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大理寺的猫

手机搜狐

SOHU.COM

新零售新战场,站在风口浪尖的阿里也背水一战

“2018年可能是巨头之战,不再是我们一个人很孤独地做,现在有一大群狼在后面追着我们。”

这句话,出自阿里巴巴副总裁、盒马鲜生创始人侯毅之口。当时,他正被记者堵住,追问如何看待腾讯入股永辉超市。

这两位巨头的动作在当时被媒体渲染为“新零售战场的炮火升级”。

在线上流量成本提高,互联网人口红利逐渐消失的大环境下,巨头们在线下流量的跑马圈地已然开始。

而购物中心是线下最大的流量入口之一。

这也是锌财经所关注的重点。在我们对新零售持续一年的深耕中,采访了数十位以购物中心为圆心的投资人和创业者,剖析和解读了大量商业模式,对“人、货、场”的认知也在不断延展。但是这次的模式,让锌财经多位记者都觉得有点意外。

这个意外,是因为它足够轻。轻到可以在购物中心的铜墙铁壁、巨头们的楚河汉界里任意游离。

这个公司,就是短猪,中国第一个商场公共空间托管服务商。

01

行业“作弊者”

“不会再出现短猪这样背景的团队了,在这个特殊的行业里。”

在互联网行业的古典投资者看来,重资产的商业地产行业确实够特殊。

拿地限制多、对资金和开发运营能力的要求高,导致中小型企业难以渗入商业顶层,只能越来越多地被国企、央企,以及一些名企所把持。

传统零售的复杂管理机制所搭筑起的壁垒,是互联网浪潮也无法冲破的铜墙铁壁。

而短猪则是一个实打实自带滤镜的行业“作弊者”。

深厚的人脉要追溯到搜铺网,这是盛涛用互联网的方式,去帮助品牌找寻长期店铺位置或购物中心选址的尝试。

这桩生意伴随着2012年国内购物中心的兴起而逐步火热,他们见证了国内早期购物中心从筹建到引入品牌,再到调整和资产盘活的全过程。

随着购物中心的增速接近饱和,搜铺网也顶到了购物中心长租市场的天花板。

和扣点的联营制百货不同,购物中心属于租赁制合作,品牌签订3年或5年的合同之后,除非经营状况极差,否则购物中心不会进行品牌调整,这样一来,铺位调整的频率就非常低。

而且对于购物中心来说,铺位调整是商场招商营运的重点工作,根本没有给互联网公司留下太多机会。

那机会在哪里?商场内还有一个“多经”的概念。

多经,即多种经营,是类似于类出租、类经营的方式,包括推广和销售,往往是以商场的中厅、公共过道、广场(室外广场)为主,以这些渠道场地来做多种经营。

这是一件相对更高频的事情,以天为单位,单次交易。以杭州市为例,人流量最高的购物中心,租金能达到9万元一天。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