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经
手机搜狐
SOHU.COM

亏损超10亿 美丽生态如何“美丽”

南方都市报
04-17 06:16
+关注

合规第一期

合规创造价值

开栏语

深圳资本市场综合实力和竞争力全国领先,而合规指数决定了资本力量的创新程度。合规版关注资本市场的合规现象以及各种监管问题,旨在通过打造评价体系为资本运作的规范化提供指引。

合规周报本期调查机构:

深圳美丽生态股份有限公司

违规严重度6.8

违规指向6

深交所在“美丽生态”问题频发的情况下,自开年以来已向其发了4封问询函,实行“紧盯”政策,要求美丽生态说明逾期贷款、生产经营是否受严重影响,多名高管辞职对企业团队稳定性是否存重大风险,能否在规定期限内披露年报及相关审计报告等情况。

整改现状7

美丽生态方面对于业内关注问题有作出回复和解释。

处理反馈7

监管层的态度和市场对于美丽生态方面解释的结果待定。

风险系数7

投资操作须谨慎。

南都评点:过亿亏损金额的一再变动,数位高管的接连离职,有关实控人变更的信息含混不明,信披违规的背后是企业危机的频发,资本市场的合规问题让这家本在风口浪尖的公司愈发不平静。不止一次的信披违规,某种程度上即在市场里消耗自身的信用和好感。美丽生态若不改过自新,恐怕这份美丽终将难以为继。

展开剩余91%

违规严重程度综合评级体系

违规指向

评级参考:被处罚8-10、被调查4-7、被发函1-3

整改现状

评级参考:未回复8-10、正在制订方案4-7、正在处理中1-3

处理反馈

评级参考:现状无改善8-10、结果待定4-7、已解决1-3

风险系数

评级参考:投资风险高8-10、投资风险较高4-7、投资风险较低1-3(以上四项加权平均得出综合评级,级别越高越严重,10级为最严重)

合规提示近期打击重点

深交所相关负责人表示,未来将以问题和风险为导向,聚焦重点领域和市场关切的问题,联合证监会派出机构,积极组织实施对“忽悠式”重组、违规减持、高送转、长期不分红等问题公司的现场检查,增强一线监管的及时性、针对性、有效性和威慑力,切实防范和化解市场风险。

深圳美丽生态股份有限公司(000010 .S Z)脱胎于北京深华新股份有限公司—一家曾经顶着全国纺织行业第一家股份制公司的光环、从事纺织品远洋贸易的企业。深华新于1995年登陆深交所,是中国最早的一批上市公司之一。作为一家老牌上市企业,自经历了1997年东南亚的金融危机后,深华新一直处于业绩低迷、数度濒临退市的状态,20年来进行了一系列改制和业务调整都没有好转迹象。

直至20 13年7月,五岳乾坤入主深华新,成为控股股东后进行资本运作,将深华新更名为“美丽生态”,变更主营业务为园林,业绩才有所改观。然而好景不长,五岳乾坤入主后的股权纷争给企业带来不少问题,高层内讧,实控人变更,业绩亏损,高管离职……一波未平,一波又起,美丽生态的麻烦如雪球般越滚越大。

经营危机

园林资质取消,业绩亏损从1亿变10亿,现金流告急

逾期贷款数亿 未偿还被告

正逢上市公司公布业绩的“旺季”时分,从公布逾亿元的亏损到说明业绩亏损原因,美丽生态在监管层的压力下几乎是“挤牙膏式”地对外释放消息。

南都记者查阅深交所官网信息后发现,自2018年伊始,美丽生态前后发布了4份与2017年度业绩预告相关的公告和1份2017年度业绩快报。

其中令人咋舌的是,美丽生态于4月13日,即在发布第4份有关2017年度业绩预告的相关公告时披露,在早前业绩预告中公布的“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1 .2亿- 1 .37亿元”,现变更为“亏损10 .5亿—10 .68亿元”,调整后的亏损金额接近原本数额的10倍,这一消息无疑也让市场炸开了窝。

2017年度业绩预告的相关公告中,美丽生态已透露,亏损过亿是因为园林资质取消后,企业的承揽项目受到影响,融资通道不畅,已参与的项目受政府债收紧的政策影响,工程进展缓慢,收入也进而减少。

对于亏损金额调整后的重大差异,美丽生态解释,公司本部与子公司八达园林出现逾期贷款累计4 .3亿元,八达园林原预计施工项目难以顺利完成。这一转变导致美丽生态对2015年收购八达园林产生的商誉进行全额计提减值准备,减值金额为7 .11亿元。另外,美丽生态向兴业银行贷款1亿元,由于资金短缺,未能按时偿还,兴业银行在4月2日向深圳中院请求,对被申请人美丽生态及其子公司八达园林的相关财产采取诉前财产保全措施。

