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炮灰攻略

手机搜狐

SOHU.COM

私募场外期权业务遭全面“围剿”

2018年依旧是政策收紧的“监管大年”,继资管新规要求分级产品设计不得进行份额分级后,私募场外期权业务也被监管锁定。监管刚刚叫停券商与私募基金开展场外期权业务,4月16日,坊间传闻中国证券业协会再度叫停私募基金(主体+产品)作为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场外衍生品业务。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该类业务由于易出现随意加杠杆、变相降低投资门槛等违规乱象引发监管关注,随着业务全面搁浅,资管计划套利空间被进一步缩减,尤其对私募基金影响更为显著。

私募场外期权业务遭“封杀”

监管叫停券商与私募基金开展场外期权业务后,这一业务在期货子公司也遭遇“封杀”。4月16日,市场消息称,证券业协会进行最新的窗口指导,即日起暂停私募基金(主体+产品)作为期货风险管理子公司场外衍生品业务的交易对手方,要求不得新增,存续业务不得展期,私募基金公司主体和私募基金产品均不可参与。

这一消息也得到业内人士证实,一不愿具名私募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表示,公司此前也有部分私募场外期权业务,不过随着监管叫停该类业务,公司目前这方面业务已经处于停滞期。记者注意到,监管叫停私募场外期权业务最先“开刀”于券商行业。4月10日晚间,已有多家券商率先表示收到相关监管部门的窗口指导,暂停证券公司与私募基金开展场外衍生品(期权)业务,证券公司不得新增业务规模,存量业务到期自动终止,不得续期。

事实上,针对场外期权业务的监管正日趋严格。今年3月,中国基金业协会暂停了涉及个股场外期权的期货资管产品备案。2017年9月,监管方面叫停了个人通过期货子公司参与场外个股期权;而券商方面向来要求场外期权的交易对手方必须是机构。

所谓场外期权,是指在非集中性的交易场所进行的非标准化的金融期权合约,是根据场外双方的洽谈,或者中间商的撮合,按照双方需求自行制定交易的金融衍生品。场外期权以机构参与为主,券商、期货公司风险子公司、私募等是主要的参与者。简单来说,客户仅需按交易规模支付某一比例的权利金,就能在约定的时间以约定的价格买入或卖出约定数量的股票。

降门槛、弃管理权乱象丛生

监管“封杀”私募场外期权的核心出发点在于希望该项业务能够被合理使用,成为对冲工具、风险控制工具、保险工具为主,事与愿违的是,部分资管机构利用期权的高杠杆性获利,从而扩大了金融市场整体杠杆,引起市场系统性风险。

从业内多方反馈意见来看,监管去杠杆的政策方针引导,加之场外期权行业乱象成为该项业务走向末路的重要原因。业内人士表示,大多数人认为各种平台分割份额卖给散户,违反合格投资者规定,容易引起社会问题。首先,各种平台与散户对赌,一旦发生市场变化,投资者无法承担风险,可能造成社会问题。另一方面,私募基金公司放弃管理权,由投资者出交易决策,设立产品作为通道帮助个人交易,“个人不得参与场外期权”的禁令成了摆设。此外,私募基金公司使用公司本身或基金产品作为主体,利用个人或其他公司主体作为募资通道,收集散户的筹码进行交易,这条严重违反了公司主体自有资金和外部投资者资金不能混同管理的规定,也涉嫌非法集资。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