,罚款715.8元”。三位数的惩处相较于千万量级的收益,犹如杯水车薪,根本无法产生有效震慑。采取更为严格的标准,加大监管力度、把握广告尺度,才能让违法者畏惧、逾矩者后悔。这种欺骗和误导用药者的行为,于理于法都很难宽容,应该以强有力的措施把“通报违法”变成“依法严惩”。

地方保护还是为虎作伥

十年时间,一边是各地食药监管部门不断的违法通报和暂停销售的惩治手段,一边却是内蒙古食药监管部门和广告批文核准部门的广告审批“绿灯”,共1034个广告批文,让鸿茅药酒大行其道,甚至在去年位列投放广告企业第一,这矛盾的存在充满诡异,也让人费解,也照见相关监管的醉态。鸿茅药酒如何成了打不死的小强,背后有着怎样的“保护伞”,值得追问。

鸿茅药酒作为内蒙古的一家大型企业,为当地的GDP做出巨大贡献,在发展方面得到优待和保护,无可厚非,但是保护也应该遵守法规,注重消费者的利益,可是在各地对鸿茅药酒实行“封杀”的前提下,依旧在监管和广告审核上“一路绿灯”的行为,就让人难以理解和认可了,这种无原则无休止的保护看似是对企业的爱护,实际上却是短视之举,到头来只能得不偿失,甚至适得其反。而且这种保护也是对广大消费者用药安全的无视,是在为违规行为推波助澜,甚至为虎作伥,实在不是监管部门应有的作为。

而为了一篇文章,就兴师动众地跨省抓捕,更是将“醉翁之意不在酒”的地方保护心理暴露无遗,在地方保护主义心理的驱动下,权力和法制已经成了企业的附庸,甚至沦为企业的“打手 ”,这是一种错位的甚至畸形的发展理念,也是十分危险的信号。

鸿茅药酒不是酒,也不是保健品,而是一款甲类非处方药品,既然是药品,就应该按照药品的标准进行监管,在广告宣传时,实事求是,严守法律规定,可是鸿茅药酒却在药和酒之间营造“神”的形象,说是药又“所有人都能喝”,说是酒又似乎“没有它治不了的病”,这种行为不仅混淆视听,也是对广大消费者的一种误导,甚至欺骗,存在着极大的社会和健康危害。说到底,都是利益驱使导致的结果。

对于这种行为,监管部门应该亮明态度,旗帜鲜明地进行惩处,怎能熟视无睹,甚至沆瀣一气?

官方声音:曾发生137例不良反应

昨晚,国家药监局新闻发言人明确回应,“是药三分毒”,鸿茅药酒作为非处方药,曾检索到其不良反应报告137例。国家药监局同时要求内蒙古食药监局责成该企业对药品安全性作出解释,并公开近五年来不良反应情况。

据介绍,2004年至2017年底,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系统中,共检索到鸿茅药酒不良反应报告137例,不良反应主要表现为头晕、瘙痒、皮疹、呕吐、腹痛等。

针对公众的质疑和担心,国家药监局要求内蒙古食药监局落实属地监管责任,加大监督检查,责成企业对近五年来各地监管部门处罚其虚假广告的原因及问题对社会作出解释;对社会关注的药品安全性和有效性情况作出解释;加强不良反应监测,汇总近五年来不良反应发生情况,及时向社会公开,同时向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提交报告。

国家药监局同时明确,该企业应严格按照说明书(功能主治)中规定的文字表述审批药品广告,不得超出说明书(功能主治)的文字内容,不得误导消费者。内蒙古食药监局也要加大对该企业日常检查和飞行检查力度,督促企业落实药品安全主体责任。如发现违反药品相关法律法规的问题,将依法严肃处理,直至吊销药品批准文号。

国家药监局还首次披露,该局已组织有关专家,对鸿茅药酒由非处方药转化为处方药进行论证。

关注我们!更多精彩等着你!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