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三板公司IPO的十字路口

撤!似乎在一夜之间,A股IPO排队大军拉响了集结号。

证监会数据显示,今年以来已有113家企业主动离开了首次公开发行(IPO)的通道,仅在3月30日就创出单日38家“撤材料”的最高纪录。刘希所在的公司也是撤退大军中的一员。

“还是之前过于乐观,政策变化太快,公司需要磨练内功”。刘希是一家新三板公司的董秘,面对“主8创5”(即对于拟IPO企业,主板要求最近一年净利润超过8000万,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的IPO新窗口指导,他感到压力山大。

走!南下转战港股,对于IPO心切的新三板挂牌公司,似乎又多了一个选择。

在撤回A股IPO材料不久,刘希就接待了五拨中介机构的拜访,见面的主题无一例外都是怂恿企业赴港交所上市。

与A股严监管相对应的,是港股市场25年来最为大刀阔斧的变革。政策上的吸引力,也在撩拨着新三板挂牌企业的神经。

“实话是撤回IPO材料后,公司就准备老老实实发展主业了,也不认为港股上市这么简单,更何况还要付出大几千万的中介费用。”但刘希也直言,以目前的三板市场状况而言,“也想给公司多一个选择”。

上市心切的新三板挂牌公司,正被扯进主板强监管和港股大变革的潮流中,在IPO的十字路口犹疑彷徨。

A股潮退 “集邮”惨变“集雷”

3月末,证监会新一轮IPO现场检查工作展开。经界面新闻记者证实,本轮检查工作中,监管层对IPO排队企业质量提出更高的要求已是大概率事件。

据券商投行人士介绍,监管层在本轮检查中提出,连续三年合计净利润不超过1亿元或最后一年净利润不超过5000万的IPO排队企业,将被迫选择撤材料或现场检查。除此以外,拟挂牌主板的企业最近一年净利润还应不低于8000万元,创业板不低于5000万元。

“我们早在一月就收到了窗口指导,要求准备IPO现场检查工作。”在北京地区某大型券商投行人士看来,本轮检查还将延续此前的IPO现场检查风格。

在此前检查过程中,IPO撤回企业频频出现,新的窗口指导发出后,将会有更多企业知难而退。

证监会还在今年2月明确指出,IPO被否企业三年内不允许借壳,以及在被并购时将遭遇重点核查。加之新履任的发审委高压态势,市场认为监管层力求解决的的IPO“堰塞湖”问题正在缓解。

据公开信息显示,2018年已有113家企业终止IPO审查,另有13家公司中止IPO,试图转板的新三板企业就占到三成之多。共有36家新三板企业止步IPO。其中终止审查状态32家,中止审查4家。远高于去年全年终止审查的13家。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