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旅游
手机搜狐
SOHU.COM

全面融入铁炉塬是桃花源景区发展的唯一出路

铁炉塬
04-16 21:20
+关注

作为土生土长的铁炉塬人,我对这片土地一直有深深的眷恋。记得小时候从南岭一直到东、西、北三条沟,这一片塬没有我没去过的地方。去的最多,记忆最深的当属铁炉塬东、西、北三边的沟。记得小时候和伙伴们在沟里逛的时候经常会感叹,咱这么好的地方怎么没人开发呢?

没想到在七、八年前,零河所在的沟孟沟就有人开发了,是一个农业项目,名叫“嘤鸣谷”(也就是“桃花源”的前身),项目投资人是一位姓寇的老板,来自东边的阳郭镇。我和寇老板通过临渭区招商局介绍认识,寇老板说他的“嘤鸣谷”项目资金链出现了问题,急需一笔资金,但是项目目前没有流水渭南方面的银行无法给他贷款。当时我刚好跟西安的某家银行有点关系,答应帮寇老板去对接一下。但是经过银行的风险评估,寇老板还是不具备放款条件。最终“嘤鸣谷”项目还是因为资金链的断裂假手他人,就变成了现在的“桃花源”。

桃花源,一个没有特色的景区。

“桃花源”项目主打关中民俗古建牌,从刚开始一期的3亿多的预算,到现在实际超出好几倍的投入,确实有点失控。其实“桃花源”从单个建筑品质上来说确实值得点赞,但是从整体定位、规划布局来说,它却走偏了。其和礼泉的袁家村、兴平马嵬驿、蓝田的白鹿原,乃至于富平的何仙坊和蒲城的重泉古城(这两家基本已经死掉)这些主打关中民俗的景区并无本质区别,无非就是建筑物更精美一些。

展开剩余89%

其实我们仔细分析一下“桃花源”主打的所谓古建文化、民俗文化、陕商文化、宗教文化、农业观光文化等一些列定位,从当前全域旅游以及关中地区旅游业的发展态势来说,确实有些不合时宜。从表面上看,“桃花源”是没有自己的特色,存在关中民俗景区扎堆重复建设的弊病。从本质上来看,其实是没有突出这一片地区发展旅游业的差异性,没有理清“桃花源”依托铁炉塬这一片拥有悠久历史和独特地域文化特色的地区到底该发展什么。

其实我们横向比较一下就不难发展,“桃花源”作为渭南临渭区主打的“四园一基地”(渭南航天生态园、渭北葡萄产业园、渭南桃花源民俗文化园、渭南军事博览园和苗木花卉基地)之一,和其它三个园区相比,确实存在没有独特性、差异性的问题。

比如坐落在桥南镇天留山下的渭南航天生态园,它是依托之前这里的航天测控中心旧址而建设的中国第一座航天测控装备专业博物馆,主打航天观光特色的景区,这个目前在全国来说都很有特色。同时又依托天留山和山下的天留村,辅以乡村旅游和森林度假,这样它的立体性就出来了。游客来这里既能体验特色观光,同时又可以在这里住下来感受乡村和山林的休闲生活,这就符合目前城市人口对于慢生活的追求。可以说整个景区和当地的生产生活融为了一体,找到了发展全域旅游的方向。

渭北葡萄产业园坐落于渭北名镇下邽镇,是以葡萄产业为核心,融生产、生活、生态为一起的一个景区,本质上就是一个葡萄产业特色小镇。近年来它的发展以及对整个下邽镇的带动大家也有目共睹,在此就不用多说。

而渭南军事博览园同样很有特色,它是依托渭华起义的历史遗存而打造的以军事文化为特色的景区,符合国家这几年倡导的红色旅游战略。

而“桃花源”景区从我的观点来看,其实就是个“大杂烩”,看似什么都有,其实什么都没有,没有一样做到极致。这样的景区怎么能吸引游客长期驻足?怎么能吸引游客重复消费?(况且从目前来看除了小吃以外,也没有什么可以消费的)下面我将从三个方面详细谈谈“桃花源”景区的问题。

问题一:没有抓住所在地域的特色,发展定位出了问题

上文提到,“桃花源”源于之前的“嘤鸣谷”项目,“嘤鸣谷”是一个纯粹的休闲观光农业项目,这样的项目从目前旅游业的乡村休闲、互动体验的属性来说,其实也是有它的特色的,满足了一部分城市人对乡村农耕生活的向往,让游客可以慢下来。但是这样的项目有个弊端,不具有延展性和“爆发性”,而且只能依托零河河谷这一片地方,对生态环境要求特别高,所以项目“死亡”也有它的必然性。

而接手后的“桃花源”却走向了另一个极端,把之前“嘤鸣谷”的所有设施全部拆除,重新定位为关中民俗。殊不知关中民俗景区周边扎堆了多少个?这类景区目前已经严重饱和。一边是“边建边死”,而另一边却是“边死边建”,形成了一个恶性循环。

其实仔细分析一下,无论是之前的“嘤鸣谷”,还是现在的“桃花源”,其建设的初衷难免存在“跟风之嫌”。“嘤鸣谷”跟的是休闲农业的风,而“桃花源”跟的是关中民俗的风。所以从这个方面来讲,这两类景区放不放在铁炉塬边的零河谷都无所谓,放在其它地方也可以,从地域的承载来说,不存在唯一性。或许放在别的地方发展更好。

其实无论在那一个地方开发旅游业,一定要从特色性、系统性以及战略性来考虑问题。

所谓特色性就是你这个地方和别的地方相比,所开发的资源是不是具备唯一性?即使不具备唯一性,那么你把它做深做精,也就有了特色。那么我们来看看,“桃花源”所谓的几大特色是不是真有特色?

