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法医秦明2

手机搜狐

SOHU.COM

广东恩格尔系数高于山西 单一指标无法确证谁更发达

当国家统计局新闻发言人毛盛勇上月透露“2017年中国城乡恩格尔系数已低于30%”这一消息后,相关话题立刻在舆论场上被“激活”。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搜索社交平台数据后发现,3月13日到3月14日的两天内,“恩格尔系数”话题的热度增长7倍,3月15日的话题指数又比前一天增长了50%,微博搜索指数达到584。

恩格尔系数是否真的就能表明我国进入“发达国家”?系数本身与我国当前的国情是否出现了一定程度的背离?对此,《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力图揭开这一变化背后所反映出的真相。

国民收入“重于”恩格尔系数

长期以来,大众传媒都介绍这样一种说法:“传统上普遍认为发达国家的恩格尔系数在20%到30%之间”。既然中国城乡恩格尔系数此番已降到30%以下,是否意味着中国自此成为发达国家一员了?这是全民都希望得到的答案。

毛盛勇在3月14日记者会上给出的答案对此有着清醒的认识:“不是说恩格尔系数进入这个水平就是发达国家了。”

毛盛勇解释说:“衡量一个国家是否为发达国家,除了恩格尔系数以外还有很多的指标,比如人均国民收入水平、人均GDP水平、国民收入分配情况、人均受教育程度、人均预期寿命等指标,特别是人均国民收入。2017年,尽管我国经济总量稳居世界第二,但是人均GDP按平均市场汇率来算还不到9000美元。”

对于毛盛勇的相关表态,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副总经理周昆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也深表赞同:“中国的恩格尔系数比较复杂,背后还是受中国经济的不平衡不充分发展所影响。我们应该注意到,在整体恩格尔系数下降的同时,东部地区和中西部地区、发达地区和贫困老少边穷地区(恩格尔系数)差异整体还是比较大。”

2017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虽然城乡恩格尔系数为29.3%,的确已低于30%,但如果分城乡来看,城镇恩格尔系数已降到28.6%,而农村恩格尔系数还在30%的线上,处在31.2%的水平。虽说目前中国城镇人口已超过农村人口,但农村人口总量依然还有5.7亿之巨。

基于此,在考察恩格尔系数相关变化的同时,还是要分城乡进行观察,以防止出现一些地区生活水平“被平均”的现象。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指出,如果要判断一个国家是否真正达到“发达国家”水平,人均收入水平比恩格尔系数更应受到关注。“恩格尔系数降到30%,只能表明我们已处于进入高收入国家行列的门槛边上,但我们目前仍未跨过这一门槛,接下来还需继续努力。”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