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体育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击败“舒马赫”的18岁中国小鲜肉:进F1已完成80%

来源标题:击败

2018年4月,上海,F1中国大奖赛连续第15年举办。时隔五年之后,中国中央电视台的工作团队再次出现在“上赛道”,续约、央视的回归,都在给这个在中国日渐衰落的比赛注入强心剂。但一个略显陈旧的话题也再度被提起——F1在中国要想脱离“小众”的标签,必须要有一个中国人真正把F1赛车开上赛道。

拥最佳履历

18岁的周冠宇希望自己成为那个中国人。

这并没有什么新鲜的,因为在周冠宇之前,已经有不少人做出过尝试,程丛夫和董荷斌分别当过迈凯轮和雷诺的试车手,但都没有获得上场机会,马青骅则在2012年成为唯一一个将F1赛车开上了赛道的车手——代表弱队HRT车队出战了数站练习赛,但这也是中国人在F1这个高精尖项目上迄今为止所取得的最高成就。

“我的目标就是成为一名F1车手,这个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自11来岁到英国学习赛车开始,周冠宇这个目标就定了下来,并且再也没有改变。

毫不夸张地说,要想成为一名F1车手,恐怕是这个世界上所有体育项目里最难达成的事。全世界遍地开花的足球、篮球不用多说,哪怕是高度精英化的高尔夫、网球等项目,如果你立志成为一名职业球手,你所要做的一切就是从低级别比赛开始战斗,竭尽全力提高自己的排名,再往金字塔顶端爬,TOP100的网球手能够直接晋级四大满贯正赛,哪怕你第一轮就输球,也能带走5万美元。但F1在全世界只有20-24个名额,即便是这20多个人中,后半段的车手都要竭尽全力去维持自己的席位不会“抢走”,这其中还不缺乏“付费车手”,即车手自己拉来赞助商倒贴钱给车队,只求能开上F1赛车。

而这个通向F1金字塔的超级hard模式则是这样的:儿童时期参加卡丁车赛事,青少年时期进入国家级F4,接着参加国家级F3,再加入F3洲际赛,然后才是F2、雷诺方程式3.5系列赛,这其中最优秀的车手才有可能获得F1的参赛资格——还得是在F1车手有空缺名额的前提下。F1更是个烧钱游戏,培养一个车手的成本都是数以亿计。在上面那个hard模式升级打怪的过程中,车手有可能是单打独斗、自负盈亏的“个体户”,依靠优渥的家境或者赞助商支持。机会好的,则加入车队顶级车队青训系统,以进行更专业的体能和模拟器训练,获得更好资源与赛车,同时拥有一份漂亮的履历表。

了解了这些之后,再让我们来看看周冠宇的成长轨迹:周冠宇出生于1999年,8岁时走上了卡丁车之路,10岁时他已经赢得全国锦标赛八个分站的全部冠军,在中国这个赛车基础薄弱的国家,这已经是他能够拿到的全部成就了。因为在国内已经没法继续往上走,2010年周冠宇去了英国,一边训练一边上学。2012年,年龄达到标准后,他在开始了在欧洲的卡丁车生涯,那3年里,他相继获得全美洲锦标赛、全英锦标赛以及欧洲锦标赛14-17岁组别年度总冠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