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旅游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朝读美文丨董宏猷:寻源

文|董宏猷

他——十五岁。江城教育电视台小记者。暑假的时候,他跟着《寻源》剧组,从汉江汇入长江之口出发,去寻访汉江的源头。

一个小男孩坐在汉江边,汗涔涔的。

一个汗涔涔的小男孩坐在汗涔涔的汉江边,像奔腾不息的汉江那样流着汗。

夏日火辣辣的太阳照着汗涔涔的汉江,也照着汗涔涔的他。在有火炉之称的江城,在火炉的炉火正旺的中午,孩子们都躲在家里或者树荫下避暑了,连不甘寂寞的蝉也蔫蔫地打着盹。他赤裸着上身,吃吃地发呆。

汉江边,有人在搬罾(zēng),那是一种非常大的网,徐徐藏进了江水里。搬罾的人将罾一把一把地扯起来时,便有一些来不及逃跑的鱼虾留在了大网里。

他像一条大鱼从江水中游上岸来。

大江涨水了。他在江里游泳的时候,突发奇想,这么大的江,这么多的水,它们究竟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呢?它们这么日日夜夜不停地流,会不会有一天突然流光了呢?汉江的源头也有一个很大很大的水龙头吗?就像家里的自来水的水龙头一样,只要一拧开水龙头,自来水就会哗啦哗啦不停地流淌。可要是有一天,汉江源头的“水龙头”忘记关了呢?他是非常珍惜水的。他想,如果真的是有人忘记关水龙头了,那么,我就应该去帮忙关掉啊。

夕阳西下,延绵不断的群山,暮色四起。一群一群的鸟儿,从晚霞中飞过,朝大山深处飞去。

摄制组的车队停了下来。天气炎热。导演和摄像们要下车抽烟,透透气。

他看见了一条小河,不对,一条小溪,就在路边。他想去洗洗手,冲冲凉。他蹲了下来。

一个农民涉水走 了过来。清浅的溪水,在大大小小的礁石和鹅卵石之间,在青翠浓绿的水草和岸柳之畔,清清浅浅地流淌。

哎,老乡! 这是什么溪啊?

啊? 啥西?

我是问,这条小溪,叫什么名字?

啥? 小溪? 这是汉江呗。

啊? 汉江? 这是汉江?

就是就是。就是汉江呗。

他一 下呆住 了。

汉江?! 这就是他家乡那条气吞万里如虎的汉江吗?

理性和常识曾经一千次地告诉他,梦境和想象曾经一万次地告诉他,世界上任何一条大江的源头,都是由细小的溪流乃至泉水汇聚而成的。但是,当一条在他的印象中那样奔腾喧啸的大江,一条在他的想象中一直扮演着雄性的、粗犷的、彪悍的男子汉角色的大江,突然一下变成了一个纯洁的头上插着一朵野花的山野的小姑娘时,他突然有一种怅然若失、如梦如幻,甚至不真切的感觉。

导演当然是兴奋了。

这个粗犷的男子汉,像个孩子一样,带头跳进水里,啊啊地大叫起来。然后,是一群男人叼着烟,哇哇大叫着,跳进了水中。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