美丽生态强调,园林行业存在普遍的垫付资金现象,行业建造合同形成的已完工未结算资产普遍较高,公司建造合同形成的已完工未结算资产项目较多。由于政府严控债务规模,市场流动性降低,业主方的资金压力进一步加大,公司部分项目的实际回款进度也远低于预期。

逾亿元的亏损让美丽生态进入了“现金流告急”的紧急困境,贷款逾期也导致美丽生态的基本账户和一般账户被冻结,其信用状况和经营管理受到严重影响。

6位高管离职涉及10个职务

然而追溯起来,美丽生态的经营危机也并不是无迹可循。

早在2017年,公司高管的频繁辞职就已释放了这一信号。公开资料显示,去年下半年,公司独董佘志莉、徐斌、王建华陆续离职;公司高层王云杰在2017年8月辞去董事一职后,今年4月再辞去公司副总经理以及子公司八达园林总经理职务;2018年,郑方在2月和3月分别辞去总经理和公司董事的职务,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4月,董事、副董事长蒋斌辞职。截至目前,已有6位高管离开美丽生态,共计辞去10个职务。对于高管们的离去,美丽生态对外解释的口径都统一为“个人原因”。

除此以外,董事长贾明辉更因牵涉合同诉讼被宁波鄞州法院限制出境,并被扣留港澳居民来往内地通行证或其他有效出入境证件。随后,美丽生态发布公告称,贾明辉因身体原因在香港家中养病。南都记者也从美丽生态方面得知,截至目前,公司通过微信、电话与贾明辉保持正常的联系和沟通,贾明辉亦有继续主持公司相关工作。

业绩亏损、贷款逾期、高管离职,集诸多风险于一身的美丽生态在今年已经收到了来自深交所的第三封问询函,深交所要求美丽生态说明逾期贷款的具体情况,核实在资产受限情况下公司生产经营是否正常进行,以及解释高管辞职是否会对公司经营管理团队的稳定性产生重大影响或风险。

内乱不断

数次被申请破产清算、控股股东无法联系、实控人变更却“闭口不谈”

控股股东麻烦缠身

在上市企业背负着上亿元的亏损,高管又频频离职的表象背后,作为美丽生态企业内部的控股股东,五岳乾坤这些年“被破产”、“下落不明”,卷入一桩桩纠纷和诉讼后,可谓是麻烦不断。

美丽生态在今年2月27日的公告中表示,控股股东五岳乾坤被合作方重庆拓洋投资有限公司向深圳中级人民法院申请破产,在人民法院公告网上查询到五岳乾坤的《破产文书公告》中表明五岳乾坤目前下落不明,且不能清偿对申请人的到期债务。美丽生态称,尚未收到五岳乾坤对该事项的通告,但已向其致函要求尽快核查。

与控股股东五岳乾坤被指“下落不明”相矛盾的是,美丽生态告诉南都记者,公司方目前仍能和五岳乾坤保持正常联系,并不理解《破产文书公告》中指的五岳乾坤的“下落不明”具体何指。

同时,记者也注意到,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的披露,五岳乾坤目前被列入经常异常名录信息,原因是通过登记的住所或经营场所无法联系。

一边是“下落不明”,另一边却是“能联系”,有法律人士分析,在作为债务人企业方“在或不在”的背后,不排除一种可能性,即债权人想通过申请破产的方式倒逼对方露面,进而解决债务的问题。

这并不是五岳乾坤首次被合作方申请破产。2017年,在与浙江青草地园林市政建设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称“青草地”)之间的债务纠纷案中,青草地胜诉后申请五岳乾坤破产清算,法院在执行时却发现,破产申请书无法送达工商注册地,企业的“下落不明”让法院最后不得已选取公告送达。

美丽生态透露,如果五岳乾坤的破产清算被深圳中院判决并执行,五岳乾坤将进入到破产清算的司法程序,将可能对公司股权结构等产生重大影响。

涉嫌严重的信披违规

五岳乾坤作为美丽生态的控股股东,企业内部股权结构的变化,某种程度即意味着上市企业美丽生态的实控人也会有变更的可能。在这其中,五岳乾坤控股股东的混沌不明也成为外界诟病美丽生态的另一原因。

从股权结构上看,五岳乾坤的第一大股东为控股39.86%的天一景观,此外,中植系的中建投和嘉诚中泰各持股23.12%和27.86%。嘉诚中泰和中建投在2013年7月协议约定将合计50 .98%的五岳乾坤股权转让给盛世泰富,但嘉诚中泰和中建投收到全部股权转让款后,却未按约定协助盛世泰富履行工商变更登记手续。

据北京仲裁委员会裁决,盛世泰富被确认为美丽生态控股股东五岳乾坤的股东,持有其50 .98%股权。在五岳乾坤的第一大股东将变更为盛世泰富,美丽生态控股股东仍是五岳乾坤的情况下,实控人应该由郑方变更为蒋文。