第一个主打的关中古建文化,被许多人认为并不是严格意义的关中传统古建筑。其实这倒不是主要问题,主要问题是你把古建建好了,能不能让这些古建“活化”一下?比如和一些建筑类的高校合作建设古建实践教学基地,开展研学旅游。或者搞一些亲子类的古建模型制作活动,让游客有互动的参与过程。而从目前来看,“桃花源”的开发者显然没有意识到这些,这些古建只是成了一种观光的摆设而已。

第二个主打的民俗文化,这个就更不用提了,这个到关中任何一个民俗景区都一样。无非也就皮影、陶艺、小吃那几样。你难倒说“桃花源”的辣子夹锅盔就比袁家村和白鹿原的香?其实“桃花源”景区卖的最好的小吃就是铁炉油馍,因为这个是铁炉塬地区的特产,这似乎说明了什么。

第三个主打的陕商文化,大概是因为这里曾经有一条陕商曾经经商的桐油古道。且不说这桐油古道和商於古道、褒斜古道等这些有名的古道比起来,连本地人都不一定知道,打造陕商文化没有一点优势。更何况目前打着陕商文化牌子的旅游项目太多,要在这上面做出名堂,必须要有独特性和传奇性,比如泾阳的周家大院等。所以“桃花源”打造陕商文化和关中民俗文化一样,都存在一个同质化,且体量不足的问题。

第四个所谓的宗教文化更是胡扯,“桃花源”打造宗教文化可能是源于这里的零河谷有一个“河里庙”,但问题是“河里庙”所供奉的应该是河神或者龙王之类的和水有关的神仙,这和当地的地理环境也颇为相符,所以要做宗教之类的文化为何不在具有差异性的和风调雨顺、五谷丰登相关联的河神、龙王上面做文章?偏偏造了一个和该地文化并无关联,且周边普遍存在的佛寺,而且还占了整个景区的近三分之一,真有些不伦不类。反观铁炉塬龙凤山上的娘娘庙就很有特色,这个和送子有关联的庙,每年的农历三月三会吸引周边许多人上山祈福,并且还形成了一个很有特色的庙会。

第五个所谓的观光文化从目前来看真没有什么可以观的,宣传的一年有8个月花期到现在还没有成型,观光农业也没有成什么规模,游客到这里观光其实就是走马观花。

所以要在铁炉塬这一地区发展旅游业,即使目前还在沟里边并没有上塬,但是你一定抓住这里的核心资源,这样才能长久地吸引外地游客。“桃花源”恰恰是因为没有抓住当地的地域特色,才造成了发展定位上出了很大问题,使自身陷入了“四不像”的窘境。

问题二:没有发挥景区对地方发展的带动性,和当地形成了一种割裂态势

在全域旅游发展的理念下,一个景区要健康发展,必须要和所在地区融为一体,这样可以使自身的发展能够带动当地的发展,同时又能依靠当地广袤的地理和人文空间拓展自己的发展纵深,形成一种互为促进的发展模式。关中民俗景区这么多,为什么只有“袁家村”最成功?其实“袁家村”的成功除了全村进行企业化管理,村民集体入股之外,最重要的还是它和当地的互相依存关系。表面上看是一个“袁家村”,实际上有“十几个”“袁家村”,它带动了外围许多村庄跟它一起发展,和周边的村庄形成了一种产业化的协作。所以对周边的融合带动是袁家村成功的重要因素之一。

而“桃花源”目前偏居在零河谷一隅,发展方向和它的战略腹地铁炉塬毫无交集,完全形成了一种割裂的状态。甚至由于桃花源的交通规划先天不足,一到节假日就给当地群众的出行“添堵”,带来很大的困扰。

