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蹉跎岁月——两块白薯

上个世纪的1960年到62年,我国国民经济极度困难,老百姓吃不饱肚子,家家户户每到做饭时都用称约着粮食做饭,都怕做亏了粮食不够吃,那时还发明什么双蒸法啊实际上是蒙自个儿,吃了不经时候还是感觉饿啊!有人饿急了拿酱油冲水喝酱油汤子,喝的人脸都浮肿了。有时路上有年轻女同志穿的挺干净的,看见地上有一白菜头儿、顺手捡起来扔书包里了,您说这人饿的什么份儿上了!挺年轻漂亮的人从地下捡东西吃多难为情啊!那时候也顾不了这么多了,肚子真饿呀!

我们家六口人、兄弟姐妹四人,小孩子们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也是正能吃的时候,尤其像我十四、五岁的半大小子,更能吃了!俗话说:半大小子吃死老子。我比一般孩子更饿的快,老觉的饿!上初二学生要订量发粮票,有一次班主任李殿德老师来家访,正赶上我吃饭、手里端着头号大海碗,碗里盛满上尖儿的米饭、还不算盘子里的菜呢!李老师说;你吃这么多?我说;吃这么多还没饱呢!李老师只啊!一声就走了。第二天班里开会订粮食标准,李老师给我订的三十三斤,全班最高标准了,每月我都能领三十三斤粮票了。

那时候买什么都要本儿,有取粮票的粮食供应证,有买付食的付食证,每个人还不多的定量呢!那时人吃的没什么油水、吃多少都不觉的饱,那种日子真不好过啊!

当时我们家住南水关老24号院子里,正当我饿的没抓挠的时候,无意间看见大门的门楼上长着一棵很粗实的线筋儿野菜,我三下两下上到门楼上把野菜把拔下来了,洗干净后用开水抄一下、切碎后拌着吃了,那滋味儿比现在吃山珍海味还香呢!

从拔这棵野莱我联想城外郊区一定会有很多野莱吧!我把想到城外拔野莱的想法和母亲说了,母亲同意后、在一个星朝天早晨我从家拿了一破口袋就出发了,我从朝阳门外的桥头儿一直往东就扎下去了、、、、、、不知不觉的都走到十里堡了,那时的十里堡马路两边还都是一米多深的明沟呢!我想明沟两边一定会长不少野草、有野草就会有野菜的,我顺着明沟往东走啊、、、、、、走啊,真奇怪了甭说野莱了连一棵大点儿野草都没有,我正往前走着碰到一位老者,原来老者也是挖野菜的,我问老者:这城外怎么连大棵野草都没有啊!老者说;这野草稍长大些就有人弄走了,然后长叹一声;哎!都是前两年浮侉风闹的,有的报亩产一万斤呢!简直胡说八道!现在老天爷惩罚咱们了。

我独自一人往前走着,也不知往什么方向走,也不知什么时间了,感觉早己过了中午了,肚子早就饿极了,猛不丁看见前边一块地里一群社员正在忙碌着,走到近前才看清楚;生产队的社员们正在挖白薯呢!我在白薯地边上停住了,我发现挖白薯的社员都是农村妇女们,有的拔自薯秧子、有的拿铁锹挖白薯、有的把挖出来的白薯往筐里捡、然后堆在一个大白薯堆上,然后男社员赶着马车运到大队场院去了,好一派农村劳动的景象啊!我在地头儿呆呆的看着人家干活儿,心里想着等人社员们干完活儿我找点儿白薯须子也行啊!过了一阵儿空夫,社员们的活儿干完了,挖出来的白薯都运走了,人也大都随着走了,但还有两个三十多岁妇女没走呢!在挖过白薯地里转来转去,看样子也是想捡点儿碎白薯和白薯须子,我在人挖过地里仔细找啊!找啊!空夫不负有心人,挖过的地里还真有白薯须子呢!有的白薯秧子叶揪没了、地上露一小节儿秧子,顺手一提就是一小嘟噜的须子也就是一小串儿小白薯,把上面的泥土擦吧擦就吃起来了,什么干净不干净的肚子真饿呀!我是一边儿找白薯须子一边吃啊!忽然我看到前面地头儿边上露着一根比较大的白薯秧子,这时候一位女社员也看到了白薯秧子,我是小孩子手急眼快抢先一步把白薯秧子提溜出来了,荷!上面有两块特大块白薯、一块就得有二斤呢!那女社员说:傻小子你还真有灶化、得!归你了!她又问我;从哪儿来啊?我答;从朝阳门来,又问:干嘛来了?我又答;挖野莱来了!女社员言道;好嘛!从朝阳门跑到东坝来挖野菜来了!有野菜还不够农村人挖的呢!傻小子拿着这两块大白薯赶紧回家吧!这会儿我才知道到东坝了,我连忙对女社员道谢:谢谢大婶儿了!我连忙转身回家了。到了家把两块白薯交给母亲、母亲用棒子面和白薯熬了一锅白薯粥,这粥喝起来真香啊!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