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罪案心理小组

手机搜狐

SOHU.COM

孙宏斌离开,乐视离破产还有多远

孙宏斌的离去,像是一个标志,说明已经没人能撑起这个在倒塌的大楼。

走马担任乐视董事长7个月后,孙宏斌愿赌服输了。

3月14日下午便有消息称,孙宏斌将不再担任乐视董事长的职务,乐视网在当晚八点左右的公告里宣布这一消息,孙宏斌辞职,退出董事会,并不再担任乐视网的任何职务。

去年 7 月,贾跃亭资产冻结,远走美国,当时是乐视第二大股东的孙宏斌出任乐视网董事长,掌舵乐视。按照计划,孙宏斌的原定任期是到 2018 年 10 月 13 日。但如今,在距离任期还有七个月的时候,他提前离场,剩下一个债务缠身的乐视。

在贾跃亭离开后,孙宏斌以他的资金以及直白爽朗的表达方式,成了不少人心里乐视新的支柱。如今纵然融创还是第二大股东,融创来的刘淑青也还在主理乐视,但梁柱倾颓,斯人远去,让人不禁疑问,乐视距离彻底倒下,究竟有多远。

乐视复牌说明会上,孙宏斌说起对乐视的态度:“我会尽力,希望不留遗憾。但如果仍然没有办法,那也只能遗憾了。人生有很多遗憾。”

复牌之后,孙宏斌也确实在“尽力”。乐视复牌之后,乐视网内部便开始研究重整方案。据《财新网》报道,乐视网的重组不仅有乐视和融创参与,也引起政府部门的重视,“北京证监局要求乐视网做好相关重整及重整方案,并与北京市政府、证监会等相关部门共同组成工作小组,乐视网每日制作进展简报,与有关部门保持密切沟通。”

市场在赌孙宏斌的尽力是否能最终奏效。在 11 个跌停板之后,一些游资散户开始刀口舔血,抄底乐视。

乐视公布了高达百亿的亏损,贾跃亭已经爆仓,但这些坏消息都不足以动摇一些人的勇气。复牌至今,乐视网的累计换手率超过 200%,而股价也在跌停之后随之上涨。3 月 14 日,乐视停牌前的股价是 6.59,比起此前的低点 4.16 元上涨 58.4%。

“妖股”乐视似乎又回来了,背后都是同样的贪婪和侥幸,但之前它们的肥料是贾跃亭越吹越大的生态“泡泡”,如今的养分则来自对孙宏斌的期待,期待他当真能再次接盘,“敢叫日月换新天”,救活乐视网。

股价反映了投资者对未来的期望,而当时在贪婪驱使下蜂拥而入购入乐视的人,他们又一次押错,因为乐视的未来,很可能要么退市,要么破产。

对孙宏斌来说,股价上涨不一定是好消息。

2017 年下半年,孙宏斌便在接触一些潜在投资人,希望借由第三方资金来救活乐视,而最终没能谈拢,一个重要原因便是价格。在乐视复牌前后,第三方公司更是捂紧钱袋,等乐视跌到底再考虑出手。而孙宏斌和融创也可能会在乐视跌倒谷底时候,收入贾跃亭质押的股票,获得公司控制权。

但如今,乐视网股票在未达到谷底时候已经反弹,之后更是接连大涨,这事实上增加了包括融创在内的可能入场的第三方资金的成本。在乐视基本业务没有任何好转、利空消息不断的情形下,没人会愿意多拿出 60% 的钱出来。

乐视重组的路也很难走通。乐视影业没能完成业绩对赌,最终宣布不再注入乐视,张昭也曾对 36氪感叹,“现在总算不需要我救主了,我也救不了了。”而另一个被归入乐视上市体系的资产新乐视智家(原名乐视致新)也处于亏损状态,注入乐视网无法扭亏为盈。

先前乐视已经抛掉非上市公司的股权,也出售了一些地产,如今手上可供变卖的东西,大概只剩下一些牌照和“乐视网”这个壳了。几张牌照没办法抹平百亿的亏损,而作为一个壳,乐视网如今 262.9 亿的价格也太高了。

对孙宏斌来说,乐视网也不如新乐视智家和乐视影业有价值。从业务上来说,乐视网不过是一个已经徘徊在二三梯队的小视频网站而已,无法在二级市场获得收益的乐视网只是鸡肋。而他依然是新乐视智家和乐视影业的最大股东,可能没了乐视网的拖累之后,这两大业务反而会有新的面貌。

重组的努力不见成效,而手上也没资产可以变卖,如今孙宏斌又选择离开。即便刘淑青依然可以在乐视代行孙宏斌的意志,但恐怕再次复牌之后,乐视只会面对更艰难的前景。

如今反而是贾跃亭显得淡定从容,没有受到乐视近况的影响。他最新的几条微博,都和造车有关,在孙宏斌辞职前两天,贾跃亭的车正在接受高寒测试。这辆目前为止只停留在微博和 PPT 上的车,售价在 200 万人民币左右。

精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