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海南“自由港”衍生品市场猜想

全景网
04-17 08:42
+关注

本报记者 董鹏 成都报道

导读

海南目前已建成了大宗商品、产权和股权类交易场所,如海南产权交易所,以及海南股权交易中心等。随着《意见》的发布,海南现货市场、衍生品市场发展亦有望进一步提速。

三十而立之际,海南成为继上海、广东等自由贸易试验区之后,国内第12个自由贸易试验区。

4月14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的指导意见》提出明确发展目标,到2020年,自由贸易试验区建设取得重要进展,国际开放度显著提高;到2025年,自由贸易港制度初步建立,营商环境达到国内一流水平。

同时,上述《意见》还指出,“支持依法合规在海南设立国际能源、航运、大宗商品、产权、股权、碳排放权等交易场所”、“支持创设海南特色农产品期货品种”。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海南现在已建成大宗商品、产权和股权类交易场所,如海南产权交易所,以及2014年建立的海南股权交易中心等。随着上述纲领性文件的发布,海南现货市场、衍生品市场发展亦有望进一步提速。

“目前国内股权交易场所,业务、规模做得比较优秀的有限,同时监管也在不断加强。未来海南的看点是,当地的交易场所能否定位成全国性的交易中心,而这也需要对当地金融业等配套设施进行升级。”海口一位资本市场人士4月16日分析称。

展开剩余78%

实际上,结合国内现有的市场结构,以及海南的地理位置、产业结构等特点,未来当地交易市场发展的方向并非无迹可循。

交易场所的“增量”

自由贸易试验区的定位,本身便要需要实现人、物、资金和信息的顺畅流动。此次发布的《意见》,亦是围绕上述几点做出了详细要求。

以人流方面为例,《意见》要求,先行先试通用航空分类管理改革,同时要求推进海口机场扩建、开展三亚新机场、儋州机场前期工作,并加密海南国际航线。

更为重要的是,自由贸易区和自由贸易港的建立,也要求海南加强对商品流通相关“配套设施”的建设。

对此,《意见》指出,“支持依法合规在海南设立国际能源、航运、大宗商品、产权、股权、碳排放权等交易场所。”

实际上,海南已成立多家相关交易场所。包括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海南国际商品交易中心等3家交易场所。

其中,海南大宗商品交易中心控股股东为海南农垦商贸物流产业集团有限公司,如今该交易中心已就海南橡胶、胡椒、槟榔等当地代表农产品建立相关系列价格指数。

考虑到38号文(《国务院关于清理整顿各类交易场所切实防范金融风险的决定》)等相关文件的因素,上述商品类交易中心很可能继续以现货市场形式发展。

2014年12月开业的海南股权交易中心,则定位于区域性股权交易中心。

“成立三年来,海南股权交易中心挂牌企业超1430家,积极撮合企业获得超过4.9亿元融资。”海南股权交易中心相关负责人4月16日告诉记者,近年来交易中心大力推进“助力中小微企业发展工程”,并成功推出了多单众筹项目及可转债项目。

她表示,作为海南省唯一服务于中小微企业的区域性股权交易市场,股交中心将充分发展其市场融资和服务功能,“支持海南全面深化改革开放意见的发布,可能会促进各级政府给予股交中心更多支持,有利于海南区域股权市场的发展。”

相比之下,国际能源、航运和碳排放权领域的“增量”更加值得关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上海、天津和重庆等地均已经建立了相关交易场所,上海航运交易所现已成长为国际班轮运价备案受理中心、航运运价交易中心和船舶交易信息平台和鉴证中心。

“国内很多省市都已建立碳排放权交易中心,但并未形成全国范围的交易,多数只能算是区域性市场”,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4月16日对记者指出,海南目前具备政策方面的优势,就看此次能否把握机会率先成立。

2017年5月,三亚市已与深圳排放权交易所、世界低碳城市联盟曾经达成战略合作,计划共同创建以三亚市为中心的区域碳交易、碳金融、碳市场服务体系。

能源交易主打天然气?

“积极推进南海天然气水合物、海底矿物商业化开采”、“支持海南以电力和天然气体制改革为重点”,“支持三亚海上旅游合作开发基地、澄迈等油气勘探生产服务基地建设。”对于南海气田,上述《意见》多次提及。

加上《意见》中关于“设立国际能源交易场所”的表述,未来当地交易场所是否将以天然气作为主打?

不久前,总库容16万立方米的中海油海南LNG保税仓库在洋浦投入运营。

“如果从海南当地的消费量来看,并没有建设LNG保税罐的必要,该接收站应该兼具了中转和战略储备的需要。”卓创资讯天然气产业总监刘广彬4月16日分析称,在海南建立保税罐,可能涉及转口贸易。

据他介绍,世界主要的LNG中转基地主要集中在西班牙、比利时等国,亚太地区则是只有新加坡较有代表性,“考虑到中转的因素,国内最有优势的地方就是海南,因为从卡塔尔、澳大利也和东南亚进口的LNG航线都要经过海南,地理位置十分优越。”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以能源、稀有金属为主的NYMEX(纽约商业交易所)早已推出了天然气期货,而国内近年来LNG进口量猛增,本身也存在着推出天然气期货的需求。

对此,壳牌公司曾表示,2017 年,日本仍然保持全球最大LNG进口国的地位,而中国则超过韩国成为全球第二大进口国,其LNG总需求量达到3800万吨。

“正是受到日本进口量最大的影响,LNG价格波动在参考NYMEX运行的同时,还要参照日本原油价格而定。”刘广彬介绍称。

上述背景下,中国无疑不排除推出天然气期货的可能。不过,是否参考上海自贸区的案例,在海南新建一个国际能源交易中心,并以期货的形式推出还无法确定。

林伯强认为,目前国内天然气的定价中心在上海,期货品种推出要考虑到与当地金融业的匹配度,“不能说这种可能没有,海南的优势主要在于政策,但是规划和发展都是一个长期的过程。”

相比之下,对于推出农产品期货的意见要更为明确,而如今橡胶期货已经上市,未来有望尽快落地的便是咖啡期货。

事实上,早在上世纪90年代,海南中商所曾推出咖啡期货,如今咖啡期货亦有望获得“重生”。今年2月,郑商所相关负责人表示,2018年将稳步推进红枣、咖啡等涉农期货品种的上市工作。 (编辑:巫燕玲)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