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我们胡同儿里那些傻子

过去,没有什么“残联”这样专门关心和维护残疾人利益的组织。关注和维系残疾人,如傻子正常生活的是其父母的疼爱和群众的爱心。我儿时正值上世纪50年代,我所住胡同里有五六个傻子,再加上常来我们胡同打短工或做杂役的傻子,起码常打交道的傻子有十几个。有时候,胡同里一些调皮的孩子拿傻子起哄(还谈不上欺负,因为没有打骂傻子的),如他们说着顺口溜:“傻子傻,上白塔。白塔高,摔得傻子长大包。”往往这时有大人看见就会出来干涉,让那些孩子不要欺负缺心眼儿的傻人,说这样会遭报应,说不定也会变成傻子。这样一说,那些单纯的孩子还真害怕啦,立刻对傻子说“傻哥哥,我们和你一起玩儿”。傻子本来就没在乎别人说什么,听说和他一起玩儿,非常高兴。

如今,我们原来胡同里那些傻子我都能叫上名来,有大傻子、傻二子、长福、傻八儿(前面博文介绍过)、大旺子、傻柱子,不过这都是他们的小名。他们呆傻的程度不一样,但肯定比起正常人来智力障碍体现明显。除了傻二子在9岁那年考上小学校外(迟了两年),其他傻子到长大成人,连校门都没进去过。除了傻八儿捡破烂后来到食堂拉泔水,就算有个正常工作外,其他都是在街道居委会关心下,有时参加公益活动,有时打打短工。如那时候,街道经常组织各种庆祝活动的游行或扭秧歌。这时候,居委会就把傻子们组织起来,身强力壮的傻子背着一面大号的鼓,任鼓手在其背后不断有节奏的击鼓。一般的傻子举着小旗跟着走走就行了。有时候游行完了给他们点儿报酬,有时请他们吃顿饭,不过那饭绝不是摆个十盘儿八碗儿的宴席,无非主食是米饭、馒头、花卷儿,菜吗?也就是炒豆腐、猪肉白菜粉条儿之类,但傻子们吃得香甜,而且特别有一种满足感。

人们有爱心,傻子有热心,那时候的人们就是这样纯朴,这样互相关爱,以此构成胡同里和谐的篇章。如我们胡同里一位孤寡老人一不留神让开水把脚烫了,大旺子正好在场,他二话没说,立刻去找来一辆小推车,推着老人直奔附近医院。其他邻居负责交钱取药,大旺子则背着老人上下楼进出治疗室。整个行动就看不出他是个傻子,可是他确实笨得连自己家庭成员的名字都叫不全。

再如,胡同里一个孩子捉了一只蚂蚱玩儿。一个男孩子也非常想要,傻二子不知怎么察言观色地察觉了,他不一会儿不知从哪里抓来一只蚂蚱,还是呱嗒扁儿,给这个男孩子玩儿,这又凸显即便是傻子,有时也会有常人的表现和情感。

以上说的都是傻孩子,如果全是傻孩子倒也显不出那时胡同里完全的人情世故或傻子对胡同居民生活的较大影响。所以我要介绍两个那时候常来我们胡同的傻子,一个大家叫他张傻子,一个反正我不知道他姓什么,就知道大家全叫他傻子,所以我们介绍他也用“傻子”权作他的别名吧。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