搜狐首页 财经 送女孩回家2

手机搜狐

SOHU.COM

今年315,谁会成为群起攻之的靶子?

作者:科技新知

一年一度的315到了,各家公司又进入了宣传静默期。大家生怕跳得太高惹人嫉妒,然后被抓到把柄成为敏感时期内的众矢之的。

大公司忙着规划2018年的宣传预算,创业明星紧攥着业务短板瑟瑟发抖,小团队一脸严肃演练着狡兔三窟的把戏……

今年315谁会成为群起攻之的靶子?

在此刻,天下大势、命理玄学、市场洪流这些不可曰猜不透的宿命,成为老板高管们的心之所向。

今年,谁的狐狸尾巴露得最长?

脱掉现金贷的外衣,消费贷进化过市

2017年,网贷校园贷现金贷暴力催收、变相高利贷的问题,由《刺死辱母者》事件开始发酵,被各大权威媒体披露,受到全民关注。

随后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大学生因为陷入校园贷而自杀刑事犯罪的案例报道。

在这些案例中,借贷平台的年利率动辄超过36%,打着“互联网金融”的旗号,用暴力催收的方式做着高利贷的买卖。

而一些借贷平台则利用各种法规行政漏洞,给用户合同中的年利率贴着36%的合法线,但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却收取大额比例的“斩头息”“中介费”“违约费”。不仅用户收到的钱款与合同中的数额不符,而且拒绝用户还款,利用各种名义向用户收取“违约费”“催收费”。

于欢案

最终不算贷款利息,仅“斩头息”“中介费”“违约费”“催收费”都远远超过借贷的本金。

这是变相的高利贷。更有甚者,借贷者、催收人员还会引诱恐吓用户,进行多角借贷用来还款,私自吞拿用户的还款。此时整个事件的性质,已经完全变成了欺诈骗局。

除了《刺死辱母者》里的“于欢案”引发全民关注外,2017年下半年,长沙19岁女孩因欠现金贷母亲喝农药自杀的事件,也积累了大量围观读者的反感,女孩母亲葬礼当天讨上门的四波催债人,也刺痛着普通人的神经。

这两起事件,无一例外都涉及到严重的高利贷问题。

在金融市场严监管的大趋势下,取缔校园贷、严监管现金贷被提上议程。

到年底11、12月份接连发布了《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关于立即暂停批设网络小额贷款公司的通知》《关于印发小额贷款公司网络小额贷款业务风险专项整治实施方案的通知》三个政策,为野蛮发展的网贷市场画上了一个休止符。

诸多互联网金融公司,都遭遇了业务大幅下滑、严重的坏账问题,大批现金贷公司应声倒下。这对于整个市场的规范化是一个利好的现象。不过顺利登陆纳斯达克上市的趣店、拍拍贷,则因为一系列舆论危机,跌破发行价。

精选