所以“桃花源”对铁炉塬的发展要起到带动性,就必须抓住当地的特色文化进行深入挖掘,并结合周边的大景区资源,形成差异化发展,系统性结合。

铁炉塬地区的最有名的历史文化遗存是什么呢?从“铁炉”这二字就可以看出来,是冶炼钢铁的历史,具体来说就是打造兵器的历史,因为据传说铁炉塬是当年秦国的兵工厂。可能有人会反驳说你这个只是传说而已,当不得真。其实从发展文化旅游产业的八字真言“无中生有、有中拉长”来看,要在铁炉塬这一地区发展旅游业,就要把秦国的“兵工厂”这一传说当真,更何况还有出土的相关东西作为佐证。所以兵器文化应该是一个最响亮,最吸引人的招牌,要在挖掘兵器文化方面下功夫。有了兵器文化这一差异性的特色,就必须和周边的大景区进行系统性的结合。铁炉塬往西20公里,就是举世闻名的世界第八大奇迹——秦始皇陵兵马俑,这是秦文化的最大代表。而铁炉塬秦国“兵工厂”的传说同样为秦文化,并且和兵马俑互为补充,你有兵马的遗存,我有兵器的传说。所以完全可以借助兵马俑的招牌在铁炉塬打造古代冷兵器文化,建造中国冷兵器艺术博物馆,形成兵马俑的配套景区,将兵马俑的客流往东吸引,这对兵马俑景区也有好处。

铁炉塬地区当前最重要的手工业是什么呢?是草编,草编在这一地区无论男女老幼人人皆会,长期以来是人们补贴家用的主要收入来源,并且周边的三张、阎村、阳郭等地都在从事这一行业。所以第二个要深挖草编文化,打造以草编为产业核心的特色小镇,并且和周边同样有草编产业的地区形成集群式发展,达成区域产业的规模效应。同时铁炉塬还有油馍、豆腐、狗肉等特色美食,非常具有独特的地域性,也是可以进行深入开发的。

所以对于“桃花源”的开发者来说,要想让该景区有长足的发展,必须要从零河谷走上铁炉塬,要让“桃花源”融入铁炉塬,从单纯的开发零河谷转变为开发整个铁炉塬,依托兵器文化、草编文化、美食文化打造冷兵器博物馆+草编小镇+乡村特色民宿的具有互动体验性的创新型旅游体系,形成铁炉塬上铁炉和何刘两地几十个村庄整体性发展的全域旅游态势。

问题三:没有看到自身独特的区位优势,在战略上非常狭隘

“桃花源”景区所在地处在零河流域的沟孟沟,也就是沟孟村的原址,这一地区属于原何刘乡范畴。原何刘乡属于渭南市临渭区管辖,它和铁炉塬南部分属于西安市临潼区管辖的铁炉乡组成了完整的铁炉塬。这两个地区本来在行政上是一个统一的整体,只是因为80年代临潼从渭南划归西安时被人为分开了,从此这个千百年来民风民俗相同的古塬只能以街道为界,处于割裂状态。这也是整个铁炉塬长期发展缓慢的主要原因。虽然原何刘乡早已并入三张镇,但何刘地区的人们除了政务一类的事情必须去三张镇之外,日常生活基本都是在铁炉街完成。所以编草辫、烙油馍这些技艺不光是南边的铁炉人会,北边的何刘人同样非常娴熟,因为这是作为一个铁炉塬人的必备技艺。所谓“何刘人”我认为只是一个短暂的行政产物,从更长的历史发展以及民风民俗来看,整个铁炉塬上的都可以称为“铁炉人”。

过去几十年因为行政割裂原因导致铁炉塬一分为二,而今从关中平原城市群、大西安的规划战略来看,铁炉塬上的铁炉和何刘两地有重新合二为一的可能,从发展全域旅游整合资源的角度来看,这两地从行政上合二为一完全可以形成1+1>2的效果。

在西咸一体化开始取得实质性进展以后,省上开始推动西渭一体化,西渭一体化的第一步是富阎一体化,而富阎一体化之后我认为马上要推动临渭一体化,所谓临渭一体化就是临潼区和临渭区的一体化发展。这个从目前政府的人事安排上可以看出端倪,那就是王浩和李毅先后担任临潼区区长和渭南市市长。为什么会这么说呢?因为李毅和王浩以前一起在蓝田搭过班子,李毅为县委书记,王浩为县长,在两人的努力下,蓝田从全省最著名的贫困县一举成为全省全域旅游发展的示范县,经济增长了一大截。临潼区的资源优势不用多说,而临渭区近年来也在大力发展旅游业,从区域融合发展来看,两地以后必然会加速合作。

铁炉塬自身文化旅游资源丰富,西边毗邻兵马俑,北边紧挨“桃花源”,如果统一进行全域旅游开发,必然会成为临渭一体化发展的典范,具有非常大的示范作用,甚至会成为临渭一体化发展的示范区。所以从这个战略上来讲,这也是我认为“桃花源”景区的开发者应该走出零河谷,走上铁炉塬的最根本的原因。因为此举不仅仅是搞了一个全域旅游,而且从区域融合发展来讲,也是帮两地政府干了一件大事。

但从目前“桃花源”的整个走势来看,其开发者根本没有意识到这一点,而且从景区的定位来说就非常狭隘,让人以为是专门给渭南人建设的景区!所以建议“桃花源”的开发者思维更开阔一些,目光更远大一些,要跳出渭南,跳出零河谷来看“桃花源”,只有“桃花源”和铁炉塬融为一体,“水”“土”结合,才能形成“肥沃的土地”,长出美丽的“旅游之花”。

投稿微信:13484819977

油画里的村庄-喀纳斯禾木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