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降龙

手机搜狐

SOHU.COM

兴业研究:放开存款上限相当于加息

2018年3月29日,哈尔滨,银行工作人员正在清点货币。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文/乔永远郭益忻谭松珩

据证券时报报道,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行业自律约定将放开。我们认为,放开存款上限相当于加息。

2016年四季度以来,存款利率走势与市场利率走势存在脱节。市场利率有明显的涨幅,其短端(1年期)迄今上升105BP,长端(10年期)迄今上升95BP,幅度均在100BP左右。而法定利率存款,无论是短端的3个月还是长短的1年期都没有调整。换而言之,过去1年,两者之间的利差拉开了100BP。

而要弥合这个差距,需要两者相向而行。我们预计随着年内流动性预期转暖,货币市场利率仍然有进一步下行的可能,幅度预计在20-30BP。相应地,未来1-2年,存款利率还需要上行70-80BP左右。这其实相当于两年内存款单边加3次息。

据证券时报报道,商业银行存款利率上限的行业自律约定将放开。4月12日,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机构成员召开会议,讨论关于放开商业银行存款利率自律上限的事宜。

放开存款上限相当于加息

放开存款上限,使得法定利率存款的争夺进一步白热化。商业银行为了获取增量的法定利率存款,有提价的冲动;而其他机构为了保持必要的份额也只得跟进。新发生法定利率存款成本将提升。而新发生主动存款(包括结构性存款,中央国库定期等品种)成本居高不下,一般性存款成本进一步上行。这实质上起到了加息的功效。

法定利率与市场利率走势脱节

市场利率自2016年四季度至今已有明显的涨幅,以无风险的国债收益率为例,其短端(1年期)迄今上升105BP,长端(10年期)迄今上升95BP,幅度均在100BP左右。而法定利率存款,无论是短端的3个月还是长短的1年期都没有调整。也就是说,过去1年多以来,两者之间的利差拉开了100BP。这个差距需要弥合。

然而,法定利率不作调整并不是说银行存款获取的边际代价就没有变化。从规模上看,存款获取并不容易。虽然商业银行资产投放逐步转向信贷,但信贷的派生效果也并不理想,这体现在存贷增速的缺口持续保持在较高水平。

为了维持必要的存款规模,满足监管指标的达标,银行将争夺焦点转向了包括结构性存款、协议存款、中央国库定期存款在内的市场化定价存款。这些存款的价格变动非常敏感,调整幅度甚至超过市场利率。以结构性存款为例,我们看到,2016年四季度以来,成本上行的幅度达到159BP。事实上,结构性存款不但成本高企,未来或许还将为监管所关注。

因此,结构性存款不应也不能视作法定利率存款的替代。从这个意义上来说,法定利率存款存在着上调的必要。

年内存款利率上行或相当于3次加息

易纲行长在博鳌论坛上提到:中国正继续推进利率市场化改革。目前中国仍存在一些利率“双轨制”,一是在存贷款方面仍有基准利率,二是货币市场利率是完全由市场决定的。目前我们已放开了存贷款利率的限制,也就是说商业银行存贷款利率可根据基准利率上浮和下浮,根据商业银行自身情况来决定真正的存贷款利率。

近期,银行大额存单利率上限放开,正是迈出的关键一步。

大额存单的利率上限先行打开,后续或逐步过渡到其他存款,这样的安排给出了一定的缓冲期,但存款利率与市场利率逐步接轨的趋势是不会改变的。

目前3个月法定利率存款在1.5%左右,而1年期法定利率存款在2%左右,与相同期限的同业存单利率都有250BP以上的差异。随着今年以来资金面的转暖,金融市场利率的水平在逐步回落。若要收窄存款利率与市场利率之间的差异,存款利率上行一定幅度才能办到。

我们认为通过放开上限,逐步推广等渐近的措施,未来存款利率与货币市场利率之间的差异将收窄100BP,即两者的利差回到2016年四季度之前的水平。

我们预计随着年内流动性预期转暖,货币市场利率仍然有进一步下行的可能,幅度预计在20-30BP。未来1-2年,存款利率还需要上行70-80BP左右。存款利率上行的幅度,若以传统加息25BP的幅度来计算,相当于2年内存款单边加3次息。

之所以认为存款端利率的上行进程相对缓慢,有两方面原因。一方面,监管层表达了利率并轨的意向,但没有给出时间表。另一方面,在更长的周期内消化存款利率的上涨对银行而言也更容易接受。

作者:兴业研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