记者就“公司目前的实控人是谁”这一问题询问美丽生态,得到的回应是,实控人目前仍为郑方,原因是盛世泰富的工商手续尚未完成。美丽生态作为相关责任主体,并没有在2013年五岳乾坤的第二、第三大股东与盛世泰富签署股权转让协议时,对实控人变更这一关键消息进行披露。有观点认为,这已经涉嫌严重的信息披露违规。

在实控人变更背后,实质却存在美丽生态控股股东之间的内讧问题,也有外界猜测,内讧也是公司高管频繁离职的“导火索”,在2017年11月的一次股东大会的闹剧更引起了深交所的关注和问询。

信披违规

被指“造假”“赖账”,曾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处罚

在与多家公司发生债务纠纷,尤其是历经把青草地资产装入上市公司,始终未就其交易对价款进行支付一事后,身为美丽生态的控股股东,五岳乾坤已给市场留下了“不甚美丽”,甚至于“造假”和“赖账”的印象。

而在近日美丽生态收购与自身业务相距甚远的福建省隧道工程有限公司51%股权事项上,深交所一再发函,要求其进一步补充说明本次交易的必要性、标的资产的订单与资质、资产评估、交易商誉等共计11个方面的问题。由此可见,美丽生态的过往也引起了监管层对此类事项的敏感和“紧盯”。

与此同时,从2015年到2016年,美丽生态在信息披露方面已经连续两次被深交所考评为等级“D”。

2016年10月12日,因涉嫌违反证券法律法规,美丽生态被证监会立案调查,并被罚款。

2018年3月26日,因未履行相应审议程序和信披义务,自行对全资子公司浙江深华新出具增资的股东决定,将其注册资本金由7500万元变更为3亿元,并据此对浙江深华新公司章程的相关条款及工商信息进行修改和变更,美丽生态被深交所公司管理部出具监管函。

合规简报

统计时段:4月9日-4月16日

发布机构:深交所

处分公告

点名对象:梦网荣信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股东、时任董事兼总经理左强

违规事项:经查明,左强违反自行出具的股份限售承诺,且未采取积极解决措施,导致所持有的股份在股份限售期内被转让。未履行告知义务,导致公司未披露应披露的股权质押事宜。

根据本所《股票上市规则(2014年修订)》第17.2条、17.3条的规定,经深交所纪律处分委员会审议通过,决定对左强给予公开谴责的处分,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并向社会公布。

问询函

中小板关注函【2018】第101号

点名对象:深圳市宇顺电子股份有限公司

问函事项:2018年4月14日,因圣莱达存在涉嫌虚增净利润等事实,中国证监会拟对圣莱达实际控制人覃辉给予警告,并处以60万元罚款。宇顺电子拟购买标的资产成都润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成都润运”)100%股权。成都润运的控股股东为星美圣典,实控人为覃辉,且本次交易构成重组上市。深交所要求企业认真核实相关事项并进行必要的风险提示。

中小板重组问询函(需行政许可)【2018】第9号

点名对象:深圳麦格米特电气股份有限公司

问函事项:麦格米特拟分别收购三家控股子公司怡和卫浴、深圳驱动、深圳控制的34%、58.7%和46%的股权。深交所要求麦格米特对三家控股子公司的业务发展状况、股权结构等相关信息和文件予以完善。

创业板关注函【2018】第114号

点名对象:陕西坚瑞沃能股份有限公司

问函事项:坚瑞沃能亏损幅度大幅增加,主要因全资子公司深圳沃特玛电池有限公司由于订单减少而导致收入大幅下降,产品毛利率下降。另外,财务费用同比大幅增加。报告期内,公司预计非经常性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约为人民币4900万元,目前企业陷入暂时的现金流危机。

创业板年报问询函【2018】第34号

点名对象:深圳市长方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问函事项:长方集团于2016年11月拟通过受让股权及增资的方式合计取得深圳特蕾新教育集团有限公司60%的股权,预支付2800万元股权投资款定金。2017年2月公司与交易对方终止《合作框架协议》。而公司2017年现金流量表显示,收到的其他与投资活动有关的现金中,股权投资款定金为2500万元,而公司2017年半年度报告中该项金额为2800万元。深交所要求公司解释上述差异,并结合相关信息披露索引说明公司是否及时履行信披义务。

同时,企业披露李迪初、李映红、聂卫等29名深圳市康铭盛科技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股东目前因股权收购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5600万元。深交所要求长方集团补充说明上述资金占用是否符合股权收购协议的约定,说明认定上述资金占用为经营性占用的具体依据,并请会计师核查并出具明确意见。

06-07版

南都记者 黄玮

作者:黄玮

做知人善任的教练式管理者

声明:本文由入驻搜狐号作者撰写,除搜狐官方账号外,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搜狐立场。

网站地图

用户反馈 合作
Copyright © 2018 Soh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