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美国不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的表与里

张锐

美国财政部日前公布的半年度汇率政策报告指出,中国没有操纵汇率以获取不公平贸易优势。在中美贸易摩擦正处升级的关口,美国财政部释放出这样温和的态度,其中的表与里更需我们去探究与思考。

美国认定一国是否为“汇率操纵国”,依据是2015年颁布的《贸易便利化和贸易执行法》中设定的三大标准:一是被审查国对美国拥有超过200亿美元的贸易顺差;二是被审查国经常账户顺差占其国内GDP的比重超过3%;三是被审查国在12个月内累计外汇净交易额(即为阻止本币升值净买入的外汇头寸)超过GDP的2%。只有以上三条标准同时具备,被审查国才被确认为“汇率操纵国”。

据美国商务部的统计数据,去年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为3752亿美元,以13万亿美元的GDP规模计算,即便不剔除资本账户下对美逆差,中美顺差与GDP之比只有2.9%;与此同时,去年中国在外汇市场买入的美元为1200亿,占比不到1%,与此相对应,去年人民币对美元还大涨了6.3%,且今年第一季度再次升值3.7%,分别打破了近10年的年度升值与季度升值纪录,若再拉长一点时间,自“8.11”汇改以来,人民币实际累计升幅已近20%,由此非常清楚地看出其根本不存在低估之嫌。这样,按照美国的三条标准,中国仅符合一条,未被列入“汇率操纵国”名单应当是在情理之中。

既然中国没有进行基于压低本币的任何外汇市场干预,中美贸易顺差与汇率问题也就扯不上半毛钱的关系,而且实际上中国基本或者正在告别通过削弱本币汇率来促进出口的时代,转而在确保人民币基本稳定的前提下,谋求产品出口升级和增强服务贸易出口来重塑国际贸易竞争优势,关于这一点完全可以从最近两年中国出口结构以及服务贸易的改善程度找到非常充分的实证依据。以此推论,即便未来中国可能还会产生规模不小的贸易顺差,但也不是由汇率因素所致。更为重要的是,中国经济也正在摆脱依赖投资与出口的经济成长路径,转而更加注重创造国内需求尤其是国内消费的经济增长模式,未来经常账户顺差的渐趋收窄将不可避免,中美双边贸易最终滑向相对平衡的位置也是完全可以期待的。

再看人民币本身。作为全球五大储备货币之一,人民币在特别提款权(SDR)中的比重是10.92%,按照这一比例测算,未来海外至少有七八万亿的人民币需求,这些需求都会拉动人民币的升值;而且继去年启动七年来首次加快增长步伐,今年首季中国经济再获6.8%的增速已没有悬念,同时未来将维持在6.5%左右的增长区间,支持人民币升值的内生动力非常充足;不仅如此,中国正在踩大开放的“油门”,尤其是包括提高银行、证券与保险机构的外资股比以及开通沪伦通等金融市场成色十足的系列开放举措大大超乎外界预期,这些都将构成推升人民币的新型力量。由此我们也可以作出判断,如果按照既定标准,美方今后试图拿中国是否为“汇率操纵国”说事的空间将会越来越小。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