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15周内113家企业告别IPO 后来者“望而却步”

导读“我们有一个IPO客户,之前我们要求对方对内控问题进行整改,但对方态度很强硬,认为没有必要。最近看到否决率这么高以后,主动跟我们商量如何整改。”

继否决率频创新高以后,IPO市场在严监管的态势下迎来第二个重要变化——IPO撤回潮。

4月13日证监会发布新一轮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审核工作,其中披露一季度的IPO终止名单。至此,一季度已有108家拟上市企业撤回上市申请材料,成为史上单季度最汹涌的一次。

除了大面积撤回以外,新申报企业数量也出现“滑坡”;数据显示,3月比去年同期下降达到41%。

多名投行人士表示,IPO审核标准从严、现场检查等是主要原因,新申报家数减少是预期之内。

受益于上述情况,IPO堰塞湖出现大幅缓解,在审企业从1月的495家降至320家,有业内人士预期,IPO“即报即审”的节奏指日可待。

小微企业告别IPO

从踊跃申报材料到“大撤退”只经历了一年多。

4月13日证监会新公布的IPO审核情况中,终止名单最受市场关注。公开资料显示,一季度共有108家申请终止IPO。其中3月30日多家企业集中撤回材料,达到38家,占单月总数接近一半,据了解3月共撤回79家。

4月12日,5家企业撤退。截至4月13日,15周内共有113家企业告别IPO。

从上市地选择来看,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一季度中创业板与上交所主板各有40家企业终止IPO。

尽管如此,从撤退企业的特征来看,均为小型企业。

4月16日,北京一家大型券商人士表示,目前行业认为IPO盈利门槛主要为“IPO在审企业近三年扣非净利润合计超过1个亿,且最后一个会计年度在5000万以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以3月撤回的企业作为样本进行分析整理,79家企业中共有51家企业IPO申报期最后一年扣非净利润未达到5000万,占比达到64.56%。

另有12家企业规模更小,它们在IPO申报期第一个会计年度的扣非净利润仅有百余万规模,占比15.19%。比如深圳市驱动人生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第一年仅有100百万规模左右;大连华信计算机技术股份有限公司、火星人厨具股份有限公司、深圳中艺实业有限公司均为300万元规模左右。

更有一家IPO企业——哈尔滨市科佳通用机电股份有限公司,其IPO申报期间内第一个会计年度(2014年)仅有36.48万元,而在2015-2016年期间内猛然增长,分别为3703.38万元、3942.74万元。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