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曝美团延迟IPO,疑受累外卖无锡战败

睿财经
04-17 07:20
+关注

文/凌小天

睿财经4月17日消息,财新和AI财经社同时爆出一则消息,原计划今年年内在香港IPO的美团点评,或受资金压力攀升影响,推迟其上市时间。

据报道,美团点评正考虑启动新一轮30亿美元的私募融资,估值约400亿美元。上月有媒体报道,美团正在讨论最早于今年年内在中国香港IPO,预计市值为600亿至800亿美元。按照其原计划,在IPO之前不会再进行任何私募融资。但现在似乎有的新的变化。

因为滴滴外卖的强势进攻,美团外卖在无锡被迫烧钱补贴应战,如果战火继续蔓延到其他城市,那么美团赖以上市的主营业务--外卖,就可能从亏损状态到陷入巨亏的黑洞。

也许,这是美团IPO延迟的原因之一。

在过去的一个月中,美团的戏码太多,美团打车上海开城,美团并购摩拜,美团外卖无锡失守……喧嚣背后的主线,其实还是IPO进展。

1、美团要IPO,这点很明确

展开剩余85%

并未在国外开展业务的美团,其创始人增加了在外卖发声的频率。比如,王兴4月6日美国科技网站The Information专访,这是其自2015年以来首次接受国外媒体的采访。

The Information的原标题为《A Chinese Startup’s Big Ambition: Amazon for Services》(一个中国创业公司的野心:服务业的亚马逊)。

为了IPO造势,努力贴一个标签挺重要的,比如亚马逊这种“根红苗正”的。当然,外媒报道也提到了美团主营业务不够扎实,业务太过于“多元”以至于有些投资者希望其对非盈利业务进行“切割”。

当然,这些投资人想多了。美团旗下的业务,能赚钱的空间不够,比如猫眼、酒旅,空间够的现在还在贴钱,比如外卖。

至于“闭环”和协同效应,首先,美团屈指可数的交易闭环——外卖、酒店、打车三个品类,但是这也算不上真正的闭环——电商卖货品不同品类之间协同效应很强,订单模式一致,支付模式一致,所不同的只是商品物流中的包裹大小不同而已,商户的管理系统基本可以通用,但在美团,外卖、酒店、打车三个品类是一个商户管理系统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其次,如果没有一个完整的商户管理系统,何谈真正的闭环,也更谈不到协同效应。

如果这种拼凑的逻辑真可以走得通,那把58同城早就应该把自己包装成Google for services,是不是也很性感?或者把Yelp、Groupon、Grubhub几个萎靡的公司合并,算是外国版的Amazon for services,真牛!躺着赚估值,赚钱原来这么容易。

但这些也没有美团什么事儿。美团想IPO(甚至背着对赌协议),但是辛苦这么多年,市值还赶不上新晋“网红”公司滴滴,所以要发力网约车业务,从对方身上咬下一块肉,增加自己的估值故事。

尽管外国人不一定听得懂“衣食住行”到底如何关联起来的,但对于美团IPO来说,2018年都是一个重要的窗口期,不管是去纽交所、纳斯达克,还是去香港,拖下去恐有变动。

2、计划赶不上变化,外卖无锡失利影响全局

人生如戏。

如果完全按照美团预设的戏码进行就好了,上海打下三分之一的市场,杭州、成都……外加几个三四线城市,分别咬一点份额下来。

即使只有10%,那也有近60亿美元的市值估值可以讲,你看饿了么拼死拼活打到现在,才卖了不到100亿美元。何况,还可以增加“协同效应” 的戏码,也许可以在订单基础上,再多来一点谈判空间。

可是真那么容易么??

也许上海的势能确实给了美团这样的幻觉,以为自己真的可以拯救对出行不满的大众,树立一面英雄的旗帜,去安抚投资者等待了这么多年,焦虑、脆弱的心。

可惜“人设”很快就崩塌了,无锡外卖被直接干翻。

滴滴外卖进军无锡,8天测试,第9天正式上线,当日订单充破33.4万,份额反超美团。无锡不是大城市,但无锡是美团一直做得很好的城市,一记反手耳光,抽得响亮。

因为滴滴外卖的强势进攻,美团外卖在无锡每天要烧150万美元,预计月亏损4500万美元。

美团一手疯狂补贴分食部分网约车份额,一手传播“技术壁垒”,外卖技术优于打车,这个故事差点儿有人就信了。

但是,在疯狂补贴面前,谈技术有点早。既然说补贴,那就应该先把补贴说明白,既然都是全力补贴来进行“承压”测试,那就得先比较下“补贴”的战果。

美团在上海补贴到了30万,自称拿到三分之一份额,然后回落,后滴滴称美团份额在15%以内,美团没有出来反驳。

滴滴外卖无锡宣布第一的时候,美团出来也说自己是第一,搅局的架势十足,但未公布订单,无法继续比较。

就算退很多步,也可以清楚,滴滴外卖在无锡这场仗,打得漂亮。网约车的壁垒多高不清楚,但外卖的壁垒是真的不高。

商户还是那些商户,商户最希望自己和多个平台同时对接,以保证自己的独立性。用户流量补贴即可得,骑手更是比司机的门槛还低,当天美团外卖无锡被打得很惨,周边城市的骑手们都来驰援。

一次失利带来了连锁的负面结果,给本来就脆弱的美团带来更多麻烦。本来美团外卖是亏损的,但外卖业务有增速,有盈利的预期。随着滴滴进入,美团赖以上市的主营业务--外卖,突然从亏损状态陷入巨亏的黑洞。

3、财报堪忧,美团“大饼”随时会崩裂

科技媒体虎嗅发布的一篇文章提到,美团在摊一张随时会崩裂的大饼。作者仔细研究了美团的财务结构,真是摇摇欲坠。

团购没有增速,成为“昨日黄花”,外卖持续烧钱,打车的故事被寄予厚望,但进展不顺。关键是,尽管有点弱,但外卖本来是美团IPO的主营故事,结果外卖被打得那么惨,惨到让人惶恐。

美团四处征战,四处都烧钱。四处招惹敌人,个个都强大。

饿了么被收到阿里巴巴,如果美团足够幸运,可以在阿里巴巴整个饿了么、口碑与盒马新零售的当口,继续往前进一步。这个时间窗口很短,但值得利用。本来美团有这个机会的,但美团非要去多贪一口网约车的肥肉,结果马上被打惨。

不算是IPO还是融资,美团都是急需要钱的,目前所有战场,只要停止输血投入,分分钟丢失阵地。

所以王兴硬做打车这件事儿,真是得不偿失。不管现在上市,还是融资,2018年注定会过去,2019年注定会来。希望王兴拿到的瓶盖儿,数量多到能盖得住他掀开的瓶口。

案例详解:作业成本法的运用及对企业的影响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